default logo

记韶机

文:管俊鸿

图:管俊鸿Rickster、Mr_彭、戴文炜
飞雁、YJC、广铁小鹏段、冯宇扬、
Funny的犀牛杨壮

 

The Shaoguan Train Depot
Built in 1916, the Shaoguan Train Depot has been an important base in the Northern Guangdong Province in more than a century. After the existing Hengyang-Guangzhou railway was transformed into a double track line, the depot was in its heyday, stationing a good number of SS8 electric locomotives. However, in the years that followed, it was gradually reduced to a depot for freight train locomotives, due to alterations in their operation, as well as the fast-growing high-speed railways in the country. At the end of 2019, it was converted into a training base for new engineers. Since then, the old depot entered into a new period.

 

韶关机务段。前身为韶州车房,建于民国5年(1916年)。

民国17年(1928年)在韶关建立机车房,民国18年(1929年)设立韶州机务段,隶属于广韶段管理局。

民国35年(1946年)粤汉区铁路管理局时,改名韶关机务段,配机车5台。

民国37年(1948年)正式成立韶关机务段,此时韶关机务段一共配机车10台、调车用的机车1台和工程车1台。

1949年12月后,韶关机务段以客运列车牵引任务为主。1958年1月,曾改为隶属郴州机务段的折返段,同年10月恢复韶关机务段建制。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韶关机务段配属蒸汽机车20台,1958年增加到30台。1965年,货物列车牵引改为苏制FD型大功率蒸汽机车,客运列车使用国产建设型蒸汽机车。

1977年10月,韶关至郴州、韶关至广州开始使用国产东风4型内燃机车。原有蒸汽机车调至南岭铁路、曲仁铁路及韶关各调车点。

1984年开始,在韶南3公里处新建华南铁路第一个电力机务段,于1988年11月投产,配属韶山1型电力机车53台。

初遇韶机

 

第一次进入韶机,大概是我6岁的时候,外公带着我去的,那时候是走韶关森林公园跨线桥去的韶机,然后从位于韶机东侧的大机段进入。

进到韶机里第一眼看到的,是停在中修库前的一台绿色车头和一台红色车头,再走过去整备场则是一串又一串的红色车头和绿色车头,还有零星少数的蓝色车头。绿色和红色的车头也就是今天的SS1型电力机车和SS6B型电力机车,蓝色车头则是“中国铁路第一速”——SS8型电力机车。

1988年,衡广复线及复线电气化(郴州至韶关段)建成通车,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将韶关机务段更名为韶关电力机务段。衡广复线郴州至韶关段,穿越了南岭隧道以及当时中国最长铁路隧道大瑶山隧道(14.3公里),因为隧道过长且内燃机车运行时会排出废气,废气在长距离隧道里难以排出,所以行经大瑶山隧道的客车,会在隧道的南端韶关站、隧道的北端郴州站换挂电力机车。SS1和SS6B成为那时候南京广线的主力机车,韶关机务段也成为了南京广线上重要的一个机务段。

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在复线开通时,订购了一批SS1型电力机车,这也是中国铁路生产的最后一批韶山1型电力机车。这批SS1型全部配属韶关机务段后,韶关机务段SS1型电力机车配属量达到74台。韶关机务段提供电力机车整备、检修、架修以及机车中修。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整备场里停放SS8和SS1。(图/Rickster)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整备场里停放SS8、SS1。(图/Rickster)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整备场里停放SS8、SS1与DF4B。(图/Rickster)


2000年。韶关机务段。已经配给支线使用的建设型蒸汽机车,回到韶关机务段维修。(图/Rickster)


2003年夏。进入韶关机务段整备的SS1型电力机车。(图/火车仔)

 

在韶关至广州段未电气化前,韶关机务段是非常热闹的,有SS1、SS6B、SS8型电力机车,以及DF4型内燃机车、少数建设型蒸汽机车,整个整备场都是琳琅满目的火车头。

也是这次初遇,让我喜欢上了火车,喜欢上这些奔跑在钢轨上的大机车。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整备场里停放SS8、SS1。(图/Rickster)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整备场里停放着崭新的SS8型电力机车。(图/Rickster)


2000年10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前,停放着的SS1与SS6B。(图/Rickster)


2000年10月。韶关火车站旁封存的建设蒸汽机车。(图/Rickster)

 

1999年年底,广州机务段开始接收韶山8型电力机车,由于广州机务段尚未改造,无法放置新接的韶山8电力机车,且广州-韶关段也未电气化,所以新接的47台韶山8电力机车暂时支配韶关机务段运用。

2000年年初,韶关机务段一共配属了74台韶山1型电力机车、47台韶山8型电力机车、16台韶山6B型电力机车、11台东风5型内燃机车和8台蒸汽机车。

2000年6月,韶关机务段开始运用韶山8型电力机车,采用的是包乘制度。2000年8月,开始运用韶山6B型电力机车。

2000年年初至2001年5月是韶关机务段机车运用高峰时期。2001年4月底广州-韶关段完成电气化,短暂支配韶关机务段运用的韶山8型电力机车回归广州机务段。

随着衡广复线韶广段的电气化完工,列车无需再用内燃机车从广州牵引至韶关换挂电力机车,直接在广州就使用电力机车牵引列车。

2005年,为了平衡收入,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决定由广州机务段合并韶关机务段,撤销韶关机务段,转变成广州机务段韶关运用车间。虽然撤销了韶关机务段,但是韶关车间保留了韶关~江村的摘挂的列车以及客车机班(广州-韶关、韶关-株洲、韶关-长沙机班;赣韶线通车后,增加韶关-赣州机班),韶关运用车间还保留着机车整备功能。

2018年。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前,封存的SS6B和DF4D。(图/火车仔)

 

老兵离去

 

2013年,当我再次来到韶机的时候,它已经不叫韶机了,而是更名为广州机务段韶关运用车间。

但是院子里,还保留着各种历史印记。在机调楼门前有一块“功臣榜”,上面刻着当年韶关机务段司机获得全国、省部级、铁道部所颁发的各种荣誉。走到熟悉的整备场,看到的已经是“不熟悉”的蓝色车头,扭头往废弃的转盘方向看,发现了儿时的熟悉的绿色车头——一大串SS1型电力机车停在“封存线”上。

机调楼前的功臣榜。(图/管俊鸿)


整备场整齐的停着HXD1C。(图/管俊鸿)

 

走到SS1跟前,车身上落满了灰,有几台经过日晒雨淋后,漆皮已经开始掉落,锈迹斑斑。这时一位身穿工作服的老师傅走过来,对着我说:“小伙子来看车?”我回答到,“是的,来看看昔日功臣和儿时回忆”。和老师傅闲谈了一会,我便跟在他身后,绕着这群SS1机车巡查了一个来回。在最南边SS1车身上贴满了一大片巡逻签到表,可见封存时间之久。

(推荐文章:《SS1:衡广功臣,晚年堪忧》、《再见,韶幺!》)

我与老师傅在闲谈中得知,在2010年的时候,货运机车开始大面积换型,新到来的HXD1C型货运电力机车功率大、自动化高,比原有的SS1、SS6B先进不少。在性能和操控方面,新车毫无疑问地替代了老车,SS1只能被淘汰,从干线退下来,封存在韶机南北两头。“韶山”时代逐渐没落,迎来了“和谐”新时代,属于广深资产的29台SS1封存在韶关车间,熟悉红色车头SS6B则封存在郴州车间。

2014年夏天。封存在韶关机务段北头的报废SS1型电力机车。(图/管俊鸿)


2014年夏天。封存在韶关机务段北头的报废SS1型电力机车。日晒雨淋之下,昔日韶机配属逐渐显露出来。(图/管俊鸿)

 

