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漫行缅甸——缅铁初探

图/文:杨新鹏

 

说起缅甸,如果后面没有加上个“玉”字,可能在很多中国人心中,对它的印象都是不好的,战乱,贫穷……确实,这个在中国西南边上命运多舛的“小兄弟”,在经受过英国的殖民统治后,虽成功获得了独立,但内部的波澜也还是没有平静下来。直到近几年来,缅甸才终于开始渐渐对外开放,让人们得以去揭开这个隐逸佛国的神秘面纱。

我对缅甸的印象,最初也是像很多人那样,并不认为这是个值得探访的地方。直到一次意外看到了一些关于缅甸铁路的图片,我才发现这个地方的铁路原来也有它引人注目的特点。看起来,这个国家的铁路系统也并不发达,甚至都还在用着从日本淘汰过去的列车。杂草丛生的铁路、破旧的站台、开门运行的火车,还有那些对着镜头充满好奇的面孔……这些都引起了我的探访兴趣。

终于这次有了机会,能够将目的地定在了这里,揭开神秘面纱的缅甸,展现在我面前会是怎么样的呢?

·

仰光初见

 

仰光(Yangon)作为缅甸的第一大城市,很多人会以为这里就是缅甸的首都。1855年-2005年,这里确实曾是缅甸的首都,并且成功发展成为了缅甸的第一大城市,然而在2005年,缅甸军政府突然决定将首都迁往仰光以北390公里的一个地方,并且在那里新建一个城市,取名內比都(又译作奈比多,英文Naypyitaw),成为了缅甸新的首都。

仰光是我在缅甸的第一个停留地,初到此处,东南亚那股闷热的气息便迎面而来,让人有些不适应。机场进市区的道路也十分拥堵,满大街的汽车,全都挤在这本就不宽的路上。缅甸的交通规则十分有意思,因为大量使用了日本的二手汽车,大多数车都是右舵驾驶的,这本应该让司机靠左行驶,然而缅甸的交通规则却规定司机需要靠右行驶,十分的神奇。

2018年10月。从仰光中央车站上方的天桥向车站望去。(图/杨新鹏)

 

按照计划,第二天我将乘火车从仰光前往蒲甘(Bagan),因此,我来到了仰光中央车站,准备在这里购买车票。仰光中央车站位于仰光的市中心,每天都有发往缅甸各地的长途列车。除此之外,每隔一段时间也会有缅甸环城铁路的列车从这里开出,绕城一圈又回到这里。
仰光中央车站是开放的,通过横跨车站的天桥便可进入站台,许多人当地人直接跨过铁路,坐在站台上休息。还有三三两两的小贩向来往乘客兜售物品,十分随意。如果想看车的话,来到站台坐上一会儿,也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和站前广场,站房的还是显得有些破旧。(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停在站台上待发的列车,站台上的雨棚颇具东南亚风格。(图/杨新鹏)

 

售票处藏在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外面聚集了不少的人。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东西,这不是我们熟悉的硬纸板票吗,原来缅甸铁路仍在使用着这个东西。不过又跟我们的硬纸板票有些不同,票上最初是空白的,需要售票员确定售出目的地和车次后,再把信息盖印上去,背面还要手写上席位。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售票员正在发售车票。右侧的是空白的纸板,售票时需要在纸板上盖印信息,背面再写上车厢号和席位,全手工操作。(图/杨新鹏)

 

我排队上前,想购买第二天前往蒲甘的火车票,却被告知车站只卖当天的火车票,买第二天车票需要前往车站附近专门的售票点。这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我本想买几张硬纸板票收藏下来,但是售票员却告知这些票只卖给当地人,对我这个外国人说“NO”,这时一位会英语的出租车司机凑上前来”帮忙“,跟售票员交谈后,我才成功购得了车票。当然,作为交易,我也就乘坐了他的出租车前往车站附近的售票点。

售票点离车站并不是很远,但是在仰光强大的交通压力下,路途也变得十分漫长。听司机说,仰光并不允许摩托车上路,因此汽车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数汽车也是从日本进口的二手车,但是也并不便宜。车那么多,又需要以那么奇怪的方式开车,但这位老司机却早已轻车熟路,连连说:NO problem!看起来一切早已习惯了。

