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鹤立鸡群:铁路上的“特殊编组”

图/文:京丰某琛

 

序:缘起—梦开始的地方,致敬——中国铁路文化之经典。

 

缘起,法塔寺。我是京丰某琛,在北京崇文龙潭湖畔长大的孩子。京山(京沪)线上飞驰的列车伴随着我成长的印记,带走了过往,带来的未来的希望。从小时在家旁边法塔寺道口近距离感受火车的魅力,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火车,在这里第一次拍火车,记录下他们的身姿……这两个地方已然成为了我的代表机位,缘梦京沪,梦随京沪,京沪线北京段是不平凡的一段,除了图定列车,偶尔还会有一些特殊编组列车经过。不忘初心,就从梦开始的地方,带入我们的主题吧!

`

龙潭路,法塔寺道口,曾经京山(沪)线出北京站后第一个道口,早在2005年就完成了平改立工程,留给我的是这个家门口不变的经典角度,我也称为“龙潭湖弯道”,这里留下了对往事的无限遐想。这里,更是承载了我无数次的惊喜。

2017年8月30日。闷暑,天公不作美,列车来帮衬。DF7C5526牵引00458次回送空车底,机后一位是隧道检查车WX25T999318,关于此“奇葩车辆”的资料可在非人狂想屋内找到。


2017年2月1日。冬日斜阳,DF7C5612牵引金凤凰实验车CRH-0507快速绝尘而去。

 

“致敬经典,发掘中国铁路的魅力”

 

提到特殊编组,大家都会眼前一亮,如果有幸在拍车中与这样的列车相遇,更是会开心好几天,很多特殊编组是中国铁路的经典,比如长轨列等,而正是有这些“稀奇古怪”的列车,才增加了铁路的魅力。充满未知的相遇,也许就在某一天上演了。

2017年6月24日。天色已晚,忽然一阵急促的280柴油机声音响起,俯瞰京哈线上,DF110128“党员先锋号”和DF110418推挽铁科院移动式动态线路加载试验车55032次驶来,一次惊喜的不期而遇,在京东大十字上演了。

 

这篇文章内,我将为大家展示一些我所有幸拍摄到的特殊编组列车,希望大家喜欢,同时本版块是无限更新的,如果有新作品,也会相应在内登出,希望大家喜欢!同时也欢迎大家指出问题,我也会加以改正,谢谢!下面,就让我们欣赏特殊编组列车们的风采,找寻您向往亲眼见证的那些奇观吧!

铁龙

大家可能会问了,火车本来就是一条钢铁巨龙,本章起这个标题难道要泛泛而谈了?其实不然,铁龙在这里指一种特殊的路用列车,其独特的编组吸粉无数:长钢轨列车组。500m长钢轨车组也是我国特有的特种路用列车组,关于其中特种车辆,可参考非人狂想屋T11BK型特种货车资料。

 

2018年7月19日。蓝调•晨曦。 DF4B-6374 牵引57246次长钢轨车组进入南信号站,丁达尔效应下前射的光柱象征着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决心。遗憾的是,这台为北京工电大修段效力10余载的明星机车,已经于2018年9月13日正式退役,在此深痛心,难说再见。

 

长钢轨车用于载运为铺设和维修无缝线路所需的长钢轨或用于回收旧钢轨的车列。车列由具有不同设备的车辆配套组成。包括首车1辆(内有发电装置、材料室和生活设施)、锁定车1辆(内有锁定缓冲装置、拖拉钢轨的电动卷扬机、用于锁定长钢轨滚道等)、I型中车若干辆(有滚道和工作人员过道,用于装载长钢轨,数量根据钢轨长度而定)、II型中车1辆(中车一侧也装有滚道,另一侧装有调高拨轨道装置,以调整卸轨和收轨时长钢轨的装载高度,并代替人工拨轨)、尾车1辆(分两层。上层指挥作业,下层设卸轨、收轨导槽)。一次性铺轨可达14km。

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曾用一般平车稍加改装来运输长钢轨,大多采用人力操作,1964年以来各铁路局自行改装了多种不同类型的长钢轨车组。

 

现代新型的长钢轨车组主要由宿营车、发电车、安全车、运轨车、锁定车、作业首车、作业中车、作业尾车等13种车型43辆车组成。

 

长钢轨车组按可装载轨型分可分为50kg/m、60kg/m和75kg/m长钢轨车组;安装轨长度分可分为200m、250m、500m长钢轨车组;安装车层数可分为二层、四层长钢轨车组;按动力性能可分为人力输送、机械输送、液压输送和微机控制自动输送长钢轨车组。(参考文献:中华铁道网-特殊用途货车)

介绍完长钢轨列车的定义和编成,下面就让我们来一一欣赏长钢轨列车组们的风采吧!