2014年暑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趁着秋季开学前再去韶机走一走,看看SS1。因为我担心哪一天忽然一个拆解命令下来了,就再也看不到这些“功臣机车”了。

我刚走进整备场,就看到DF5把SS1拉到了整备场的另一侧。我继续走上小坡,到达韶关大机段的场地,此时,之前存放在韶关车间的报废SS1,大部分已经被拉到大机段的场地里。

我惊讶地发现,几个工人正在从货车上拿下燃气瓶和焊枪等机车拆解工具。我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今天是要进行机车拆解前的准备工作,明天工人到齐了,就开始对SS1电力机车进行拆解。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通宵干完活下班的DF5和即将推上死亡线的SS1。(图/管俊鸿)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韶关大机段空地,首批即将拆解的SS1。(图/管俊鸿)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的大机段。时隔一天,同样的位置,不一样的情景。(图/管俊鸿)

 

8月末,虽说已经立秋,但南方的天气依旧闷热。韶关大机段的空地,已经变成了报废车的“坟场”。

下午3时,到达韶关机务段门口,车迷老潘已经在等着了。我们走过整备场,还是老样子,只有几台HXD1C,昨天那串SS1,已经不在整备场,估摸着已经被推上了“死亡线”。走过小斜坡,我们还没见着拆解的过程,就已经闻着喷枪拆解车体时产生的气味和听到钢铁被肢解的声音。

到达大机段空地,只见拆解现场拉着警戒线,工人们正在拆解着SS1,地上散落着被切割下来车体、零件和车载设备。

我和老潘的相机快门声一直没有停过,生怕错失任何一个拆解的瞬间。工人可谓工多艺熟、手脚利索,有的拿着喷枪对整块切割下来的车体侧墙面进行再分割,有的在车顶拆卸空调、受电弓,有的负责回收车上细小的金属零件。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大机段空地。工人正在用喷枪切割SS1机车的车体。(图/管俊鸿)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大机段空地。SS1侧面车体被整块切下,轰的一声倒落在地面。(图/管俊鸿)

 

我们本想买一块SS1的牌子留做纪念,当时老潘已经和工人谈好了价格,大的牌子100块一个,小的牌子50块一个。就在这笔买卖都谈妥了,工人准备去把0798的牌子拆卸下来的时候,这时包工头忽然冒了出来,说不卖了,让我们赶紧走。“拆解的地方不要随便进来,出了事情我们可要负责任的。”

但是拆牌子的工人并没有停手,而拆下来的牌子也被随手扔到了废品堆里。

最后的纪念,只能通过照片的方式来记录了。

2014年8月。韶关机务段大机段空地。被拆卸下来的SS1路徽。(图/Mr_彭)

 

后来得知,SS1并没有全部被拆解,而是保留几台车况好的,转配到广铁各个救援列车基地里,当作救援列车使用。而中国最后一台、也是最大号的SS1-0826机车则保留在韶关救援列车基地。因为广州救援基地放不下SS1了,所以把属于他们的0821号机车也存在了韶关,因此韶关实际上存了2台SS1。

其实韶关大机段的空地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利用来拆解报废车了,在这里已经拆解过早期DF4A型内燃机车,车况较差的DF4BK型内燃机车和DF9型准高速内燃机车,还有报废的车厢。

2011年5月。停放在韶关机务段报废的DF4A型机车。(图/武局南段T96)


2013年4月。正在拆解的DF4A型内燃机车。以及等待被拆解的救援车厢。(图/武局南段T96)


2013年4月。工人正在拆解“开口DF4”。(图/武局南段T96)


2013年4月。DF4BK机车已经被大卸“八块”,机车组件等待工人回收。(图/武局南段T96)

 

DF9型内燃机车是为了广深准高速铁路研发的准高速机车,2010年下半年,DF9机车下线报废后,0001车送到了韶关机务段封存,0002车留在了广州机务段。

2011年5月5日,DF9-0002在广州机务段拆解。半个月后的2011年5月17日,DF9-0001在韶关机务段拆解。作为中国铁路高速化的先驱,DF9型机车的拆解让不少人感到唏嘘和无奈。

2010年年底。封存在韶关机务段的DF9-0001。(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正在被拆解的DF9-0001,吊车正在准备起吊DF9的柴油机。(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被拆的七零八落的DF9。(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基本被拆空的DF9,仅剩两端驾驶室。(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散落一地的DF9型内燃机车车组部件。(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拆解DF9。(图/蔡强锋)


2011年5月。韶关机务段。DF9型内燃机车的柴油机。(图/蔡强锋)

韶机中修库

 

韶机被广机合并后,中修业务也随之被广机带走,韶机中修库逐渐显得冷清。中修库平时都是大门紧闭,偶尔会承接检修韶关电务段的供电检修“小金鹰”、韶关大机段工程车刷漆和小辅修 。不过正是这样的冷清情形,2012年的时候广铁集团在韶机中修库举行了广铁集团机务系统检修实作技能竞赛。

2012年。韶机中修库门前,DF4BK车身的技能大赛横幅。(图/广铁小鹏段)


2012年。SS6B在韶机中修库,机务人员正在准备技能竞赛。(图/广铁小鹏段)

 

2014年6月1日。恰逢周末,已经许久没去韶机走走了,于是又约上车迷老潘一起去韶机走走。刚进去便看到了半截DF11G在整备场摆着。

我们还是很诧异的,怎么会有DF11G在韶机,还是半截。先拍了再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DF11机车,我围绕着它走了一圈,拍了一圈,就像我小时候看到商场橱柜里的新玩具似的。

2014年6月。韶机整备场的“东风阵营”。(图/广铁小鹏段)


2014年6月。停放在韶机整备场的DF11G。(图/管俊鸿)

 

正常来说,DF11G机车不会出现在南京广线,这里的客运牵引已经是电力机车的世界。

其实,2014年起,随着“和谐”型电力机车的大量上线,同时拥有电力机车和内燃机车的中修能力的广州机务段,有时候会出现业务饱和的情况。每当这时候,广机就会把一些机车送上韶关机务段,因为韶关机务段可以对机车进行镟修和小辅修。

从此,冷清的韶机又逐渐地热闹起来,平时只能在广州看到的车型也会出现在韶关,例如行驶在广茂线的DF11G、DF11、DF4BK和奔驰在京广长交路的SS9G。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准备进库做镟修的DF11G,中修库人员正在对DF11G做标记。(图/YJC)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正在做镟修的DF11G,保存下来的SS1已作为中修库的调机。(图/管俊鸿)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里,镟轮车床正在对机车轮对进行镟轮。(图/广铁小鹏段)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里,准备做镟修的SS8。(图/管俊鸿)

 

所谓镟轮,就是指利用专用车床加工车轮的几何参数,把已经磨损的车轮加工到标准轮廓的几何尺寸。因为火车在运行过程中会发生轮对硌伤、擦伤、剥离等情况。如果磨损到达一定限度后的轮对不镟修而继续使用,火车就会有脱轨的危险。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等待做镟轮的DF11G和保留下来的SS1-0826。(图/管俊鸿)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正在进行库内调车作业的SS1。(图/武局南段T96)

 

而逃过拆解命运的SS1-0826机车,平时停在韶关救援列车基地内待命,只有突发情况时才会使用。同时也因为韶关车间的DF5机车主要负责韶关东站场的调车任务,无法兼顾中修库的调车任务。因此中修库干脆把SS1-0826作为中修库的调机,不仅解决了中修库调车的问题,还能让SS1保持良好的车况。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机车镟修完,机车进出韶机中修库接地使用的工具。(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是韶关机务段经历比较多的一年,2014年上半年韶机中修库重新开展机车修理业务,到2014年下半年SS1开始分批拆解,在2014年韶机经历了太多太多。