费了好大劲终于来到了售票点,那位司机把我领到一个窗口前面,并且告诉我,去往不同的地方是要在不同的窗口买票的,去往蒲甘只能在这个窗口买。售票员同样是手写车票,只不过这次车票不是硬纸板票了,票上也不是缅甸文字,而是印着英文,看来是专门为外国游客准备的车票。在售票员的旁边也放着一个笔记本,每售出一张票售票员都会在上面做记录,想必上面写着的就是每趟车的发售票额了。

 

这跟国铁以前的售票方式都十分的相似,然而国铁早已经将这些早已淘汰了,现今有幸能在缅甸又看到这些,倒也十分的有趣。

 

2018年10月。缅甸铁路的车票,上面的是到蒲甘的车票,印有车次、到发站、票价,其中还包含有保险。护照号和乘车人以及席位和日期需要手写上去。下面是的硬纸板票,印有车次,背面写有席位号,还有一些缅甸文的信息。(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车站附近的售票点,不同窗口所售票的车次和到站是不一样的,到蒲甘的车票位于最右边的窗口。窗口上的白板用缅甸文写着一些信息,猜测是到达各个车站所剩的余票。车站只售卖当日的车票,往后日期的车票只能前来这个售票点购买。(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傍晚时分,夕阳照应在市中心的苏雷佛塔(Sule pagoda)上。仰光这个中文名是个好名字,我认为带有仰望光芒的意思,让人心生崇敬。(图/杨新鹏)

 

购票时的所见所闻确实反应出了缅甸铁路落后的地方,在计算机技术早已普及的今天,缅甸铁路的纯手工方式让人感觉颇有些原始了,不过这也让我对第二天的行程充满了期待与好奇。

`

环城铁路

 

仰光拥有一条环城铁路,从仰光中央车站出发,绕城市一圈,将市中心与城市周边市镇串联起来,约50公里,近40个车站。环城铁路的票价十分低廉,坐一圈下来只需要200kyat(约合人民币1.2元左右),是当地人重要的交通工具。

当然,环城铁路也是我探访的目的地之一,因为这条铁路有个特点,就是仍在使用着日本淘汰的二手列车。虽说我对JR并不算感兴趣,但是看到日本的车在缅甸的铁路上跑,倒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2018年10月。环城铁路的线路牌,站名写有英语翻译,两侧的缅甸文数字推测是发车的时间表。(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的车票,这些英语车票是专门发售给外国游客的,发售给当地人的车票则为缅甸文。200 kyat的票价相当于人民币1.2元左右,能乘坐三个多小时绕城一圈,票价十分的低廉。(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停靠环城铁路列车的6、7站台。此时天色已入夜,站台上显得比较悠闲(图/杨新鹏)

 

环城列车在缅甸中央车站的6号、7号站台乘坐。站台的西端停靠的是西行的列车,东端停靠的是东行的列车。如果是想体验的话,可以随意上车,坐一圈大概花费3个多小时。

 

当天晚上我来到中央车站,准备体验一下环城铁路的列车。入夜之后的车站人流少了许多,不过环城铁路的站台上依然有不少等车的乘客,估计有一部分是在来往市中心通勤的郊区居民。

2018年10月。停靠在站台上的列车。所有的车门无论运行时还是停车时都不会关闭。该车为JR东日本的二手列车,车上仍然保留许多日文信息。(图/杨新鹏)

 

环城铁路的售票处是在站台上的,乘客们买了票便可直接上车,十分方便。我在站台上买了票后,上车找了个靠车门的座位坐了下来。车上的车门在运行时是不关闭的,有的车厢甚至根本就没有车门。列车缓缓启动时,还有一位乘客匆匆跳上车,对车厢里的这些当地居民来说,这都是他们的日常。

列车运行的速度很慢,大概也就三、四十的速度,中途停靠车站的时间很短,几乎是刚一停下来,车又马上开了,或许不用车门,对他们来说才是极大的方便吧。

2018年10月。从仰光中央车站开出的环城铁路西行列车。这种车是没有车门的,对乘客们来说上下车十分的方便。(图/杨新鹏)