 

2018年3月17日。日落西山下,停靠在军庄站的双机瓜长钢轨。


2018年5月30日。柔光下的DF4B-6374牵引长钢轨列车在军庄站停靠。军庄站是长轨列车经常出没的地方,向丰沙线方向进山施工的列车,回厂的空长轨一般会在此等点。


2018年3月18日。风雪斜军桥,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作品,这也是最后一次由双机瓜担当驶上斜军联络线的长轨列车,恰逢了帝都初雪日,也算是一次完美的谢幕演出吧!


2017年7月17日。57237次满载1500吨新钢轨,将从军庄站发车,一路前往大山深处。

 

壮美的斜军大桥在水汽中变得有些模糊,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他也曾有往日的辉煌,而现在渐渐的衰老,更多的时间里是看着丰沙一号桥上熙熙攘攘的列车发呆……

这几天对他来说是重要的日子。57237次满载1500吨新钢轨,将从军庄站发车,一路前往大山深处,对丰沙线进行换轨作业,保障安全运行。他等啊等,终于,第一趟57237次由HXD21077和DF4B6374双机驶上他的脊梁,接近斜河涧站。一年屈指可数的任务,又完成了一个,他高兴的想。但我们都知道,这屈指可数里,有工程列车,长钢轨列车,超限列车……很多过路的人永远都不会看见他坚实的肩膀上通过列车,而我们见证的是一个美丽的奇迹。

“57237军庄两道出站信号好了去斜河涧站方向”

联控流转在大西山里,经久不绝。

致敬  斜军联络线

2018年5月30日。斜军联络线,是丰沙线和西北环线的联络线,以完美的弧线大桥而闻名,但通过的列车十分稀少,成为其美丽的遗憾。青山绿水,铁桥长龙,当多少个日夜幻想的景象,最终定格在相机里时,犹如梦中一般,生怕自己“醒来”。

 

京局长钢轨列车的家——钢轨集散中心 北京焊轨基地(北京沙河焊轨厂)

北京焊轨厂位于昌平,原连接沙河站,后因京张高铁施工改为接入后章村站,是华北地区最大最全面的钢轨焊接基地。北京焊轨厂屡次获得北京市和全国的荣誉,为京沈高铁量身打造的长轨更是高于铁总的行业最高标准,京局工电大修的高质量也是全路局的骄傲!目前焊轨厂共使用租用怀柔,丰台,北京机务段的DF4B,DF4C和DF4D型机车共计7台机车。

2018年6月1日。DF4B-6374机车正在焊轨厂里的大弯道进行调车作业,这里是折返点,列车在此弯道后退,宿营车和特种车辆将会与长钢轨列车载轨组进行编组。


2018年6月1日。夏季。焊轨厂白杨小径旁进行专用车辆编组的DF4B6374。


2017年10月18日。秋季。焊轨厂白杨小径旁进行专用车辆编组的DF8B5197。


2017年6月1日。焊轨厂内整装待发的收轨轨道吊平车组,这种收轨列车是焊轨厂另一种配套的特殊编组列车,常常是一个宿营和高裙板路用平车组成,专门用来回收旧钢轨。


2018年8月23日。夕阳下,停靠在装轨线上DF4C-4256牵引的长轨列。


2018年6月1日。悠悠林中行 焊轨厂里那排高大的白杨,是画面最好的点缀,刚刚完成长轨列编组的6374在午后洒下一片光斑的林间小憩。

 

新轨运输车

长轨最开始也是由钢铁厂进行生产才能运往焊轨厂进行二次加工的,那新造的钢轨以什么方式来到这里呢?当然也是长轨列,只不过是另一种——用醒目的橙色钢轨支架编组而成的特种平车大列,一次可以搭载50m新长轨160根,车次也有专用范围:88001——88998。

2017年9月23日。运行在北京西北环线上的88002次包钢新轨列。


2017年11月19日。秋日斜阳下运行在东北环线星火站附近的88002次新轨列。

 

长钢轨列车及其配套的列车都是十分“博人眼球”的,在路用列车中的地位也是弥足轻重,行车组织也有一套严密的规章。长钢轨列车是我国铁路特种货物运输的经典,是中国铁路文化中较为重要的一类特殊编组列车,愿一条条铁龙继续腾飞在我国各处,为各大干支线安全运营保驾护航。本版块也将持续更新增图。同时,牵引长钢轨及其配套列车的机车都是以经典的内燃机车为主,在此向经典致敬!