2014年3月。韶关凡口矿自备车前来韶机做辅修。(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4月。黄格铁路机车前来韶关等待做镟修。(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6月。中修库北库门前三条待修道停满了机车。和谐、东风、韶山同框真是耐人寻味。(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6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北库门检修道,SS9G和DF11G等待进库。(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7月。SS8-0001“中国铁路第一速”光临韶机,等待进中修库镟修。(图/戴文炜)

 

2014年9月,广州机务段接了南车株洲生产的新型六轴大功率客运电力机车HXD1D,因为韶关还有客车机班,所以新车到达广州机务段没多久,就派了HXD1D-0240、HXD1D-0242两台新车上来给韶关司机学习。

2014年9月。第一台到达韶机的HXD1D。(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9月。新接HXD1D-0240。这台0240非常新,广州机务段还没来得及刷“电化区段 严禁攀登”就送上来给韶关司机学习。(图/管俊鸿)


2014年9月,停在整备场参与赣韶线联调联试的DF11。(图/管俊鸿)


2014年9月,DF11-0018在韶机中修库前。(图/武局南段T96)

 

2014年9月30日,赣韶铁路悄悄地通车了,DF11来韶机,应该是上来韶关做赣韶铁路开通前的联调联试工作。

2014年国庆的时候,韶机又来了2串外局的HXD1C,分别是乌局哈段、兰局嘉段和兰局兰段。据了解是送去广州军田和谐大功率基地进行大修的HXD1C,由于当时军田基地尚未完全建好,军田厂内股道不够用,于是将部分要到军田厂大修的和谐电力机车外放至韶机。

2014年10月,外放在韶机的乌局哈段的HXD1C,停放在即将拆解的SS1旁。(图/广铁小鹏段)


2014年10月,外放在韶机的乌局哈段的HXD1C。(图/广铁小鹏段)

 

铁打的营房流水的车

 

2015年,封存在韶机的SS1机车陆陆续续拆解完毕,段里的股道空置了出来,韶机回归了往日的静谧,但是这种宁静没有持续多久。

2015年4月,也就是2015年春运后,新的“客人”出现在韶机。一串蓝色的身影停在了原来SS1机车的位置上。果然,韶机还是脱不了放封存车这顶帽子,5台广铁SS8放上来韶关封存了。虽然SS8封存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没想到速度这么快,这应该要“归功”于广机又接了不少新的HXD1D。HXD1D逐步取代SS8,就像十年前HXD1C逐步取代SS1、SS6B那样,时代的变更终究还是要到来。

广州机务段送上来封存的5台SS8车号分别是0135、0158、0160、0170、0177。这5台SS8车况比较差,运用状况不佳,于是将这5台送上韶关封存,申请报废。

2015年4月。广州机务段送上韶关封存的5台SS8。(图/管俊鸿)

 

图中有6台SS8,最后面那台是负责送5台封存SS8上来的本务机车,顺便上来韶关车间热备。赣韶铁路在2014年9月30日通车后,赣韶线的机车交路属于广铁,为了保证赣韶线正常机车轮转,同时以防赣韶线机车机破,无法快速救援的问题,广州机务段会派一台SS8上韶关车间热备。在韶关车间的热备SS8大概一周会轮换一次,所以会经常看到不同的号码,不同厂修颜色的SS8上来热备。

2015年4月。0002号SS8上来韶关热备。(图/Mr_彭)


2015年6月。SS8-0159上韶关热备。(图/管俊鸿)


2016年6月,SS9G-0197在韶关热备。(图/管俊鸿)

 

2016年7月,SS8-0001再次光临韶机,不过这次不是来镟轮,而是带了一串报废车上来韶机封存,这串报废机车是来自广州机务段的DF4A-0137、DF4BK-2233、DF4BK-2287和DF4BK-2289。

其中DF4A-0137是目前路局最小号DF4,使用时间达到了40年,DF4BK-2287是已经没有柴油机的,车上设备也全部拆光,完完全全就是个空壳。

一开始以为DF4BK-2289也是要一起封存的,但其实另有任务,它要与DF4BK-3998换号,也就是把2289车号改成3998。3998号机车原配属是不属于广铁,因为在一起事故中,宁局把广铁的DF4BK撞毁,于是宁局把DF4BK-3998(原车号DF4B-3991)赔给了广铁。可能是因为车况的问题,宁局的3998车况欠佳,不过2289车况良好,可已到达了报废的年限,于是广铁来了一波改号的骚操作,延续了DF4BK-2289的生命。

2016年7月,中国铁路第一速SS8-0001再次光临韶机。(图/武局南段T96)


2016年7月,韶机封存车新成员,1976年出厂的0137,已经走过了40年的岁月。(图/武局南段T96)


2016年7月,报废的DF4串到到达韶机。(图/武局南段T96)


2017年1月,已经完成改号的“3998”停在中修库门口。金属路徽也是宁局DF4一大特色。(图/武局南段T96)


2017年1月,完成改号的“3998”进入封存堆,与5台封存的SS8放在一起。(图/武局南段T96)

 

2017年春运保障工作,广州机务段派了5台DF4B上韶机热备。

 

2017年2月,上来韶机保障春运的DF4B。(图/武局南段T96)


2017年2月,韶机整备场内保障春运的DF4B。(图/武局南段T96)

 

2017年7月,赣韶线也开始客运机车换型,用SS9G替换SS8,因为韶关车间有赣韶线的机班,所以广州机务段派了一台SS9G上来韶机,给赣韶线司机学习。京广长交路图定机车SS9G也开始逐渐退居二线,这也意味着更多的SS8即将退出干线的舞台,全面“和谐”的时代越来越近了。

2017年7月,韶关整备场,广州机务段派上来给韶关司机学习的SS9G型电力机车。(图/管俊鸿)

 

2017年底,广州机务段持续新接HXD1D,HXD1D逐渐把原来SS8机车的交路“吃掉”,例如武昌-广州交路。SS8逐渐退到跑广深小交路、节假日临客小交路。

广州机务段是全路配属SS8最多的机务段,现在又新接了大量的HXD1D,导致广州机务段站场饱和,于是在2017年底,广州机务段又送
来了5台车况相对较差的SS8上来韶机“热备”。

不久后,韶机报废封存车又了增加新成员:广铁株段的SS6B-1026、1030以及广铁长段DF4D-0166、0168,这两台DF4D都是改号车。

 

2017年12月,放在中修库前的封存的DF4D和封存的SS6B。(图/管俊鸿)

 

2018年节前春运,韶关收到强冷空气预告,为了避免2008年冰灾重蹈覆辙,广铁集团提前启用了应急预案,从广州机务段派了6台DF4BK上来韶机,作为春运保障。其实在2017年也做过这样的春运保障工作,用的是DF4B。

【延伸阅读:东风归来:我所经历的南京广雪灾

当日去韶机探访这6台DF4BK时,恰巧碰到第二批上来的“热备”的5台SS8,正在集体升弓充电。为了保证机车蓄电池不亏电,需要定期升弓充电。此时刚好地勤师傅从尾部的SS8上下来,我走前问道:“看这架势,5台SS8是要走啊?”师傅爽快地答到:“是啊,春运广机机车不够,机车周转不过来,又把这批车拉下去,支援春运,继续跑。”

2018年1月,前来韶关保障春运的DF4BK。(图/武局南段T96)


2018年1月,5台“热备”在韶关的SS8集体升弓充电。(图/武局南段T96)


2018年1月,支援春运的5台SS8。(图/武局南段T96)

 

2018年,正值清明假期,我收到了广州车迷朋友消息,广州机务段决定将SS8-0002、0063、0064、0065、0066、0067正式报废并送至韶关车间进行封存。果不其然,春运结束后还是得再把SS8送回来,只不过这次不是热备了,而是报废封存了。