 

第二天,我又来到了酒店附近的环城铁路Pagoda Road车站,准备在这里上车继续过一过瘾。这个车站十分的狭小,类似国铁一个乘降所,但是在站台上面也是设有售票处的,还有雨棚遮挡东南亚雨季时忽然飘来的暴雨。

2018年10月。仰光Pagoda Road车站。列车在暴雨中运行。该车为JR东日本出口缅甸的二手车辆,现今在仰光环城铁路以及缅甸部分支线铁路还有不少JR二手车辆仍在运用当中。(图/杨新鹏)

 

雨季时的东南亚,天气真是说变就变,上车时天上突然降下了暴雨。车厢里面浓浓的日本风,搭配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倒也有点日漫中温馨的感觉。早前听说车厢里的乘客看到端着相机外国人会十分好奇,但也许是近几年前来体验环城铁路的游客越来越多的原因,车上的人见到我手里的相机也都有些见怪不怪了。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车厢内景。因票价低廉,大量的当地居民和学生都会乘坐环城铁路的列车出行,在平峰时段才能看到车内人少一些。(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的列车上,在车厢里卖唱的歌手。(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缅甸仰光环城铁路,迎面驶来的列车。该车为JR东日本的二手车辆,现投入到仰光环城铁路运行,前窗上贴有Circle Train(环城火车)的标志。(图/杨新鹏)

 

由于时间的原因,我并没有乘车绕城一圈,只是选择在两个途中车站下车拍摄。环城铁路很快就会到达一个车站,每个车站的规模都差不多大小,在这个没有地铁的城市里,这算是他们的轨道交通了。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Thamaing Myothit车站,列车离站后跨过轨道的乘客们(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Thamaing Myothi车站,进站的列车。左侧的是车站的站房和售票处。(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Thamaing Myothi车站。停靠在站台上的列车。列车无论运行还是停车都不会关闭车门,乘客可随意上下。车身上仍然留有JR的标志。(图/杨新鹏)

 

在仰光环城铁路的列车上,便可瞥见当地居民们的生活百态。车厢中穿行的乘客,大声吆喝的小贩,卖力唱歌的艺人,还有玩耍着的孩童,又或是躲在角落里亲热的青年男女,乘坐这条环城铁路,我开始对缅甸有了新的认识。

在Kyeemyindaing车站下车后,我来到站台上拍摄,随后便坐在车站的座椅上等车。这时几个玩耍的孩子便凑了过来,打量我手里的相机。我把相机里的照片翻出来,他们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一会又指一指,十分好奇。过了一会儿又看到了我的手机,然后指给他的同伴看。我问他们会英语吗,他们也只是腼腆的笑着,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笑了笑,拿起相机,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拿给他们看。对于我这个外国人,这几个孩子也一点都不害怕,尽管语言也不通,但我们从笑容里面,好像也能明白彼此的意思。没过多久,回中央车站的车就来了,我跟他们挥手告别,他们也对我笑着说“Bye Bye”。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Kyeemyindaing车站,在座椅上玩耍的孩子们。父母也并不在他们的身边,任由他们玩耍。(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Kyeemyindaing车站,小家伙与他的小伙伴。他们在站台上踢球玩耍,看见我拍照后便凑了过来,显得十分好奇,看到他们的照片后又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Kyeemyindaing车站,停在站内的列车。除了使用日本的车外,环城铁路也使用这种列车运营。(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Kyeemyindaing车站。环城铁路的色灯信号机和壁板信号机。(图/杨新鹏)

 

缅甸铁路的司机们都十分友好,在环城铁路车上时,我走到驾驶室旁,有些腼腆地举起相机,问问司机能不能拍摄,没想到司机爽快的就答应了。

 