神医

神医这个标题大家估计已经了解的十分明朗了。对的,我国的铁路上,有这么一群特殊的车辆:他们有些驰骋在各自负责的区段,有些则辗转南北,有些是执行例行任务,有些则是为新线路进行一次开通前的全面“体检”。检测车在我国可谓是五花八门,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一般情况下可分为高速综合检测列车(动检),轨道检查车,电务检查车,其它检测和实验车。他们有些可能很难见一面,非尾行的,经常编组“奇葩”。本章节就让我们走进检测车的世界吧!

 

“黄医生”和“白医生”

PS:动检车基本都运行在深夜和清晨的天窗时间,拍摄有一定的难度!

 

2018年8月9日。清新空气雷雨后,云浪翻腾细丝稠,空路忽闻水声溅,神医出诊脚步匆。这是我为本图创作的一首小诗,就让此图作为我们的开篇吧!(初代黄医生CRH5J0501


2018年1月23日。夜已深,城中道口依然繁忙。刚刚结束大西北环线检测的CRH380BJ-0301开0J1021次返回北京动车段整备,于0点22分通过农服所道口,能在农服所道口最后的日子里看到一次动检车通过,也是无憾了!


2018年5月6日。帝都中轴永定下,动检疾驰展雄风!清晨5点27分,CRH380AJ-0201担当DJ481次疾驰通过沙子口塔楼著名机位,在更好的天气条件下,在这里拍车可以一直沿中轴线清晰地远眺到景山,当天北京有扬尘,所以在图中不是很清晰,并且日出刚刚一分钟,光线条件很差。这也是恰好完美符合了我们常常调侃的“有天没车,有车没天,有光没车,有车没光”


2017年12月2日。即将完成京沪普速线检测的CRH5J0501担当的DJ1082次驶过广渠门弯道,即将驶入北京站。虽然本车全程并不是在白天运行,但非常幸运的是进入北京站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了,这也是北京地区少有光线条件好,全年皆可碰运气的月检动检车。


2018年4月30日。中国最早的动检车——CRH2A2010“白医生”运行在京沪线上,图1为有动力回送动车组车底0056次,图二为替班黄驴担当DJ1082次,当月0501前往新线路进行开通前的检测,故缺勤了一个月。


2018年4月7日,CRH2A-2010检测车开0056驶入北京站,这是时隔四年后后它第一次再访北京站,他来到北京动车段北京所整备,准备替班CRH5J-0501前往兰州—乌鲁木齐检测线路。据说之前黄驴有事时使用过CRH380BJ-A-0504进行替班,不过目前还没有解锁0504。(非特殊情况下一定是0501)

 

动检车的图还将继续更新,不知下次与再与神出鬼没的他们再相遇是什么时候了,不过我将时刻期待着!

 

普速检测车(组)集结令!

普速检测车种类和型号就非常多了,遗憾的是部分原色车已经惨遭刷绿,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部分特殊编组下的普速检测车吧!

 

京局巡检车

在每年的每个季度,北京局都会派出巡检车,由北京机务段“党员先锋号”DF110128或“青年文明号”担当,采用单机加挂WX25T型检测车的方式对管内线路质量数据进行采集。挂牌“狮子”与原色轨检的结合成为了京局一道靓丽的风景。

2018年5月10日。运行在北京东北环线上的京局巡检55021次,由DF110128担当。


2018年8月29日。DF11-0128担当57021次京局巡检车通过即将改造的老丰台站,后方崛起的丽泽商务区与月台上的老雨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18年8月29日。天色已晚,DF11-0160“青年文明号”担当京局巡检57002次驶过(北京)东星(火)联络线大桥。此桥也是京东大十字角度最经典的取景之一。


2018年8月29日。天色已晚,DF11-0160“青年文明号”担当京局巡检57002次驶过(北京)东星(火)联络线大桥。此桥也是京东大十字角度最经典的取景之一。

 

验收检查车

2017年10月22日。55002次圆满完成沙岭子——沙岭子西临时联络线开通前的验收工作,经由丰沙线返回北京站,通过一号桥。沙岭子——沙岭子西联络线是张家口南站改造的配套工程,丰沙线的客货列车受张家口南封站影响外绕张唐线沙岭子西站,客车临时在沙西办客。55002次由丰台机务段DF4B-9217和丰西电力机务段HXD2-1077推挽担当,采用两节隔离车推挽WX25T-999333的模式进行线路检查,同时热滑,为开通沙西临时联络线收集列数据,同月26日,沙西临时联络线开通运营。


2017年12月1日。57001次冷滑检查车停于丰沙入地新线隧道入口处。丰沙入地工程是配合长安街西延和首钢园区建设的重点配套工程,自莲石西路立交桥南侧至原养三站旧址,丰沙线入地6.35公里。北京铁路局在新隧道开通之际,派出了57001/2次,由北京机务段DF4D0067和DF4D0054推挽WX25T999333京局轨道检查车和铁总检SY25K998943电务检查车组成了冷滑车组,对线路及接触网进行检测。本车为丰沙入地段开通提供了宝贵的数据,同月21日,入地线正式开通运行。图二为新线第一趟正式编制车次的列车和已经拆除的老线上HXD2牵引的货车的合影。

