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纪念走远的滇越铁路

图/文:何俊云(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12日,滇越铁路最后一趟国铁列车因为昆明修建地铁正式停运了。此刻,往日拍摄的照片勾起了滇越铁路客运时期的一些回忆。自我有相机以来记录下的一些片段也成为了回不去的曾经。准备了一段时间,我选了七组照片来阐述一下近几年云南米轨客运史,作为对滇越铁路的一种纪念。

一 | 昆明-王家营

 

2003年6月,因为地质因素及盈利因素,滇越铁路中国境内客运列车全线停运。停运后唯一剩下的独苗就是昆明北-王家营的这趟”市郊列车”。这趟列车是滇越铁路云南段客运最后的象征。

2008年6月,为了保留昆明城区最后这段米轨铁路,昆明铁路局把这趟列车延伸到了西郊的石咀车站。每天早上和傍晚的蓝色身影及东方红嘹亮的汽笛声飘荡在这个城市的空中,成为了萦绕于昆明市的一种心情。车厢里卖菜的大妈,做作业的小朋友,互相聊天的铁路工人及乘务员问着家常里短,车厢里欢声笑语和游览拍照的游客都司空见惯,这样的生活及人情味每日都在上演。而这趟列车也成为了众火车迷来云南必去朝圣的一趟列车。

2017年12月12日傍晚,跟往常一样,8869次列车准点启动,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是对于这趟列车来说,这将是它作为国铁客运生涯中最后一次从昆明北载客开出。因为昆明地铁施工,昆明北站至王家营区间部分米轨及站点重合,导致停运2年半。而大部分民众看到的都是2年半后米轨会恢复运营,但是大家看不到的是后面几句话:2年半后,昆明市政府联合其他企业对米轨铁路进行旅游开发。这意味着,2年半后开回来的米轨列车不再是国铁的“8869”,而是“旅游列车”……

 

人情味,只能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了。从这一天起,滇越铁路客运正式:亡……

 

取而代之的将是各类的“旅游列车”。票价不说,从意义上来说,就剩旅游与开发了。

 

2017年11月。昆明北站。客车8869准备发车。(图/家在蒙自)


2008年,客车8863次到达昆明北站。菜农们把菜从行李车上抬下来。(图/家在蒙自)


2011年8月。客车8869次上的乘客。(图/家在蒙自)


2016年12月。客车8865次穿越秋天的银杏树。(图/家在蒙自)


2009年11月。石咀站。客车8866次进行连挂。(图/家在蒙自)


2009年11月。客车8869次发车离开昆明北站。(图/家在蒙自)


2017年11月。客车8869次上的乘客在进行桥牌游戏。(图/家在蒙自)


列车窗外的城市道口。(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夜色中准备返回昆明北站的8870次。(图/家在蒙自)

二 | 昨日重现的5931

当米轨客运终点停留于王家营的时候,我们对南盘江河谷地带风光的向往超乎了怀念的界限。

终于有一天,一趟列车从王家营出发了,沿着滇越铁路南下,走过大山,跨越河谷。仿佛当年的5931次再现。我有幸登上了这列火车,成为一个普通的乘客,用乘客的视角来进行体验。而车站里等待上车的乘客和看到客车前来拍照的过客构成了一幅当年客运在线时的假像。这一切的一切也只能留存于我的相机镜头下。

在列车的咣当声中穿越河谷,夏日的风吹面而来,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开远,就在前方……只是,这列车只有一张单程票,走了,不再回来。

留下的只有这样的一些照片,以供怀念……

2018年。王家营站即将南下的米轨客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通过阳宗海火车站的米轨列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滇越铁路K53公里处,南昆铁路,昆石公路,滇越铁路在此交错。(图/家在蒙自)


2018年。宜良站上车的旅客。(图/家在蒙自)


2018年。进入南盘江峡谷的米轨列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穿越木棉花开的铁路。(图/家在蒙自)


2018年。香樟树之站-盘溪。(图/家在蒙自)


2018年。列车停靠百年老站-西扯邑。(图/家在蒙自)


2018年。开远北站到达。(图/家在蒙自)

三 | 闷罐车里保江山

 

2003年,米轨客运停止,为了安抚沿线群众,铁路部门在货车后面挂几节客车站站停,通勤使用,同时不收费,号称:“共产主义的火车”。好景不长,客车挂了一年以后被摘下,取而代之的是一节XU30(行邮30)为代跑。

2006年,136辆米轨客车尽数漂洋过海去往了缅甸。行邮车换成了一节改造过的P30(棚30)的闷罐车。这个车一共三段,昆明北-开远,开远-河口,开远-石屏三段。

2010年后,这个车进行了重大的改变,开远-河口段因为车站大规模的裁撤,这段的行邮车停运。昆明北-开远的缩短为王家营-开远;开远-石屏的裁撤为开远-雨过铺。随着米轨运输的逐渐萎缩,从开远-王家营的通勤车也经历了米轨版的”超级大列”变成了现在的一节车。米轨北段从每天有车变成了一周2对。而这列通勤车也成为了目前开远-昆明段唯一运行的列车,只能“停货保通”了。