这次上来韶关封存的6台SS8当中,0063-0067号是广深铁路的第一批SS8,当年广深线的蓝色闪电,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2018年5月。报废封存在韶机的SS8与DF4。(图/武局南段T96)


2018年5月,正在线上跑的SS8与封存的SS8对望。(图/武局南段T96)

 

中车广州机车检修厂,也就是我们嘴边常说的“军田厂”,在2017年完全建成后,广州机务段就把电力机车的中修业务搬去了军田厂,从此不再接电力机车中修业务,所以韶机中修库的机车旋修业务也彻底结束了。

喧闹的中修库再次安静了下来,没了业务的中修库,这里成了存放封存车的好地方,太阳晒不着、雨淋不着、风也吹不着,就像进了棺材似的。于是新上来报废封存的6台广机SS8、5台广深SS8和最大号SS1都放进了中修库。不过由于中修库位置不够。SS8-0002和SS1-0821只能在中修库外边日晒雨淋、喝西北风。

2019年4月,在库内存放着的SS8和SS1。(图/管俊鸿)


2018年12月,在外头日晒雨淋的SS8-0002和SS1-0821。(图/Funny的犀牛)


2017年10月,军田厂中修的SS8上来韶机热备。SS8-0161是军田厂中修的第二台SS8。(图/管俊鸿)

 

不同厂家中修的SS8机车有着自己特有的颜色,车迷们把它们称之为广机色、军田色、洛阳色,其中军田厂的颜色相对比广机的要深一点,但是军田厂中修后的机车有一个诟病就是油漆很容易掉,特别是路徽和车号。有的机车在中修完1-2个月后就开始掉漆。

2019年1月,军田色SS8牵引Z201。这台SS8中修完不够3月,路徽就已经掉了三分之一了。(图/管俊鸿)

 

上图,我当天在拍完尾部加挂铁总双层检测车的Z201次后,就撤了。因为拍摄的机位在韶机出库北签点房,所以走的时候会经过废弃转盘和第一批报废封存的5台SS8。这时候,我看见一台HXD1C正开过来到SS8封存堆里挂车,挂的是0170和0177这一端。

当时我以为是过来备用连挂,因此就没多大在意。可就是这次没在意,却是我见0170、0177的最后一面。第二天,在军田厂上班的朋友告诉我,封在韶关的SS8-0170、0177今天早上已经拉到军田厂了,这两台车将作为配件车使用,这两台SS8将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延续着同伴的生命。

2019年,又是春运结束之后,广州机务段再次下达机车报废命令,SS8-0075、DF5D-0001、DF5D-0008、DF5D-0009封存至韶关车间。

2019年4月,送上韶关封存的DF5D和第一批上来封存的SS8。(图/管俊鸿)


2019年7月,封存的SS8和DF4B。(图/管俊鸿)

 

进入端午节气,韶关每天傍晚都会下一场疾如风的大雨,雨后的夕阳金光照耀着大地,看着特别舒服。晚饭过后,我又兴起去韶机散散步,有趣的是,整备场里忽然立了一块“四项禁止”的牌子,应该是拿来警告那些无视安全与火车合影的小文青和“夕阳红”摄影团。确实,韶机的安
保巡查比以前更加频繁。

2019年5月。韶机整备场“四项禁止”。(图/管俊鸿)

 

整备场里,热备的SS8从1台增加到了3台,中修库门前也放着3台。其实韶机放1台热备SS8已经完全够用了,看来是广州机务段的“和谐动力”正在进一步吞噬“韶山动力”。

2019年6月,夕阳黄金光照耀着韶机整备场。(图/管俊鸿)


2019年6月,韶机热备SS8升至3台。(图/管俊鸿)


2019年6月,韶关机务段。(图/管俊鸿)


2019年6月,封存的SS8,DF5D和备用的HXD1C。(图/管俊鸿)


2019年6月,SS8迎着夕阳光牵引客车南下,穿越韶机。每当乘车的列车经过这个弯道时,我都会望向靠近这边的窗户,看看韶机里的机车有没有新的变化。(图/管俊鸿)

 

中修库新生

 

2019年7月。存放在中修库的SS8陆陆续续被移到室外存放,而早已没有任何业务的中修库,居然开始装修了起来,里面还搭建了检修架。

原来是《奔腾年代》的剧组来韶关机务段拍戏,向韶机借用了中修库和唯一一台SS1机车。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因为自从中修库业务停止后,SS1就再也没动过,一直在库里和睡觉,想着这次拍戏,SS1是不是又可以再次运行起来。

随后的日子,我一有空就往韶机里跑,只想再看到SS1动起来的样子。但是并不如意,连续去了几次,车没有自己运行,而是靠DF4B的牵引,在库内和库外移动。可能是因为车况的问题,太久没有使用,无法再次动起来了,着实有些可惜,不过有介绍中国电力机车历史题材的片子,也确实难得。

2019年7月。拍摄剧组在中修库门前搭建道具。(图/管俊鸿)


2019年7月。正在拍戏的SS1和DF4B。(图/管俊鸿)


2019年7月。SS1-0826因拍戏的缘由戴上了假型号和假号牌。(图/管俊鸿)


2019年7月。存放在中修库的SS8-0063、SS8-0064、SS8-0065被移了出来,与SS8-0002、SS1-0821连挂,存放在中修库外头。(图/管俊鸿)


2019年7月。存放在中修库另外两台SS8-0066、SS8-0067则于上来的热备SS8连挂放在一起。(图/管俊鸿)

 

2019年7月下旬。张家界车间忽然送来了2台配属广铁怀段的报废SS3。SS3在广铁境内基本上跑川湘黔地区,在广东基本是见不着。虽然我去成都、重庆以及广西沿海铁路运转时见过SS3,但广铁自家的SS3还是第一次见。

当时以为SS3送下来是配合剧组拍戏,因为这部戏主要围绕中国电力机车发展史拍的,但SS3送下来并没有得到剧组的使用,而是扔在整备场晒太阳。

没过一周,三水车间的2台报废GK1C-B也送上来了。

接下来,在7月最后的一天,韶机再增添1台SS6B-6001。这台SS6B刚修完没多久,比其它送来报废的车要漂亮许多,平凡的7月,韶机突然增加这么多报废机车,让人有点目不暇接。

2019年7月。韶关机务段。张家界车间送下来报废SS3。2台SS3与热备SS8一起在整备场晒太阳。(图/管俊鸿)


2019年7月。韶关机务段。SS3车窗上贴的张家界车间封存条。(图/管俊鸿)

 

2019年8月17日,韶机迎来了阔别已久的“蓝箭”。但这次不是送上来一整列,而是送上来了一个动力车车头。

蓝箭在韶关服务的时间很短,2007年“五提”之后,广深线上的“蓝箭”被CRH1A所替代,退役后的蓝箭被广铁送上来韶关,跑韶关-乐昌-坪石的城际列车。但只运营了大概半年时间,2007年底,广铁将蓝箭租借给成都铁路局,用于成渝城际列车。2014年租期结束后,成都铁路局向广深公司租借的蓝箭悉数归还广深公司,随后封存在深圳平湖南货场。

那个时候我年纪还小,对蓝箭的记忆就是一闪而过。记得一次从广州坐火车回韶关,到达韶关时已是傍晚,天空也暗得仅留有一丝余光。列车进站时,我已经早早在车门处等候下车,此时,我发现一列子弹头列车在相邻站台停着,等反应过来,车已经在身后了。下车后想再一探究竟,但无奈被自己坐的车挡住了。多年之后,才知道这一列子弹头列车是“蓝箭”。

今天一早,刘师傅退乘时刚好看到了蓝箭机车送到韶机,马上通知了我,我赶快下楼扫了台共享单车立马奔赴韶机。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早晨刚到达的韶机的蓝箭。(图/管俊鸿)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蓝箭与封存的SS8连挂放在一起。(图/管俊鸿)

