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五万头猪还难抓!南宁局工程车合集

图:苏振源、羊局驼段、Shigure小时雨、虎君、Series 500、黄俊达、梁祖成、lxy2009
文:苏振源、lxy2009

一条铁路从修建到开通,相应的工程机械必不可少,修建铁路工程时所见到的运架梁车、铺轨车甚至是盾构机也经常出现于新闻报道中。而相比起动辄数年的铁路修建过程,铁路开通后的日常运营维护,由于不能影响既有线路的正常运行,线路维护施工需要在每天有限的天窗时间点进行作业。相比起新建铁路,日常维护的施工周期更长、施工时间更零散,需要的专精设备更多。

铁路不同的维护施工主要交由路内不同的单位来组织实施。如线路土建方面由工务段负责,接触网精调细修由供电段负责,信号等带电设备由电务段负责。而在一段时间内,线路的维护施工基本靠人力完成,所需时间长,所需工人多,所需劳动强度较大。而随着铁路养护路机械的科技水平进步,工务机械段(又称大机段,不同路局叫法不一)成为一个新的养护单位出现在铁路系统中。

万里铁道线在中国大地上延展,而工务机械段的养护任务也常常分布于路局管内的各条线路各个区间。而进行施工作业时往往是段内铁路职工齐聚施工现场,跟车作业,此时便需要妥善安排铁路职工的食宿。线路维护施工顺延着铁路线进行,而离开了城镇的铁道线,往往并不能妥善安排大量铁路职工在固定居所起居作息,于是移动的宿营车便应运而生。作为铁路职工流动的家,宿营车便是外出施工时不可或缺的居所。

2020年5月16日,换枕大列通过江西村。(图/苏振源)


2020年5月1日。“广西龙队”挖掘机大列在南环下行线上。(图/苏振源)

宁局柳州工务机械段(特此说明,工务机械段≠工务段,在其他路局叫大机段)宿营车由22型客车改造,宿营车外部为非常亮眼的蓝白色涂装,是铁路职工的移动宿舍,住宿、澡堂、餐车、休闲、会议室等功能一并俱全,在南宁局管辖线路内流动,执行不同的线路维护任务。

一列完整的施工列车除了客车改造而成的宿营车外,还编挂有用于补充生活用水的水罐车和供给发电车燃油的油罐车(部分车组水罐车采用平板车搭载水箱替代其功能)。在基本的宿营车和生活保障用车后,还因根据不同的施工任务安排,挂载不同类型的大机,有时会挂载长轨车上。在一组完整的宿营车组上,常见于平板用于搭载路料,罐车则装生活用水以及大机燃油,中间便挂宿营客车组合,末尾挂在施工所用的大机。而本务机车则为柳州工务机械段向机务段租用。

2018年2月2日,宿营车从黎塘站发出。(图/苏振源)


2020年1月22日,整列宿营车在南宁整修完毕后回送柳州西,正在通过邕江四线大桥。(图/苏振源)


2020年1月22日,整列宿营车在南宁整修完毕后回送柳州西,更换本务乌克兰发出南宁南一场。(图/苏振源)


2020年5月5日,宿营车开出南宁南一场发往八渡。(图/苏振源)

 

工务机械段所用宿营车由于需要涉足管内各条线路的各个角落,难免遇到山区线路和高坡等困难区段。且由于工务机械段的大机设备自重较重,编成大列时总吨位较大,在涉及南昆等山区线路时,往往采用双机内燃机车牵引,这也是宿营车大列出动时的独特魅力所在。

由于工务机械段施工人员有限,所需的宿营车数量不多,且因线路维护施工的集中性而流动较少,且在回送或转场过程中经常因车次等级较低,需要避让高等级列车而扣停。在路边野餐和拍车的过程中,要偶遇正在运行的宿营车大列极度困难,使得宿营车大列百闻不如一见。南宁本地车迷吐槽,宿营车组简直比五万头猪还难抓!!

(五万头猪:梗出自《亮剑》楚云飞:“就算是五万头猪,Gong君抓三天也抓不完”)

 

2020年5月5日,宿营车接近百色站。(图/苏振源)


2020年8月9日,宿营车由濑湍返回柳州西,通过南宁南四场。(图/苏振源)


2020年8月9日,宿营车由濑湍返回柳州西,通过南环线邕江大桥。(图/苏振源)


2020年09月11日,由SS7牵引的施工列车抵达南宁南,车次为44007,比老逼车牵引的更难抓。(图/苏振源)


2020年09月11日,由SS7牵引的施工列车抵达南宁南,车次为44007,比老逼车牵引的更难抓。(图/羊局驼段)

 