 

特别检查车

2017年5月23日。55032次加载检查车。DF11-0128“党员先锋号”和DF11-0418推挽SYJZ-0001型动态加载检查车的仪器车对京哈线进行模拟载荷轨道检查。SYJZ-0001是试验车辆,停放于铁科院东郊分院(环铁基地)内,很少参与正线检测,本次试验也是京局联合铁科院对此车的一次测评,获得了数据,后续此车奔赴了上海参与检测,首次亮相南方。

 

检测车辆回送

2018年4月23日。夏日河畔柳成荫。DF7C-5526“工人先锋号”担当北京-北京西间加开的00457次回送空车底,将WX25-7999306轨道检查车从北京车辆段东段调往西段,通过著名的京沪线南护城河铁桥(玉蜓桥)。


2018年1月29日。冬日轻霾夕阳下。DF7C-5612担当北京-北京西间加开的00457次回送空车底快速驶过著名的京沪线南护城河铁桥(玉蜓桥)。


2018年3月24日。冬日正午,DF7C-5612担当星火(环铁基地)—北京西间加开的00482次检测车回送,停靠在星火站一道,随车检测人员和工作人员正在等候从站台上车。编组内含有SY25-997745,SY25-997845和WX25T-999306。受星火站改造工程的影响,星火的老站房已经于2018年9月拆除。这也是我唯一一次拍摄三台不同的检测车齐聚星火站一道,也是唯一一次拍到星火老站台办理“乘降”。


2018年6月7日。星调机车DF7B-6055正在调送广铁集团WX25T-999357进入环铁,在星火北咽喉摆尾进入环铁联络线,遗憾的是此车已经被刷绿。


2018年7月11日。星调机车DF7-0270正在调送HXD2D-0001,短轨平车两辆,双层试验车SWX25K998847进入环铁基地,运行在夏季绿意盎然的东北环线上。此编组罕见程度十颗星,很难再有第二次!


2018年8月27日。秋雨后凉爽的风儿轻抚河边的绿叶,好像一天就要把他们变黄似的。寂静的河堤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内燃机车声音打破,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485次,回送整修一新的老SY22 997050试验车悠哉悠哉地通过北京联络线。

 

北京联络线全称“京沪京哈联络线”,顾名思义,北京联络线连接了京沪和京哈两条主干线,虽然只有少量过京客车(北京东站办客,减少折角压力),半对行包(百子湾-北京西的X991次,X992进北京办货)以及少量回送通过,但也是北京枢纽内一条必不可少的线路。

 

同时,它也是全国最短的干线联络线,连接了两条一级干线,全长却只有300m!

 

2017年8月31日。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456次回送空车底,机后第一位是原色的WX25T999318著名的隧道检查车。


2018年8月28日。温榆之星。北运河的上游–温榆河是北京市的重要河流之一,其上有数座造型优美的桥梁,位于通州的邓家窑桥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座,与京承铁路温榆河桥平行相邻。站在温榆河右桥上远眺京承铁路上通过的执行北京铁路局夏巡的GTC-80J 03825钢轨探伤车组57296次,美丽的邓家窑桥和温榆河宽阔的水面是最好的衬托。

·

手挽手,一起走

不论是“大手拉小手”的动车组无动力回送,还是“兄弟手牵手”的机车专列回送,都是经典编组的特殊编组。每一次无动力回送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一章,就让我们走进跨型号,跨车系的“史诗编组”吧!

动车组无动力回送多应用于实验车辆,动车组返厂。限速120km/h运行。动车组无动力回送的车次范围为00101—00298,采用机车直接加挂(转换钩)或牵引转换车(保姆车)的方式进行编组。

北京枢纽是全路返回唐山厂大修或分析数据的回厂动车组车辆的必经之路,由于京哈线不具备非动车组自走行条件,全部为机车加挂开行无动力回送。返厂车辆先自行运行至北京西站,然后由北京调车队调车内燃机车进行牵引,经过北京联络线摆渡至北京东站,换挂机车继续北上。完成大修的车辆则反向运转。

 

过路者。
2018年4月21日。午后,DF7C3-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107次动车组无动力回送缓缓通过北京联络线。已经奔跑了十年的“兔子”们进入了集中厂修期。