回到仰光车站我拍摄机车时,司机看到我手里的相机也都爽快地答应了我上车参观的请求,看着我的照片,他也都竖起拇指地说:“OK,OK!”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DF-1248机车牵引环城铁路列车停在站台上。(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日本列车的驾驶室,仍然可以见到许多日语标识,然而司机驾驶列车十分的熟练,车上大部分功能也都能够正常使用。(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DF1248机车的驾驶室,司机准备驾驶列车离站。大闸上方的列控装置为中国制造,上面有中文标识。(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环城铁路列尾的工作人员,列车到站都会做记录和举旗作发车信号,类似于国铁的运转车长。在缅甸铁路上发车时列尾都会给出信号确认发车,昼间举旗,夜间点灯。(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一列环城铁路的列车停靠在站台上。车顶上的“回送”看来是在JR东日本运行时留下来的。(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中央车站,一名乘客跳上刚启动的列车,动作一气呵成。缅甸男人一般都会穿着一种叫做“隆基”的服饰,有点像裙子一样。下半身的隆基和人字拖是缅甸人的标配,就连缅甸的校服也是这样。这样的搭配没有让当地人觉得任何不便,想必早已习以为常,来去自如。(图/杨新鹏)

 

由于下午还要乘车前往蒲甘,体验环城铁路的就到这里结束了。一上午的拍摄,看到了这些特殊的列车,又体会了这里独特的风土人情,在这个票价如此便宜的环城铁路,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据说也有许多日本车迷不远万里来到仰光,前来拍摄这些JR的老车,看来这条短短的环城铁道,也包含着不少人们的情感。

·

缅铁路上

 

下午4点,61次列车准时从中央车站开出,我将搭乘这趟列车前往蒲甘。

仰光市区糟糕的交通再次为我的出行带来了不便,赶到车站附近时,距离开车已经只有不到五分钟,于是我决定直接从天桥下到站台乘车。天桥上的工作人员看了我的票后直接把我带到了站台,找到我的车厢,送我上车,一气呵成。相比国内繁琐的进站过程这实在是好太多了。

61次列车前面是硬座车厢,接着是一节餐车,再到后面就是两节卧铺车厢。说起这个卧铺车厢也实在是有些奇怪。一节车厢有4个隔间,每个隔间是有单独的车门和厕所的,隔间之间也互不相通,车厢之间也不能相通。所以如果要想去餐车用餐或者买东西,还得等停车时下车前往。不过好在缅铁的服务也很贴心,在列车开车前餐车的服务小哥会上车点餐,列车停车时再从餐车跑过来送餐。这样跑来跑去实在是有些辛苦,不过看来他们倒没感觉有什么不方便的。

2018年10月。61次卧铺车厢外观,每个隔间都有一个车门,车门在运行时不会上锁。(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卧铺车厢内部。座椅是可以活动的,入睡前将四个座椅座椅下拉就能拼成一铺床了。(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卧铺车厢的内部。窗户可以打开,不过要小心路边生长的草木。(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卧铺车厢的内部。车顶带有国铁路徽的风扇。(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从餐车跑来硬卧车厢点餐的小哥。觉得硬卧车厢奇怪的设计使得去餐车太麻烦?没关系,餐车的小哥到站就会上门服务。(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缅甸铁路61次列车卧铺车厢内部。可见隔间是没有门与车厢相通的。与我同行前往蒲甘的还有来自澳大利亚的Rick一家。(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到达沿途车站停车时餐车送来的餐点,价格很便宜,味道也不错,辛苦跑腿的餐车小哥了。(图/杨新鹏)

 

列车在仰光市区内会有一段走行在环城铁路上,在车上还能不时与环城铁路的列车交会。在车上看仰光市区,街头很热闹。人们虽然并不富裕,但是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也乐在其中。

2018年10月。仰光市内,61次列车行驶在市区的环城铁路上,与环城铁路的列车交会。(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市内,开在铁路旁的集市,车路过时车上的人会与小贩们打招呼,显得十分亲切。(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仰光市内的一个铁路道口。等待火车通过的人们,自行车也是仰光居民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HLAWGA车站,站台上等车的人们看着我们的火车驶过。(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列车运行在仰光市内。仰光环城铁路为复线,出了环城铁路以后就是单线了。(图/杨新鹏)

 

出了仰光市区后,郊野的大片农田映入眼帘。此时正值黄昏,天边的晚霞格外的灿烂。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前行的列车上。这一刻,我虽独自远在异国他乡,但有这般独特的精致欣赏,倒也格外的惬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行驶在郊外,伸出手便可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日落傍晚时分,天边晚霞洒在前行的列车上。(图/杨新鹏)