不管火车怎样,山里的人们还是靠着这样闷罐车出行,东方红的汽笛声仍然飘荡在南盘江的河谷里……

 

2017年。通勤车从王家营站出发,南下开远。(图/家在蒙自)


2017年。盘溪站乘坐通勤棚车的人们。(图/家在蒙自)


2017年。通勤车内部的视觉。(图/家在蒙自)


2017年。车内思考的乘客。(图/家在蒙自)


2010年。通勤车行走于南盘江大峡谷。(图/家在蒙自)


2018年。开远站准备出发到雨过铺的通勤棚车。(图/家在蒙自)


2010年。开远-河口的通勤棚车通过白河桥。(图/家在蒙自)


2009年。通勤棚车在草坝站。(图/家在蒙自)


2009年。河口-开远的通勤车通过滇越铁路人字桥。(图/家在蒙自)

四 | 重新运营的“8983”次

 

2005年1月,随着客车8983次(小龙潭-开远-蒙自-石屏-宝秀)的列车停运,贯穿红河州近1个世纪的米轨客运永远的离开了。这对红河人民来说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

开远,这座火车拉来的城市,喧闹的汽笛声和热闹的车站归于平静,淡出人们的生活。

2018年7月20日,嘹亮的汽笛跟喧闹的车站又再次出现。开远城市公交列车正式运行。这趟列车采用了原昆明北-王家营的车底改造而成,一台东风21(0012)+4节硬座M1型构成。内饰重装,拆除了行李架,厕所等,取而代之的是刷绿…

不管怎样,这也算是在红河州境内的滇越铁路在客运停止了13年后第一次的回归。虽然线路只有11公里长,但是也算是一个新的突破吧!

 

2018年7月20日。早上,开远-大塔站11公里的观光客车即将开行。(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工程师刘洪波为即将开行的列车挂上大红花。(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列车员举牌欢迎参加通车典礼的贵宾。(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刷绿以后的机车和车厢。(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首发列车中的笑脸。(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拿起手中的手机相机记录下这个时刻。(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行走于山中的列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停靠在南洞乘降所的列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7月20日。列车在大塔车站换向,准备返回开远。(图/家在蒙自)

五 | 筑巢引凤“金临安”

 

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后,红河一带的矿商及乡绅一方面痛恨法国人掌控了铁路,一方面又对铁路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所震惊。

在1915年,奏报省府经批准后,中国第一条由老百姓及地方商贾乡绅自己集资修建的民营铁路——个-碧-石铁路开工了。21年后,轨距仅60厘米宽的铁路全线通车,比滇越铁路的米轨还小一个个头的寸轨小火车冒着蒸汽行驶于滇南的崇山峻岭之间。一时间,云南人坚韧挺拔的作风在中国历史上成为了一个典范。铁路修通后,为修铁路发行股票及筹集资金的银行——富滇银行一跃成为了云南第一大银行,并发行了与中央银行不一样的“滇币”,谓为云南气概。同时,因为这条铁路的诞生也成就了滇越铁路上最大的货运特等站:碧色寨火车站。

随着时间长河的流淌,这条崛起之路因为不能直达省城,需要换车,所以在1976年改造为米轨,名称也换成了“蒙宝线”。而最后的寸轨火车也于1991年停驶,三台产于美国鲍尔温机车车辆厂的寸轨机车分别于中国铁路博物馆,上海铁路博物馆及云南铁路博物馆收藏。

2013年4月28日,新造的准轨昆河铁路通车到了蒙自北,也就是这一天,米轨的蒙宝线全线停运。这样一条百年身躯泯灭在了漫漫荒草中。

直到2015年,精明的建水人民看中了商机,跟昆明铁路局合作,提出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在中国首创铁路文化运营保护的典范:建水临安小火车。这列火车按照民国风情打造,以旧时川滇铁路(叙昆铁路)上行驶的木质客车为蓝本,用P30(棚30)型货车进行改造,时速25公里,通体黄色,尽显临安古城的遗风。慢速的行驶是对时间的一种珍爱,而火车的鸣响也让临安找回过往的心情。在2个小时的游览中,小火车停靠双龙桥,相会桥及团山民居等几个车站,让人仿佛置身于旧时的建水中。

燕归古镇,斯文人家,这就是对建水这座旅游城市最好的文化表达。

 

2015年3月。建水观光车的缔造者。(图/家在蒙自)


2015年4月16日,开远站即将出发去建水的观光车。(图/家在蒙自)


2015年3月。实验中的观光车厢。(图/家在蒙自)


2015年4月。行走于滇越铁路上的建水观光列车。(图/家在蒙自)


观光列车走上个碧石铁路大田山8孔石拱桥。(图/家在蒙自)