蓝调•北京联络线。
2018年7月13日。“不速之客”的到来无疑给乘凉的老大爷们增加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呦呼,这动车完蛋了嘿!”“怎么让拖着走了”“坏了呗……”而我就忍着笑拍下了DF7C-5612牵引00103次,回送一组CRH380BL。在晚风的吹拂,河堤上遛弯的人们的注视下,缓缓在这短暂的蓝调时分通过北京联络线。


2018年9月1日。北京难得的极品好天,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111次动车组无动力回送于广安门站。


蔚蓝之晨。
2018年8月16日。北京难得的多云蓝天清晨,太阳悄悄地躲在云后,睡了个懒觉。俯瞰通透阴影下的京哈线上,京局唐段DF11-0308担当00207次动车组无动力回送,牵引一组CRH380BL缓缓从北京东站发车,与上行头班京通号S102次相会。铿锵有力的内燃机轰鸣在京东上空回荡。

 

实验动车组车辆回送。由于信号不兼容,通过非电化区段和未取得自走行许可的缘故,实验中的动车组车辆基本采用无动力回送方式进行输送,以星火站为中心辐射,全国的新车都要到达环铁进行实验,也从这里走向大江南北进行实际运用考核。同时部分完成实验返回生产厂家分析数据的新车辆也会过路北京枢纽。

 

2018年5月6日。DF7G-5011担当00105次,无动力回送第一阶段实验完成的长编组金凤凰CR400BFA-3024返回唐山厂分析数据。


2018年5月13日。似乎农服所道口的拆除,使北京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一段属于这个城市的记忆就此戛然而止。农服所拆除后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在线路还没有被厚重的水泥隔音板完全包裹时,我拍下了DF7-5613牵引00113次,回送“黄金眼”CRH3A5218南下进行实验。这是弥留之际的农服所道口最后一次通过动车组无动力回送了。如今这里已经被裹得严严实实,看着照片,又想到了曾经在农服所看车的美好回忆。


边域归来。
2018年8月5日。中车唐山动集实验车4001车组完成在兰新二双线的考核,带中车株机动力车一同开00118/7从乌鲁木齐动车所返回唐厂分析数据,在北京枢纽内三换机车组图留念。
(2)郑州HXD1D-0674牵引00118次运行在西长线上。


2018年8月5日。中车唐山动集实验车4001车组完成在兰新二双线的考核,带中车株机动力车一同开00118/7从乌鲁木齐动车所返回唐厂分析数据,在北京枢纽内三换机车组图留念。
(2)DF7C-5526“工人先锋号”担当00117次北京西-北京东间摆渡任务,驶入北京联络线。


2018年8月5日。中车唐山动集实验车4001车组完成在兰新二双线的考核,带中车株机动力车一同开00118/7从乌鲁木齐动车所返回唐厂分析数据,在北京枢纽内三换机车组图留念。
(3)唐山HXD3-0910牵引00117次北京东站发车,开启最后一段旅途。


南下•过客。
2018年8月30日。DF7C-5526“工人先锋号”担当00112次动车组无动力回送由北京联络线摆尾进入京沪下行线,牵引一组动集实验车前往北京西,后继续南下前往京广线。


2017年6月20日。丰沙过客 00101/2,新型混合动力通勤动车组CJ5-0505无动力回送呼和浩特进行实验,通过拍车圣地落坡岭站。


闷暑北环。
2018年5月5日。星调DF7B-6055牵引清晨到达星火站,前来环铁实验的复兴号CR400AF进入基地。


清晨东北环•先锋奇遇记。
2018年5月6日。DF11-0128牵引00105次,无动力回送CR200J-4004列于清晨5点到达星火站。喜遇“老干部”莅临视察并体验基层调小DF7的工作,让人十分惊喜。


2016年1月20日。初冬,星调3089牵引当时还是新秀的——CRH0507复兴CR400BF原型车在“黄色时刻”从星火站调车进入环铁基地。


2018年9月7日。HXD3D0493在北京枢纽内担当05502次试验车辆回送。


2018年9月7日。HXD3D-0493担当05502次试验车辆回送,通过北京南站。


秋日私语•东北环。
2017年11月7日。夕阳西斜,DF7C3-5612牵引去东北进行实验的CRH6F-A-0003从星火站发车,穿行在秋色正浓的北京东北环线上。


2018年8月16日。重访CRH6F型通勤动车组4504号开00128次从浦镇车辆厂无火回送星火站,转入环行铁道实验基地,由DF7型调车内燃机车牵引运行在北京东北环线上。


2018年9月23日。京东大十字。“工人先锋号”DF7C5526牵引中车四方CR400AF-B-2116全新的长编17辆增节实验车00108/7次于难得的好天气下抵达星火站,后由星调DF7B3089机车牵引转入环行铁道基地进行实验。