 

入夜后,窗外变得宁静起来,声音变得单调但又别有趣味,列车开动时是车轮的“哐当”声,停下时是郊野的阵阵虫鸣。人与窗外世界的距离变得很近,火车上的旅途又开始变得美好。这种感觉曾经在国内乘坐绿皮车时得已体会,但是随着时间的飞逝变得陌生,如今在缅甸,终于又重新找到了这种感觉。

 

原来跑得慢的火车,没有速度,却有着温度;相反跑得快的火车,有了速度,却丢掉了温度。

 

缅铁干线铁路的质量并不好,列车的速度估测最快也只有五、六十,就算速度提起来了,车厢里面也非常地晃,就像坐船一样。晃着晃着,我也在这银河铁道之夜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后,餐车小哥送来了早餐。此时列车正在一个小站里停下,一只狗狗凑近了火车。我拿起食物丢到它跟前,狗狗吃了后也靠了过来,好奇地打量我们这些外国的游客。

车厢的门并不会上锁,我和Rick便下车参观了一下这个车站。站牌上扭曲的缅甸文字让我们也摸不清这里叫什么。往来的人们也都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小贩也凑了过来,向来往的乘客兜售物品。我和Rick看到他们头顶着货物还能自如行走,都感到十分的惊奇。Rick也忍不住向小贩提出请求,开始尝试一番。结果当然是不行的啦,引得小贩开心的笑了,Rick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2018年10月。中途停靠的车站站台上,头顶着货物的小贩在站台上来往。头顶着重物仍然来去自如,我跟同行的Rick都感到十分地惊奇。(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小贩在向车上乘客兜售物品。中途的车站除了旅客还经常会有一些商贩凑近车厢,向乘客兜售物品。(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Rick在站台上看到小贩能够顶着重物来去自如,也想尝试一番。结果当然是没有成功,不过他和小贩都开心的笑了起来。(图/杨新鹏)

 

沿途经过村庄时,经常会有三两聚着的孩子,或是正在前往学校的学生,他们看到我们的列车经过,也都会向我们微笑着挥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为铁路又近了许多。

2018年10月。铁路边的村子里,向我们挥手的孩子们。(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铁路旁边的小路上,准备去上学的学生们也向我们挥手示意。(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铁路旁微笑着挥手的孩子们。微笑在异国也是一门通用的语言。(图/杨新鹏)

 

据观察仰光前往蒲甘的铁路沿途,除了仰光市内环城铁路区段使用了色灯信号机以外,其他车站都仍在使用壁板信号机。起初我还以为这些壁板信号机已经停用,直到列车进站时看到工作人员操纵信号机,我才明白这些老物件仍在缅甸干线铁路上使用着。

2018年10月。铁路弯道旁边的臂板信号机。(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车站的进站臂板信号机,需要人工手动控制。(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列车进站后都需要工作人员在道岔旁手动切换臂板信号机信号。(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途中通过的小站,工作人员举旗给列车通过信号。线路长草在缅甸铁路见怪不怪了。(图/杨新鹏)

 

沿途需要停车的小站众多,列车一路走走停停,原定14个小时的旅程也开始被拉长。不过在这次充满乐趣的旅途上,就算列车晚点一些,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了。临近正午时分,车厢内已经有些闷热,Rick索性将车门打开,让凉风灌入车内,自在逍遥。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卧铺车内,车门在运行时可打开,车速不快,也可尝试一下挂火车的滋味,不过一定要抓稳。(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驶过弯道。(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在小站停了下来,此时可以下车散步,顺便到隔壁的餐车买东西。(图/杨新鹏)

沿途小站经常会停着几节车厢,车上也坐满了乘客,看得出铁路还是缅甸人依赖的交通工具。这些火车上面都没有方向牌,我们也无从得知它开向哪里。缅甸铁路这个神奇的铁路系统,就像这个国家一样,也还是留着一些神秘感的。

 

2018年10月。车站里挑着担子的小贩。后面的车厢已经坐满了乘客,机车正在挂车,看来是准备出发了。只是无法查到时刻表,也不知道这个车去向何方。(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一列停在站里待避的我们的列车。(图/杨新鹏)