 

刘师傅说,因为蓝箭机车没有制动力,所以由前后各一台DF4B机车夹着送上来。见到蓝箭时,它已经和报废封存的SS8-0075连挂在一起。正当我和刘师傅快走近蓝箭时,有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师傅大声吆喝到:“这里不给拍照赶紧走!”刘师傅解释了一下自己也是职工后,那个工作人员就和刘师傅聊了起来,“我也不想查你,但是最近外来拍照的人太多,来的人经常随便乱爬机车,容易出事,还影响正常机车出入房,所以见到外来人员一般都得‘请’他们出机务段”。

在聊天中,我们还得知了为什么韶机最近来了各色各样的报废封存车,原来中修库要改造成广铁机车博物馆,后续还会有车继续来韶关。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蓝箭暂时存放在封存堆。(图/管俊鸿)

 

此时蓝箭机车的侧面,已经没有了“广深铁路股份公司”的文字和标志,但是在车厢连接处动力车的门上还保存着广深铁路的标志。

看完蓝箭,我和刘师傅走到了中修库,剧组已经拍完戏了。

拍戏时搭建的检修台、检修架都已经撤走了,仅剩下SS1和拍戏时的“衣服”。中修库里已经来了一批新的工人,正在进行装修。中修库南库门前,已经停满了各种封存车,如同一个露天的铁道博物馆。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南库门待修道摆满了机车。(图/管俊鸿)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南库门待修道摆满了机车。(图/管俊鸿)

 

得益于中修库的改造的工程,中修库旁边的设备车间和材料库,还有平时大门紧闭的水阻台都打开了门锁,看来是要和中修库一起大变身。此时刚好一台报废的SS8停在水阻台旁,我可以走上去看看SS8的驾驶室。我踏上满是落叶的阶梯,隔着玻璃看到SS8的驾驶室已经全被拆空,头灯、手柄、制动设备、LKJ监控、速度表等等统统都没了,只就剩下空壳。停在旁边的另一台SS8,也同样如此,驾驶室里的东西已经全部拆空,看来有用的配件都拆掉了,估计都被军田厂收走了,给其它SS8中修的时候当配件。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DF5正在将救援列车进行转道。(图/管俊鸿)

 

忽然,我听到中修库北库门那边不断有鸣笛,可能有车要推过来了,于是快速走到北库门附近,此时一台DF5正在推广州救援基地的救援列车进来。奇怪了,怎么广州的救援列会上韶机来,韶机自己不是也有救援列吗。等DF5调完救援列车,刚好门前有一位拿着工程图纸的工程师在指挥工人测量,我鼓起勇气过去搭讪,试着问问中修库改造的情况,幸好他没有拒绝我,还详细得给我我介绍了改造的大致概况。

这一次并不是纯粹地改造中修库,这项工程叫“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建设”。这个工程是把中修库北端延长30米,与既有中修库东边跨连成一体,作为机务实训库。既有的材料库及设备车间改造成实训室,中修库外南北区域改造为文化广场。

机车实训库为中修库主库,设置机车陈列实训区,这个机车陈列实训区实际上就是“广铁机车博物馆”。“博物馆”将设置17台机车作为陈列和实训用,同时保留中修库机车镟修机床,在上方加设玻璃地面供参观用。机车陈列区设有图片展示区、登车及参观廊桥。图片展示区设置陈列柜、电子触摸屏,介绍广铁机车等铁路历史。

中修库的改造工程大约在2019年底完工,机车实训库的机车陈列区将会对外开放。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广州救援列车NS1600型救援吊车。(图/管俊鸿)

 

此次广州救援列车北调韶机,标志着中修库机车的摆放工作正式开始。

因为普通公路吊车无法在中修库内进行机车摆放作业,所以调用了广州救援吊车。救援列车所使用的是铁路专用的NS1600型救援吊车,该型号救援吊是我国从德国KIROW公司订造的进口新型液压伸缩臂铁路吊车,起重能力为160吨,比韶救的救援吊机更稳妥。广铁为了保证工程进度,所以调用广救救援吊机来进行韶机中修库的机车起吊摆放工作。

2019年8月。韶关机务段。已经补好灰的SS8-0002。(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韶机临时机车补灰车间。(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补灰师傅正在对SS3进行打磨和补灰。(图/管俊鸿)

 

转眼来到了初秋九月,已是开学的季节,而我也进入了大学最后的一年,也就是实习期,在校必修课程已经全部修完通过,只需完成学校布置实习报告,2020年6月即可顺利毕业。因为实习工作地点的原因,我选择了回韶关,这样既靠近家,又能一有空就来韶机走走,恰逢这次中修库改造博物馆,可以全程见证中修库的“重生”。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广救救援队员正在指挥救援吊车司机摆放SS6B。(图/管俊鸿)

 

第一台进“博物馆”的机车,是最后走铁路无火回送到达韶机的SS6B-6001。因为是第一台起吊摆放的机车,广救的师傅和韶救的师傅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起吊和摆放机车的过程中出现任何差错。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救援吊正在调整SS6B的摆放位置。(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焊工正在车轮处焊机车车轮铁鞋,防止机车自溜。(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用于摆放机车的自制轨道板。(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摆放好SS6B,第二天停在库外的SS8-0002也摆放好了。(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补好灰的GK1C-B已经推进中修库,等待起吊摆放。(图/管俊鸿)

 

在GK1C-B推进来的第二天,来自阳春的ND3也到达韶机,可能是因为长期存放在地方铁路场段且长期没有使用的缘故,它并没有走铁路无火回送,而是采用公路运输方式送到韶机。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来自阳春ND3-0016。(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焊接ND3排障器。(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ND3属于广铁经济技术开发公司。(图/管俊鸿)

 

阳春的ND3机车属于租用形式,由阳春钢铁厂向广铁租用,阳春钢铁厂一共向广铁租用了三台ND3,分别是ND3-0013、ND3-0014、ND3-0016,此次送进韶机博物馆的是ND3-0016号机车。

ND3是由原铁道部从罗马尼亚引进的内燃机车,由克拉约瓦电力机车设备公司设计生产,是在ND2型机车的基础上改进而成的调车和小运转作业用内燃机车。遗憾的是,我围绕ND3走了一圈,也没发现出厂铭牌,无法得知这台ND3是何年何月生,不过这么小的车号,如果从开始进口那年开始算, 这台ND3也使用超过30年了。

前文说到,韶机保留了2台SS1,一台是配给广州的SS1-0821,一台是配给韶关的SS1-0826。按收藏价值来说,要进博物馆的应该SS1-0826,因为这是株洲电力机车厂生产最后一台SS1,比较有意义。但出乎意料的是,0821号机车先被进去了补灰车间,看样子要收藏它了。但师傅们经过一番打量,发现0821号的车体已经严重腐蚀,很难维护,车况不如SS1-0826,最后又把SS1-0821拉了出来,把0826推进去补灰。

但随后也十分的“骚操作”,官方最后选定的方案是0826车身+0821号牌。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SS1-0821在临时补灰车间,由于长时间放在外面日晒雨淋,车体外表锈迹斑斑,工人正在把铁锈和爆裂的漆皮敲掉。(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在临时补灰间的SS1-0826,原机车号码牌已经被拆卸。(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SS1-0826车体安装上了SS1-0821的机车号码牌。(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SS1-0821从补灰间被重新推出来晒太阳,车体已经安装上SS1-0826机车号码牌。(图/管俊鸿)

 

在两天的时间里,两台SS1成功完成换号,这个换号的骚操作,也就数广铁操作的比较熟练了,虽然SS1-0826是用着别人的名字的进馆,但是车身还是SS1-0826的灵魂。也算是对SS1车型的一种安慰吧!