观光列车到达南营寨火车站。(图/家在蒙自)


2015年4月。各级领导跟第一列开行的观光列车合影。(图/家在蒙自)


2016年7月。列车上的场景。(图/家在蒙自)


2015年5月。拿着烟盒来乘车的建水彝族同胞。(图/家在蒙自)

六 | 河内来客

 

如果说云南米轨客运的停止让滇越铁路的历史脉络断代,那么跨过国境后的那一段恐怕就更不为人知了。

某一天,一趟列车从越南首都河内出发了,跨越红河,一路北上。它,将沿着滇越铁路一路而行,这也是近十多年来第一次走完滇越铁路全程的列车。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次不平凡的旅行,但是对于这列火车来说,这是它们在铁轨上最后一次的行驶,注定不平凡。穿越红河三角洲平原,进入云南。列车在茫茫云岭中左盘右旋,时而紧贴山壁,时而下临深渊。所以在百年前,英国泰晤士报曾这样评价:滇越铁路是仅次于巴拿马运河与苏伊士运河的世界第三大工程奇迹……时间的推移,轮轨的前行,最终它们都成为了城市的雕塑之一。可是留下的却是VNR(越南铁路)重走滇越铁路全线的记忆……

坐在这盘旋的火车里,我突然想起上世纪80年代享誉全世界的“东方快车”从欧洲出发,经过西伯利亚大铁路,从满洲里进入中国,穿越中国从香港上船,最后到了日本东京的场景,想想跟今天的样子很相似吧!所以,作为一名滇越铁路上的乘客,我,是幸运的。

 

2015年4月。一列特殊的列车即将从越南首都河内站出发,此行目的地,昆明。(图/家在蒙自)


2015年4月。车厢带着浓浓的中国风,其实这就是来自于中国唐山的产品。(图/家在蒙自)


2015年4月。换为中国出口东方红21型机车牵引。(图/家在蒙自)


2015年7月。进入中国后,客货混编。(图/家在蒙自)


2015年7月。从车窗看滇越铁路的奇迹-人字桥。(图/家在蒙自)


2015年7月。列车到达芷村车站。(图/家在蒙自)


2015年7月。摘除货车的全列越南客车停留于开远大塔车站。(图/家在蒙自)


2015年7月。即将到达昆明牛街庄站的越南客车。(图/家在蒙自)


2016年8月。最终离开铁路,成为城市里的一组雕塑。(图/家在蒙自)

七 | 30型米轨客车的送别

 

自2006年米轨客车送赴缅甸之后,卧铺车似乎就跟米轨告别了。

2017年12月23日下午六点,57041次米轨离开王家营站,前往开远。这一次,走的是不同寻常的一次。它挂运了4节有30型卧铺改造而成的救援车,1节XU,1节M1型动力试验车。清一色的蓝天白云的图装,远远看去,仿佛客车又回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节编号为906的动力试验车,这是米轨上第一次装有抗蛇形拉杆的车辆,构造速度:80/公里每小时,算得上是山区铁路第一速了。曾经在2001年配合东方红086号改造机车在大庄-草坝区间做过高速试验。如今,这批车步入老年,进入了报废期。

根据昆明局报废令,这六节车厢准予报废,最后一次由东方红098号机车拉往开远,再由汽车运载,送到了建水,分别停留于建水东站及相会桥站进行展示。

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很讨厌自己拍摄的东西,因为每次拍完都像是最后一次,在拍遗照;但是我又不得不去拍,因为只有拍了,后人才会有直观的机会来找寻这些逝去的事物。这就是记录时间,记录历史。

 

2017年12月。编组好,即将拉走的报废30型客车。(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难得一见的30型硬卧车厢。(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米1型906号动力试验车内部。(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98号机车连挂完毕,准备出发。(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出发之后的列车。(图/家在蒙自)


2018年3月。停留于建水相会桥站的30型客车。(图/家在蒙自)


2017年12月。王家营站最后的留影。(图/家在蒙自)


送到建水东站的906米轨动力试验车前况与近照。(图/家在蒙自)


2018年10月。孩子们在刷绿后的30型雕塑客车旁边玩耍。(图/家在蒙自)

 

引申阅读:【视频】从高原到大海-滇越铁路米轨客运纪实

 

(本文的图文经过各位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介绍

·
1985年出生,我从2000年开始拍摄滇越铁路,一直以滇越铁路作为自己记录的主题
2010年在中国铁路出版社出版过《百年轨迹-滇越铁路》系列
摄影宗旨为:用手中的相机记录滇越铁路的点滴

·
本站已为作者支付稿酬
欢迎大家为作者赞赏稿费

 

  1. 匿名 回复

    前几年还坐过

  2. 匿名 回复

    18年9月,从河口出发,沿滇越线北上行至昆明。得知昆明的通勤车停运,万分遗憾。看来还需要再去走几次,太羡慕家在蒙自的人了。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1,40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