2018年9月23日。东北环线星火站。“工人先锋号”DF7C5526牵引中车长客CR400BF-B-5097全新的长编17辆增节实验车00112/1次于难得的好天气下抵达星火站,后由星调DF7B3089机车牵引转入环行铁道基地进行实验。

 

PS:增编组的车厢编号并非为01-17,而为00-16。

 

2018年10月17日。结束在环铁实验,即将外出进行正线实验的CR400AFB-2116,17编组增节复兴号开00128次行驶在东北环线上。


2018年10月17日。新型250公里复兴号CR300BF样车无动力回送00117次即将抵达星火站,运行在最后一个区间——东星联络线上,与京哈线上行的D34次相会。

 

这些实验车辆回送的编组很具有纪念意义,记录了中国动车组的发展,对于我们自身铁路文化的发扬和传承有着重要的意义!

 

“河马开大会”。
2018年7月9日。京丰HXD2-1324牵引五台中车大同公司为西局安段制造的HXD2-1000系新车前往安康,通过丰沙线石景山南站,六台庞大的八轴固定重联大功率电力机车组合在一起的气势超乎想象,同时因为都是“河马”,也极具统一性。


百年永定铁桥•新生光之一代。
2018年5月28日。建于1898年的京广线永定河大桥,它记录下一百多年的风雨沧桑,见证了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侵华罪恶行径,同时也见证了从蒸汽机车走向内燃、电力的铁路牵引动力革命历程。
HXD3G型电力机车是中车大连最新一代准高速电力机车,也是目前实验功率最大的客运电力机车。两台实验车孪生兄弟刚刚结束了在兰新二双的30万公里考核,开57002次路用回送返厂分析数据,这是为他们获得量产资格作出的重大考核,希望分析结果令人满意!当新生力量遇上百年老桥,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相信俩兄弟也是在“小前辈”D2B的带领下满怀敬意的轻轻踏过吧!
“57002长辛店两道出站信号好去西道口线路所方向!”


2018年6月23日。调机兄弟一起走 DF7C3-5612,DF7C模块化-5664和DF7C3-5526“工人先锋号”三机重联50526次通过京沪线南护城河桥,5612机车无火加挂回段定修的5664和刚进行完在丰西一个月磨合的中修后焕然一新的5526回到北京机务段。丰台西编组站的调车机并非配属丰台机务段,而是北京机务段,北京机务段在丰西设置运用车间,机车停放在三场折返段,所属机车全部属于北京调车队,并轮牌前往丰西,经常有单机往返丰西和北京间的调车机车,车次即为车号50+车号后三位(单双数-1或+1),,三机重联为历史上的第一次,而50526这个车次即可看出这趟“单机”中三个机车里最重要的一台。


京城之冬•轻霾•霜落。
2017年1月18日。57125次兰州地铁新车回送通过丰双线小红门站附近的小红门道口遗址。丰双线又称北京东南环线,是北京的货运外绕线,也是经常通过好车的线路。

 

五花八门的动车组或机车回送异彩纷呈,他们构成了别致的“景观”(对于铁路爱好者来说,这就犹如风景名胜)。他们的出现往往带来新的惊喜。同时,我的拍摄也将继续并持续更新。这就是这一章的内容——手挽手,一起走。

 

·

大乱炖——普速车底回送及溜轴列车

 

北京枢纽因其特殊的环境,经常需要在北京车辆段两个段址之间调动车底,所以偶尔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编组。同时,北京车辆段配属车辆种类多,各车的状况也不同,偶尔会在普通客车上加挂试运转的车底,特别是6451/2次和6437/8次,这两趟车也被我戏称为“00451/2”,“00437/8”同时 ,在待试轴车底过多时,也会开车底试运转专列,对段修车底进行磨合。虽然刷绿已经使一些应该出现的颜色消失,比如25K已经全部沦陷,但也阻挡不了他们的魅力!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奇葩编组吧!

 

京沪•蒲黄榆。
2017年12月16日。DF7C-5526牵引混合车底回送00458次通过著名的蒲黄榆铁桥,编组内含有老XL22一辆和石秦特慢双层软座一辆。


京沪•蒲黄榆。
2017年12月23日。DF7G-5011牵引00457次混合回送车底运行在京沪线上,平视角度下,原色的“波子汽水”双层软座25Z和“西红柿炒鸡蛋”双层硬座25B编组在一起,十分美丽。虽然底层天空有北京的老朋友雾霾的侵袭,但远处的天坛仍是画面最好的背景。


京沪•玉蜓。
2018年8月8日。雨后,北京罕见的高通透度下,DF7C3-5526牵引00457次回送CA25T和KD25K通过玉蜓桥。


晨•阴影出褪。
2018年8月23日。京沪线,广渠门弯道,天津机务段DF4DK-3028牵引天津车辆段——北京车辆段调动车底加开的0Y202次“津和号”旅游列车广底回送接近北京站,机后2-15位为18型改造车。