2021年01月24日,在南宁整修的宿营车回送柳州西,发出南宁南一场、通过黎塘。这列宿营车有一部分是供电段转配的,车顶带有检修平台。(图/虎君 DF4D3292)


2021年07月10日,宿营车抵达南宁南。(图/苏振源)


2021年1月24日,在南宁整修的宿营车回送柳州西,发出南宁南一场、通过黎塘。这列宿营车有一部分是供电段转配的,车顶带有检修平台。(图/苏振源)


2021年07月10日,宿营车抵达南宁南。(图/苏振源)


2021年7月15日,宿营车前往洛埠。(图/ Series500)


2021年7月15日,宿营车前往洛埠。(图/ Series500)


宿营发电车、生活用水、端面配属。(图/黄俊达)


宿营发电车、生活用水、端面配属。(图/黄俊达)


宿营发电车、生活用水、端面配属。(图/黄俊达)

工机段除了宿营车外,为配合不同类型的施工,往往还附带有一些彩蛋,如大机、长轨、挖掘机大列等。工机段所用租用的挖掘机装有小型轮对,可以在履带驱动下在钢轨上行走。

2020年6月26日。双机绿老虎牵引挖掘机大列由百色返回南宁南。(图/苏振源)


2020年6月26日。挖掘机大列返回柳州。(图/苏振源)


2021年3月6日。“东北袁队”挖掘机大列发往南昆线。(图/苏振源)


2021年8月。“老逼”6544+乌克兰4140牵引挖掘机大列返回柳州。(图/虎君 DF4D3292)


2021年8月。“老逼”6544+乌克兰4140牵引挖掘机大列返回柳州。(图/梁祖成)


2020年4月28日。4号长轨车行驶在黔桂上行线上,与Z285次齐头并进。(图/Series500)


2019年11月11日。双机绿老虎牵引2号长轨车在南昆线田丁站作业。(图/黄俊达)


2021年5月14日。“老逼”6545牵引2号长轨车停在玉洞站。(图/苏振源)


2020年10月31日。3辆清筛机送往湘桂线南凭段进行施工。(图/苏振源)


2020年10月31日。3辆清筛机送往湘桂线南凭段进行施工。(图/苏振源)


2021年8月14日。“老逼”牵引一串捣固机前往化州。(图/苏振源)


2021年8月14日。“老逼”牵引一串捣固机前往化州。(图/苏振源)


2021年5月9日。“老逼”牵引4辆路料平板车和1辆捣固车接近南宁南站。(图/虎君 DF4D3292)


2021年。“老逼”6566牵引一整列大机前往沿海进行线路大修。(图/虎君 DF4D3292)


2021年1月22日。“老逼”6448牵引老K车和大机在良江站作业。(图/Shigure小时雨)

除了工机段有宿营车外,在南宁、柳州供电段也配有一定数量的宿营车,涂装为橙白色,但车顶有作业平台。近年来南宁局配属了金鹰重工检修大列(JJC型)后,供电段宿营车几乎停用,其中一部分甚至转配给柳州工机段,但仍保留了车顶检修平台。相对工机段宿营车的“比五万头猪还难抓”,供电段魔改宿营车则出现频率更低。

2019年2月。柳州供电段检修列车通过南化站(图/lxy2009)


2019年。柳州供电段检修列车停在柳州站。(图/Shigure小时雨)


2019年。南宁供电段和柳州供电段的检修列车停在来宾北综合工区。(图/Shigure小时雨)


DF4D-0527牵引南宁供电段检修列车停在来宾北综合工区。(图/Shigure小时雨)


南宁、柳州供电段标识。(图/Shigure小时雨)


南宁、柳州供电段标识。(图/Shigure小时雨)

 

宿营大列。休息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休息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休息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综合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综合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综合车内部。(图/黄俊达)


宿营大列。综合车内部。(图/黄俊达)

 

 

(本文章图片及文字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1. 歪b 回复

    坐等更新!

  2. 匿名 回复

    丰富多彩的铁路摄影 这才是吸引人的地方!

  3. 虎某 回复

    好文感谢分享!

  4. 沈局霍林郭勒综合维修段 回复

    老苏心血好文 发来贺电

  5. 教育路大饭店 回复

    好文!

  6. 匿名 回复

    相当羡慕

  7. 匿名 回复

    工务机械段的宿营车是不是原来的南防22K

    • 回复

      不是

  8. SS7-0070 回复

    元月在南昆线抓到过柳州虎7019回送宿营车+长轨車,也是蛮壮观的

  9. SS7-0070 回复

    元月份在南昆线抓到过一次柳州虎7019回送宿营车+长轨車,也是蛮壮观的

  10. 匿名 回复

    这车6666

留言(免注册)

1,91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