跟随广州救援列车上来的还有DF4B-3998,这台DF4B在前文已经说过了它的特殊身世,跟随救援列车上来韶关,也不是闲着的,因为韶关的3台DF5主要负责韶关东货场的调车的任务,没办法兼顾博物馆机车进馆的调车任务,所以就由DF4B-3998担当起了中修库进馆机车的调车任务。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DF4B-3998将刚到的ND3-0016推进中修库,GK1C-B正在准备起吊。(图/管俊鸿)

 

摆放机车和机车补灰的工作同时进行,进度很快,DF4B-3998基本每天都在推补好灰的机车推到中修库门口,等待第二天的起吊摆放工作。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广救队员正在讨论如何把SS3准确摆放进轨道预制板。(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准备起吊SS3。(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SS1-0821”已经补好灰,等待进库。(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DF4B-2233、DF4B-0137推进补灰间,“DF4D-0166”准备拉出,前往中修库门口排队进库。(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DF4D-0166等待进库。此时库内正在起吊“SS1-0821”。(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库内正在起吊“SS1-0821”。(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救援队员正在调整起吊位置。(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救援队员合力推车,调整好起吊位置。(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DF4D正在做落地前最后的工作,确认车轮对准轨道板。(图/管俊鸿)

 

DF4D进库后,停在露天位置的DF4B-2233也被推到棚内空位,方便工人进行“去皮”和进行补灰工作,在棚内太阳晒不着,雨淋不着,也保证工程了进度。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敲掉DF4B爆裂的漆皮。(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散落一地被敲下来的机车漆皮。(图/管俊鸿)

 

说到DF4-0137,应该是路局里“年龄”最大的DF4。DF-0137生产于1976年,于2017年正式报废封存,原配属广铁广段,2004年的时候,广州机务段用12台西瓜(DF4B)与当时的三水机务段4台橘子(DF4BK)进行了资产互换。也正是这次“西瓜换橘子”,把DF4-0137保留了下来,并一直运行到2017年,随后封存至韶关养老,否则它早已成为了铁水。

为了在国庆放假前把中修库主库要进库的机车全部摆放进去,DF4-0137和DF4BK-2233在补灰车间敲完铁锈皮,就直接推到中修库门口等待入库。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等待入库的DF4BK-2233和DF4-0137,中修库原来的接触网已经被拆除。(图/管俊鸿)

 

DF4-0137、DF4BK-2233进库后,中修库主库的机车基本放满。进主库的机车分别是SS6B-6001、SS8-0002、GK1C-B-0011、ND3-0016、SS3-5080、SS1-0821、DF4D-0166、DF4BK-2233、DF4-0137。这9台机车进入中修库后,广州救援车间的任务也随之结束。随后,工作人员开始把封存在转盘的DF5D-0001以及在封存在中修库北边渡线的SS6B-1026推进补灰间。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广州救援车间摆放任务结束,DF4B-3998挂上救援车,准备返回广州。(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DF5D-0001、SS6B-1026赶在国家建国70周年前大庆前推进补灰间。(图/管俊鸿)

 

机车陈列区由中修库主库房和中修库东库房组成,东库房原来用于存放材料使用,所以面积较小,因此放进东库房的机车,将采用正常的方式摆放,不能像主库房那样,把机车摆成45度斜角的队列。工作人员于是先在东库房铺设好轨道。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东库房铺设了两条轨道。(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临时延长出来轨道,方便把机车推进库房,把机车推入库房后轨道会拆除。(图/管俊鸿)

 

国庆过后,最后的主角——建设型蒸汽机车终于到达了韶机。与建设一起到来的还有蒸汽抓煤机,它们都是原配属广铁海段的,可以说是穿过了高山和大海来到了韶关。运送方式和ND3一样,采用陆路运输,蒸汽机车由于体型庞大,被拆分成三个部分运输。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机车车身。(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机车煤水车。(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机车轮对。(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抓煤机。(图/管俊鸿)

 

施工方在中修库中间的门外铺设了轨道用于摆放蒸汽机车,蒸汽机车将放在中修库正中。由于中修库面积空余的面积不多了,所以蒸汽机车有一半在库内,一半在库外。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组装蒸汽机车。(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组装蒸汽机车。(图/管俊鸿)


2019年9月。韶关机务段。工人正在组装蒸汽机车。(图/管俊鸿)

 

1982年的时候,韶关机务段也曾配属了20台建设型蒸汽机车,一直到2000年,DF5型内燃机车的引进以及衡广段实现复线电气化,配属韶关机务段的建设型蒸汽机车开始逐步被SS1型电力机车取代。此次机车博物馆把建设型蒸汽机车放在博物馆正门,也是有原因的。

国庆过后,补灰间的SS6B-1026、DF5D-0001已经刷好漆。蓝箭也补好了灰。补灰师傅说:“蓝箭进去再喷漆了,等过两天库房搞好了,把车弄进去再喷漆。”说完便回到补灰间,收拾补灰工具,准备下班。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东库房的墙刷好就可以把这三台车推进去了。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已经喷好漆的DF5D-0001、补好灰的蓝箭。(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补好灰的蓝箭。(图/管俊鸿)

 

因为东库房的工程进度有延迟,工人没能按时完成库房内的刷漆,但并不影响这3台车的进入“新家”,他们早早地在中修库南广场的股道上排好队等着进家。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排好队准备进“新家”的三台车于报废SS8隔道相望。(图/管俊鸿)

 

轮到了最后三台机车入库,此时东库房延长出来的临时轨道开始发挥它的用处。吊车把入库机车从原来的位置吊至临时轨道,然后再把机车推进去。不过有趣的是,平时推车入库都是由调车机来完成的,但是这次情况特殊就无法发挥调机力量了。怎么把机车推进去呢?人推汽车就见得多了,人推火车呢?没错,就是人推火车。吊车把机车平稳地放在延长出来的临时轨道后,工人们徒手把机车推进库房。蓝箭排队排在第一位,所以首先起吊的就是蓝箭。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工作人员已经把蓝箭吊放在进库的延长轨道上。(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救援队员把承吊铁拿出来,准备把蓝箭推进库。(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所有人齐心协力,上演推车大战,地勤车间主任也上阵推车,可见火车并不容易推。(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工人们使劲全身力气,推车前进。(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因为是临时建起来的轨道,所以会有超高和坡度,把车推过这个小上坡,随即是个下坡,这时候工人可以稍微放松,让篮箭自己溜车溜进去。(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第一次库内推车尝试,推不动。(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第二次库内推车尝试,只能前行一点。(图/管俊鸿)

 

众人把蓝箭“溜”进库内后,又出现了新的问题:蓝箭推不动了,无论大伙怎么推都推不动。停下来的地方离预期摆放位置还有一段距离,车推不动可能是轨道铺设的原因,坡度有点大。随后工人打电话叫工友来帮忙,想用“人多力量大”的办法来推动蓝箭,但是已经傍晚,大部分人都吃饭去了,赶不回来。这时候,地勤车间主任急中生智,去实训基地借来叉车,用叉车把蓝箭推到了预期摆放位置。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第三次库内推车,使用叉车推,一下就推动了,并一点一点地往预期摆放的位置前进。(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终于,大家把蓝箭推到预期摆放位置,工人们终于可以结束今天的推车任务。(图/管俊鸿)

蓝箭推车视频:QQ视频链接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蓝箭进库后,橘子充当调机,把SS6B和DF5D往前推到起吊位置,地勤师傅正在指挥司机调车。(图/管俊鸿)

 