冬韵•冰河之舞。
2017年1月13日。DF7C5526牵引00458次回送空车底跨越冬日斜阳下冰封的南护城河,两节编组的长度正好是冬季植被不繁茂的情况下刚好能收下的编组长度。


玉蜓•下穿。
2018年7月19日。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457次回送空车底运行在京沪线上,从玉蜓桥下穿过,童年记忆里坐在北京游乐园的大摩天轮上看下面京沪线上列车的场景历历在目,现在北京游乐园已经几近消失,唯有大摩天轮仍然作为南城的地标性建筑活跃于我的背景里。


广渠门•都市穿行。
2018年8月27日。广渠门铁路桥上,DF7C5526牵引00457次,回送一节KD25K运行在京沪线上,城市繁华之景由近处的两广路与白桥大街路口逐渐向远景延伸至CBD地区。


广渠门•夕阳下的短程。
2016年3月24日。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457次回送T91/2次上摘下的KD25K前往北京西车辆段,2017年第一季度调图时,客流惨淡的T91/2次首次停运。值得一提的是T91/2开创了京局使用AC380的BSP25T与KD25K结合跑特快的新组合。现在此车次仅在节假日有几率作为临客开通,继承这个编制的车次是T35/6次。


广渠门•夏日的奇迹。
2018年8月7日。由于路用调机有额外工作而短缺,DF11-0128“党员先锋号”替班担当00457次,大干部亲自回送一节BSP25T前往北京西车辆段。


2018年6月23日。DF4D-4209牵引百子湾——白羊墅间加开的00497次回送空车底运行在丰双线小红门站附近的小红门道口遗址。丰双线是北京主要负责货运列车外绕的线路,平日除外放打后面看的0K2559/2560次外没有图定客车轴通过,拍到一次石秦特慢双层车底运行在丰双线上真是无比荣幸!


回望。
2018年6月21日。农服所道口改造工程终于全部竣工,曾经喧嚣的路口再也没有往日火车驶过时的阵阵繁华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家各奔东西的匆匆脚步。DF7C5612牵引00456次回送空车底缓缓通过刚刚完成平改立工程投入运营的手帕口北街平改立隧道旁。


2018年2月1日。冬日傍晚,DF7C3-5612牵引00457次回送列车,将支援京西车间的DF11G0049-50(Z4177/8本务)捎到京西入房。由于早已没有图定由猪牵引走西黄线的客车了,这也是猪头最后几次通过农服所道口之一了,后来深夜还有进行过北京西机务段组织的单机试运转。回送客车底列车附挂回送则更为罕见,DF7C+猪头DF11G+两节BSP25T的黄金编组也是这个角度恰好收下的最大限度。


2017年5月14日。DF11-0128“党员先锋号”担当6452次通过丰台南信号站,当日适逢天津客技所向北京车辆段(东)调动车底,及北京车辆段(东)的车底溜轴,混编有25B系列,KD25G,25G系列和BSP25T的车底十分抢眼。


2017年12月25日。北京有这样一条线路,自卢沟桥铁桥旁西道口线路所起,经过石南站,衙门口站,穿越石景山游乐园后折向西北,直奔终点101站。这,就是101线。曾经的101线,及终点的101大库,在很多人眼里是十分神秘的。如今,101站大库和101线一起默默见证了历史后,为拥挤的北京车辆段排解空间,承担旅游车底,临客车底,备用车底编组及列检,临时停放等客技工作,101库成为北京车辆段101客整车间和北京铁路局职工培训基地,101线承担了回送客车底走行的任务,一起发挥着余热。图为DF7C3-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00472次混编支援春运备用车底运行在北京101线上,通过这条线唯一的中间站衙门口站,接近石景山南站。


初暑•北环。
2018年5月1日。DF4C4406担当00485次牵引北京车辆段段修完毕的NDJ3“大白猪”的25DT型拖车车底运行在东北环线上,接近星火站。


健康快车,汇聚爱心,助力慈善,送达光明。
2018年5月3日。2018白内障手术光明行牡丹江方面车底回送00458次通过京沪线龙潭湖弯道,开往北京站。


2015年8月3日。青砖古韵,明城墙下火车跑。在经典的角楼角度欣赏DF7C5526“工人先锋号”牵引短编组的00456驶过北京站大桥,城楼的边缘是画面最佳的填充前景。


2018年7月初,浦镇新动集卧铺车底于到达北京星火站,改用红色飘带涂装,于后半夜抵达星火站后由星调DF7 0270牵引转入环行铁道实验基地,目前此车已加入整编组实验阵容前往了成都局进行实验。