2018年10月。小站里准备挂车的机车,车厢里面已经坐满了乘客,看起来这列车即将出发了。

晃荡了十几个小时后,列车晚点了大约4小时到达了蒲甘车站。停车时,餐车的小哥还不忘到车厢里提醒我们下车并和我们告别。虽然彼此交流起来有些语言上的障碍,但是也能感觉到他们的热情。也是这样,才让这次旅途显得十分的温暖。

 

缅甸的铁路跟我们比起来,确实是落后了许多,但是人们却用着他们的方式,让铁路有了温度。这也是铁道旅行的精华所在,昔日我们在绿皮车上寻找的老火车慢生活,本该如此。

 

2018年10月。蒲甘车站,造型颇具缅甸特色。(图/杨新鹏)

·

·

尾记

 

在蒲甘观赏佛塔之后,我前往曼德勒搭乘飞机前往昆明,结束了这次旅程。后面的部分都没有选择火车,因为蒲甘到曼德勒火车每天只有早上7点钟的一班,且车站远离城镇,跟汽车比起来,它确实显得不那么方便。

2018年10月。蒲甘,四周林立的佛塔。听说蒲甘在鼎盛时期曾拥有两千多座佛塔,然而到现在只剩下五百多座了。壮观的佛塔也让蒲甘成为缅甸一个著名的旅游点。(图/杨新鹏)

 

回国后第二天,我搭乘复兴号由昆明回到桂林,比起仰光到蒲甘的距离,昆明到桂林是它的两倍之多,然而在复兴号的高速运行下,只花费了五分之一的时间。

缅甸的铁路确实是落后了许多,它破旧,运行速度缓慢,设备不行。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也正是它所吸引我的地方。这也好像我们以前铁路的样子,不那么发达,却有着温度,吸引了一个又一个在铁路旁的孩子,然而,可能等孩子们长大后,却发现火车的温度渐渐消散了。如今,来到缅甸,更像是一种回味,回味那些曾经在铁路边看火车的日子,那些在从火车上收获的惊喜与欢乐。这些是一位车迷最美好的回忆。

Thank you Myanmar See you next time. 多谢你缅甸,下次再会。

 

Trips:在曼德勒(Mandalay)至腊戌(Lashio)的铁路上有一座横跨峡谷的钢架桥,名叫古特怀特(Gokteik viaduct)大桥,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想要前往的朋友可在曼德勒乘坐前往腊戌的火车到Nawngpeng站,在车上即可观赏到大桥。之后可在Nawngpeng站乘坐对向列车返回曼德勒,或不下车继续前往腊戌方向。曼德勒前往腊戌的火车凌晨4点开车,每日只有一班,运行到大桥需要7小时左右,我由于时间原因就取消了这次行程。

 

2018年11月21日。桂林阳朔。

`

(本文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介绍

·
杨新鹏/宁局桂段
广西桂林车迷
有着摄影爱好的学生
家在阳朔山水间
2007年开始与火车结缘
遥远北方的8K是最爱
梦想是18岁前涉足全国
在漫长的路途上有个好伙伴陪同
一起分享欢乐


感谢大家为作者赞赏稿费

·

  1. 小学生报看到火车仔 回复

    2018年10月。61次列车卧铺车厢的内部。车顶带有国铁路辉的风扇。
    是路徽,原文打错字了。

    • 非人 回复

      收到

  2. 宝马M3 回复

    真希望可以去缅甸体验一番!据说日本的老车不仅仰光环线有,而且有些长途国铁也会有。

  3. 吴睿涵 回复

    在仰光中央车站那张图里,我好像看到了福田欧辉公交车乱入

  4. J.Hou 回复

    JR东海的キハ48,JR东日本的キハ40东北色,JR东海的キハ11,有点意思。还有松浦鉄道的MR-100型気動車也送给缅甸人了。日本人对东南亚铁路真是热心,印尼也有一大堆日本二手车。

  5. TwiShimmer 回复

    ……在环城铁路车上时,我走到驾驶室旁,有些腼腆地举起想起,……
    应为“有些腼腆地举起相机”

    • 非人 回复

      收到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3,96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