天色已晚,天色也渐渐地暗淡了下来,入夜后不利于机车的吊装作业,所以SS6B和DF5D入库工作将在明天进行。

第二天,来的时间有点晚,工人已经准备开始推DF5D进库了,SS6B已经被推进了库。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工人们使用全身解数,奋力在推DF5D,看工人推DF5D的表情和昨天推蓝箭的工人表情,感觉到DF5D更重一些,更不容易推。(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因为入库门是个下坡,溜车速度很快,在车尾的工人拉住DF5D,让速度减慢,防止撞上前面的SS6B。(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可能内燃机车比较重,进库后比较难推动,十几个人推,每次只能前进一点,离预定摆放位置还有一点距离。图中地勤人员喊着口号鼓励着大家“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再加把劲,就剩一点了”,最终经过几番努力终于把DF5D推到预定摆放位置。(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工人用撬棍顶住车轮,防止机车产生后溜。(图/管俊鸿)

 

成功把DF5D送进库房后,机车的喷漆工作拉开序幕。

机车喷漆工作,是由广州万通公司的师傅负责,所以机车喷漆后的颜色就是广东车迷所熟悉的“广机色”。首先喷漆的机车是来自罗马尼亚的ND3,广机的喷漆师傅之前没有进行过ND3的喷漆,对ND3的颜色没有了解,只能对照ND3在长沙机务段使用时的颜色进行调色。在喷漆的时候尽量接近原来在长沙使用时的颜色。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焕然一新的ND3。(图/管俊鸿)

 

喷完ND3,接着就是按入馆的顺序进行喷漆。偌大的中修库瞬时成了机车的喷漆间。让我惊喜的是,入馆的机车全部刷了红轮幅,恢复了出厂配置。因为机车在线上运行时,红色轮幅不利于司机和机务段地勤在检修时发现轮对损伤,易出现行车事故,所以后来机车进行中修后轮幅全部不刷漆。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刷漆师傅正在给SS3刷红轮辐。(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刷漆师傅在给大体喷好漆的SS3,进行刷漆的细节收尾工作。(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新鲜出炉大橘子,喷漆师傅正在撕去盖住黄条的报纸。(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好下半部分车身的DF4D。(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刷漆师傅正在细心地给DF4-0137的机车号码牌刷红底。(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建设型蒸汽机车的喷漆进程也有条不紊地进行,一个师傅负责喷漆,另外两个师傅负责传递油漆。(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负责喷建设蒸汽机车的喷漆师傅把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全副武装。(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正在给SS1喷漆。SS1是主馆内最后一台喷漆的机车。相比喷建设的师傅,喷SS1的师傅做的防护就没有太严实。(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机车抓煤机喷漆完成,配属保留了原来的样式,使用了“铁道部和广局”。(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将保护SS1头灯的报纸撕开,主馆内的所有的机车均喷漆完毕。不过韶山1上部的颜色是实在让人没想到。上层采用了蓝色。(图/管俊鸿)

 

随着韶山1车身大体喷漆完毕,接下来就轮到蓝箭喷漆了,蓝箭是最后一台喷漆的车,不过蓝箭的喷漆工序与馆内其他机车不同,蓝箭是先贴好字和车号,接着用贴纸覆盖住字体,再进行喷漆。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正在刻画蓝箭的标志。(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正在给蓝箭喷蓝条。(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车身左侧蓝条喷漆完毕。师傅准备换边,喷完蓝箭车身左侧蓝条的时候,监工师傅还特意拿以前的图片对照,精确到第几颗螺钉。(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即将喷完蓝箭蓝条,在电脑处理完这张图时,不禁感叹到,在现在复兴动车组的时代,还有多少人记得蓝箭以及中国自主生产的其他动力集中型动车组。(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漆师傅正在喷蓝箭车身右侧蓝条。(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喷好漆“新辣辣”的蓝箭。(图/管俊鸿)

 

蓝箭在喷漆的同时,主馆的工作还在继续,另外一位师傅正在给机车实训库主馆机车喷配属。

喷配属的正常工序,是喷漆师傅按着字体模具给机车喷配属,由于中修库已经多年没有做过机车喷漆业务了,没有专业字体模具,师傅们就采用提前打印好配属的字体贴纸,贴在机车上,撕开字体后再进行喷漆。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首先将提前打印好的配置贴纸,贴在机车上。接着撕开要喷漆的空白处。最后师傅进行喷漆。(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最后撕开剩余贴纸部分。(图/管俊鸿)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是2019年10月末,韶关依然是浓浓的夏日气息,感受不到一丝的秋意。摆放在馆正门的建设型蒸汽机车的字体喷漆完毕,中修库机车喷漆工作结束后,中修库开始了翻新装修工程,与此同时,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其他建设工程也正在有序的进行的当中。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摆放在机车实训库大门的“镇馆之宝”,同样是“新辣辣”的建设型蒸汽机车。(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北库门原来三条机车待修道已被拔除。(图/管俊鸿)


2019年10月。韶关机务段。工人们正在拔除剩余的线路。(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在这次实训基地建设中,为了提高机务段形象,也对机车整备场进行将翻新,机车整备场将统一铺上透水砖,工人正在铺设透水砖。(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中修库北库门要延长,建设一个广场,工人正在延长段打地桩。(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蒸汽机车被团团包围。大门的建设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中,工人们正在搭建建设框架。(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建设中的实训库大门,吊车正在起吊建设实训库大门所用钢架部件,原来的机车待修线已经被铺上了沥青,将改作停车场。(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装修工人正在天车上给实训库内部钢架喷漆,防止漆滴到已经喷好漆的机车顶上,机车顶上都盖了塑料布。(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实训库重新刷漆后,随即开始铺设地砖。地板铺的均是大理石地砖。(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铺转工人正在铺设大理石地砖。(图/管俊鸿)

 

在前文中,我提到过SS1型电力机车进馆的曲折过程,顶着自己兄弟的号码进馆的SS1型电力机车,却不是使用属于自己的号码牌,但是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在机车实训库大体装修完成后,SS1型电力机车的号码又改回了SS1-0826。同时,SS1型电力机车不仅把号码改回去了,还将配属也改回去了,变成了广铁韶段。SS1型电力机车0826号机车是株洲电力机车厂生产的最后一台SS1型电力机车,同时SS1型电力机车也是韶关机务段的标志!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回归原号段的SS1-0826。(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基本建设完成的机车实训库。(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搭建完成的参观长廊。(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工人正在搭建参观长廊。(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机车车轮镟修机用玻璃盖住,供人们参观。(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正在建设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工人正在搭建展览台以及展览板。(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实训库内所有装修工作全部完成,工人把盖在机车上的塑料布掀开。准备开始清洁机车。(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实训库延长部分大体基本完工,工人正在进行收尾工作。(图/管俊鸿)


2019年12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实训库大门左右两边会安放两幅牌匾,工人正在安装牌匾。(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实训库东库有三个展览台,其中两个展览台试摆放教学机车模型。教学机车模型基本是广铁过去曾经使用过的机车和目前在用的机车,另外一个展览台则是摆放铁路老物件。(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教学使用机车模型。(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摆放机车模型的展览台涵盖了所有广铁使用过的机车。(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介绍国内主要车型的展览栏。(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介绍广铁主要车型展览栏。广深经典的DF9型内燃机车。(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地勤阿姨正在擦干净机车。(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地勤阿姨正在扫除机车灰尘。(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实训基地内模拟体验区。(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实训基地,前言。(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大门。(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北广场,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大门。(图/管俊鸿)


2020年1月。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南广场以及翻新后的整备场。(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一切准备就绪,静待正式开张。(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一切准备就绪,静待正式开张。(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一切准备就绪,静待正式开张。(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模型、老物件展示台。(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机车实训库主库。(图/管俊鸿)


2020年1月9日。完工的韶关机务实训基地。蒸汽依旧是主角。(图/管俊鸿)

 