蓝天•丰台站•溜轴小票。
2018年9月22日。DF4D-0157牵引机后两位试轴的京西车辆段段修S25B+S25Z的京原小票6438次通过丰台站和施工便线。当两款经典涂装的原色双层车底与6438全编广底真绿皮相遇在帝都这片蓝天下时,梦幻般的景象又出现在了取景器里。


寒冬小拉练。
2018年1月26日。DF11-0160担当00464次北京车辆段段修车底溜轴列车运行在广渠门弯道,编入国产25T全系车,包括一节CA。他们来自Z51,Z29等著名大标杆车,试轴完毕后将会加入编组替换下其它车底维修,冬季春运前是车底段修集中期。


2018年10月14日。使用彩绘贴纸特色车底的京津冀旅游临时专列Y592次由DF4DH-4100的牵引下,驶过著名的京原线野三坡大桥。接近野三坡站,编组1KD+3CA+4RW,在全国实属特例。

 

五花八门的普速车底编组看得我都是眼花缭乱,这些编组都非常有特色,不同型号和功能的车底出现在了同一列车上本就罕见,更何况在北京他们还都有很大几率被挂牌机车牵引,何等荣幸!对于普速车底回送和溜轴的列车我也将持续关注,可以猜猜下一张会碰见怎样奇特的组合呢?

 

`

其它特殊编组大荟萃

 

这一章是最后未分类的一些特殊编组的列车,其中包含中铁特货超限列车,工程编组等,可以说是一个彩蛋章节,欢迎大家继续阅读!

 

徜徉•小站。
2018年5月27日。石调DF7 0218牵引编有DQ45型钳夹车的定子超限专列慢慢悠悠地从101支线衙门口站发车,前往石南站。石南站办理超级超限业务,但装车地点不在石南站内,而在下辖的衙门口站装货,运载大货的卡车在这里很容易开到线路旁边。众所周知,北京并不是大型电机及配件的主要生产地,更多的大货来自上海电机总厂,所以大货在北京装车和运行在101支线上的罕见度可想而知。关于大货在衙门口装车过程的图片,在此暂不添加,后续我会陆续放送,各位朋友们也可以在别处找到。


2018年5月20日。超级超限,超级编组。编有四台落下孔DK36A型车的超限70005次通过石景山南站,四节大货车辆重车成编运行着实罕见而且十分震撼!


沙漠戈壁大快递。
2017年7月23日。双机哈密机务段DF8B牵引70007次运行在额哈线川地托——黑鹰山站区间的矮桥和荒漠中,大货列车运行在的兰新线无疑是给这条繁忙的线路增加了更多压力,所以呼和浩特局和乌鲁木齐局联合商议下大货列车改经由临策线,额哈线(合称额哈线)运行,大货列车由双机内燃机车牵引行驶在茫茫大漠的单线铁路上的景象得以呈现。


沙漠戈壁生命列。
2017年7月23日。嘉策线是酒钢集团焦炭运输专线,亦是全国最长的企业专用线,绵延400余公里,其中除了额济纳,策克和嘉峪关中兴外的车站均无水无资源,需要生活车连接起城市和戈壁,车站驻站人员交班也通过这趟列车进行,所以TQ01/2次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生命列。


“绿蚱蜢”与“大黄蜂”。
2017年7月6日。HXN30101牵引57263次路用列车,从丰台南信号启程,输送一组大型养路机械前往承德双峰寺。图为57263次运行在丰双线大红门——小红门区间,这个区间内丰双线与南四环路平行。


2017年8月25日。雨守“大圆环” 环铁实验基地自备的小金鹰牵引WX999314接触网检查车奔跑在雨中的环形试验线上,“小马拉大车”颇有一番风味!


2017年8月26日。鼓足干劲,合力拉大车! 环铁自备的小红金鹰和迷你小黄(JW-3)重联在环内进行调车作业,在五环路环铁桥下的环铁联络线小道口处折返,小小的身躯拖动着20余辆JSQ行进着,让人颇感意外!

 

2018年10月18日

 

`

(本文的图文经过各位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本文的图文经过各位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
京丰某琛,学生
北京00后铁路爱好者
住在京沪(山)线旁,多在北京南城拍摄
除大运转机车外尤其喜欢DF7系列机车
铁道、风光、自然纪实摄影爱好者
新浪微博 @京丰某琛·梦随京沪

`

`

本站已为作者支付稿酬
欢迎大家为作者赞赏稿费

 

`

  1. 匿名 回复

    很好奇长钢轨是怎么弯的。。。

  2. 威局威段的4336 回复

    总结一点:不刷绿就是美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2,00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