2020年1月10日,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实训库正式建成开张,宣告了韶关机务实训基地首期工程圆满完工。韶关机务实训基地建设历时6个月,通过这6个月的紧张建设,韶关机务段焕然一新,用另一种方式延续韶关机务段的历史。让人惋惜的是,建设时曾说这里将会对公众开放,但目前得到的消息是只对内、不对外,机车实训库主要用途还是以培训学员为主。

韶八的离别

 

就在中修库改造进行后续收尾工程的时候,韶关机务段突然又迎来了一次机车拆解。

南库门这边,看到广深五兄弟摆放在了一起,五兄弟同框在一起的场面是看一眼少一眼了,不知道哪一天五兄弟就分离了。

2019年11月。封存在韶机中修库南边的广深五兄弟。(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2日,很平常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的时间进去韶机散散步,走到整备场,远远地就已经看到中修库南边那群“太原色”的韶八。它们已经被推到了中修库门口边上了,还有吊车在一旁,心想不会是要把配属广深公司的SS8放进馆内吧,因为馆内还有一条线可以放机车。于是我加快了脚步向中修库南库门走过去,走过了整备场,看到中修库南边散落着被拆卸下来的SS8-0067的空调、受电弓和车顶板。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把SS8推过来并不是要把车放进馆内,而是要开始拆解SS8了,在韶机拆解SS8的这天终究还是到来了,前两天才给“广深五兄弟”拍完合照,没想到转眼就分离了。

“广深五兄弟”是指配属广深公司5台SS8型电力机车,车号分别是0063、0064、0065、0066、0067。这5台韶八曾经是广深铁路股份公司的资产,它们也是最早进入香港的SS8型电力机车。

拆解现场,SS8-0066、0067两台机车被警戒线围着,旁边摆满了气瓶,还有不少装着被拆卸下来零件的大麻袋,这仿佛回到了SS1型电力机车拆解时的场景。拆车师傅轻车熟路地拆解着韶八身上有用的零件、拿着喷枪切割韶八的车体。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首先被动手的是SS8-0067,空调已经被拆拆除,转向架也被切断,车顶顶板和受电弓已经被拆解下来。工人正在掏空SS8-0067车体内部。(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底部被拆卸得一干二净,等着回收。(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7机车的受电弓和空调。(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7机车的电气柜。(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6的门打不开,拆车工人只好翻窗进去。(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拆车工人正在切割SS8-0066转向架。(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正在被拆解的SS8与实训库里得到保护的机车,形成鲜明对比。(图/管俊鸿)

 

临走前,想收一块SS8的出厂牌,因为广深五兄弟和我同样是在1998年出生。但是在二十年里,它们已经见遍世间的事事物物,而我只是一个刚打开社会大门的小伙子。无奈没有找到老板,只能明天再来碰碰运气了。

第二天,再度前往拆车场,在拆车场恰巧碰到两位韶机改造项目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交流韶机下一步的改造工程方案。我便过去尝试着和他们聊一下,最后得知,这次拆解的韶八一共有3台,分别是0065、0066、0067。剩下的0063、0064继续由韶机保存。

值得庆幸的是,这三台拆解的广深韶八是被私人老板买走的,将另做它用,并不是直接成为了废铁。后来两位工作人员帮我引见了拆车老板,我与拆车老板交谈的过程中也印证了这个说法,这次卖出去的韶八只有3台。我也尝试着和老板打听,韶八的铭牌是否可以售卖,得到的回复是不可以,原因是私人老板要保证的车壳的完整,车体外表的东西均不可拆卸。所以这次拆解比较特殊,不是直接从车侧面直接拿喷枪切割,而是打开顶板,用吊车把里面的设备吊出来。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吊车正在起吊SS8-0066机车上的设备。(图/管俊鸿)

 

忽然几声短笛,看着调车机DF5运行着过来,挂上二道的SS8-0064后进行转线,再转线挂上三道的SS8-0063,0065。因为SS8-0065在三道,需要将SS8-0065转线推到二道的拆车场。与SS8-0066,SS8-0067挂在一起,这将是这三兄弟最后一次手牵手了。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地勤调车员正在指挥机车转线。(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5、SS8-0066、SS8-0067最后一次手牵手。(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从右起,已经被掏空内部的SS8-0067、正在起吊车内设备的SS8-0066和等待被拆的SS8-0065。(图/管俊鸿)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已经装好车的SS8-0067车壳,车号和配属都已被抹去。(图/冯宇扬)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7机车的转向架正在吊起,准备放入货车。(图/冯宇扬)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准备起吊SS8-0066车体,车号和配属同样被抹去。(图/冯宇扬)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机车与转向架开始分离。(图/冯宇扬)


2019年11月。韶关机务段。SS8-0066车壳准备装车。(图/冯宇扬)

 

广深五兄弟就此分离,不过这也算是下线机车里结局比较好的,虽然车体已被掏空,但是整车外表保持了完整,日后还是有机会在国内某个铁路公园里见到它们。

 

我很荣幸在这6个月的时间里,看着韶机一点一点的蜕变,看着机车实训库一点一点的建成,看着陪伴我成长的韶机焕发新生。儿时记忆中初遇的绿色、红色的车头,还有那个蓝色的车头,都幸运地保存在这机车实训库内。

上图为2019年6月韶关机务段,下图为2020年1月改造后韶关机务段。(图/管俊鸿)

 

在此感谢Rickster、Mr_彭、戴文炜、飞雁、YJC、广铁小鹏段、冯宇扬、Funny的犀牛杨壮为本文提供图片 以及邓希杰(NCC-74658-A)对本文提供历史资料的帮助。

 

 

(本文章图片及文字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主笔作者介绍

 

·
管俊鸿
广东韶关
新浪微博@电客特幺拐洞
·
不管要去的地方天气如何
都要记得带上自己的阳光

 

`
欢迎给作者赞赏旅费

 

 

  1. 到点十一分 回复

    好图!!!

  2. ss8-0228 回复

    真系够晒权威!

  3. 匿名 回复

    俩台韶山1都进了吗

    • 非人 回复

      进了一台

  4. SS80239 回复

    看着看着眼睛就湿润了,韶关承载着太多广铁的缩影,SS8第一次运用的地方,最后安度晚年的地方

  5. 匿名 回复

    何时对外开放呢?期待中

    • 静电煤球 回复

      因为疫情影响,开放日期向后无限延期了

  6. ForeverStars 回复

    年代感满满
    看到部分老机车能有个好的归属 真是不错
    期待有机会来
    (另 广铁的刷漆技术真是名不虚传23333)

  7. 静电煤球 回复

    作为一个在广州本部和韶关机务两地值乘的乘务员,看到这篇文章,甚至感动。。。
    我最大的体会就是。。。
    想做一本铁路“传记”,不仅路外要有兴趣,路内更是要支持,路内路外要相互结合,
    就像“军民融合”那种概念一样,

    颠覆过去和现在路内路外分庭抗礼的场面。

    • SS9-0134 回复

      希望国铁能更加开放 负责 听听普通车迷对于铁路文化的意见
      国铁最大的败笔,就败在了刷绿上
      说实话 换动集也好 换HXD也罢 这些确是符合时代潮流的
      然而14年末开了个历史倒车 彻底颠覆了我对国铁审美的认知

      • 匿名 回复

        99+

    • 电客特幺拐洞 回复

      有想法,可以加以实现~

  8. 独孤未明 回复

    好图!介绍不错!

  9. 老杨桃 回复

    真的好图,好想去看啊

  10. trainsH-zhehe 回复

    好图啊!去年年初去过韶机一趟,现在看了下图·,感觉翻新了不少,今年要再去一次!

  11. 匿名 回复

    来自一座物价高而城市面积小的广西来宾市某人的灵魂拷问之—————要不要付钱????????

  12. Civvie-22 回复

    Sell all SS8 for the Amtrak
    sell all ss1 for German
    sell all ND3 for BNSF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3,00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