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告别艮山门:一座百年老站的前世今生

作者:钱塘交通团队 / 沈文强、电车152、我爱跨越、阿贾克斯的Wu-Teenie、杭段小鬼,亓sir

 

2016年8月1日,夕阳下的艮山门货场。不知不觉中,昔日位于城市边陲的艮山门,四周已经是高楼林立。

2016年8月1日,夕阳下的艮山门货场。不知不觉中,昔日位于城市边陲的艮山门,四周已经是高楼林立。

 

艮山门,杭州旧时十大城门之一,因其在城郭东北角,故而得名——艮,八卦之一,代指山岳,亦代指东北向。

也有一说,相传北宋末代皇帝宋徽宗于汴京都城(今开封)东北隅堆土为山,广集天下奇花异石、珍禽怪兽、佳果文竹于此处,后金兵南下,徽宗被掳,城破国灭。徽宗之子赵构率部逃至临安(今杭州),最终偏安一隅,是为南宋开国皇帝,但仍时刻牵挂北方,一片痴心思故城,故而将临安城东北角之城门取名“艮山”,有北望中原故土之意。

故事听上去很有道理,但今天之人已无法考证,罢了。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倒数第二天,货场显得空空荡荡,毕竟除了快速货物班列,其它列车早已改在杭州北站办理货运业务。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红色的脱轨指示器还是很醒目的,只是边上的杂草比它长得更高。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这个五定班列已经成为了历史。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曾经堆满集装箱的堆场已是“一片空白”,龙门吊也意外变身为一个艺术装置。

 

我们今天说的,则是艮山门火车站的前世今生。

艮山门车站,始建于1906年,是杭州乃至浙江省第一条铁路江墅铁路上的一个中间站。彼时修建江墅铁路,主要是还是为了考虑沟通运河和钱塘江两大水系,方便物资往来转运,可见,那个时候的铁路,绝对还是个新鲜玩意儿。

说来也巧,当时的江墅铁路在勘测线路时曾经提出了两套走线方案,西线方案线路沿杭州西城墙敷设,东线方案沿东城墙敷设。西城墙是个啥概念,没错,就是贴着运河和西湖边上走,穿越万松岭最终到达钱塘江边,这在今天看来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不过由于那时候西湖边最好的地方都给八旗子弟占了做旗营,要是修铁路,倒正好省了老百姓的拆迁费了,只是,杭州城的格局将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面貌。

所以历史还是按照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趋势在发展:城门开,于是有了城站,而在艮山门,一座看似不起眼的车站诞生了。

设置艮山门站,是为了今后和从上海造过来的沪杭铁路接轨。

清末的那几年,民间要求打破霸权自筹修路的呼声很高,两年后,1909年,江墅铁路即和杭嘉铁路(杭州-枫泾)联通,此前,沪嘉铁路已在申浙交界处接轨,自此,杭州纳入全国铁路版图。

大幕,也就此拉开。

 

2007年5月4日,通勤车原8508次路过正在建设的艮山门动车所(一期工程)。虽然已经是6提后的一个月了,动车所仍然只是一个框架。


2007年6月4日,通勤车原8508次路过正在建设的艮山门动车所(一期工程),工人们停下手中的活,围观原8508次列车发车(以及拍摄者的拍摄),也可以看出,时隔一个月,动车所大致有雏形了。


2007年6月12日,一台DF11单机驶过艮山门去往杭州东站方向,值得一提的是,杭州东站改造前还有数量不少的客车在东站有换挂作业,于是东站至城站(至杭州机务段望江门运用车间)间也有不少的机车列车往返于两地,当然,现在是看不到了,新东站普速场的规模导致实在没有换挂的能力了。

 

至新中国建国时,艮山门站已小具规模,老杭州熟知的全市第一家发电厂艮山电厂,就建在火车站边上。建国后,附近又规划了杭州最初的一批新兴工业区,杭锅、杭氧等大型国有工厂都依托这个货运站而生。1958年,为了支援大杭州工业建设,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专为半山地区新建的杭钢、杭玻等大型工厂修建一条铁路,艮半铁路横空出世。这条铁路,也成为了日后杭长(长广煤矿,终点为今安徽广德牛头山)铁路接入杭州枢纽的一个通道,直至今日宣杭老线甚至宁杭高铁接入杭州枢纽,靠的还是当年打下的基础。

艮山门站,也从单纯的一个货运站,发展成为全杭州最大的一个货运编组站。

记得儿时,坐火车经过艮山门,总是会好奇地向外张望,窗外硕大无比的站场,从驼峰上留下发出叮叮当当声响的货运车厢,是脑海中最深刻的记忆。

 

2007年6月12日,艮山门货场,可以看出货场其中一部分线路将进行改造并电气化,为动车组的存放做好准备。


2007年6月12日,艮山门货场,原来折返段的木制轨枕将被更换为水泥轨枕。


2007年6月12日,艮山门货场,崭新的PB型停在货场内,当年的8号棚和关停前的8号棚并不是同一个棚。那个时候红色的PB代用型棚车正好大规模上线了。


2007年6月12日,艮山门货场,轨道车拉着装着电气化部件的平板车行驶在货场线路上。


2011年1月25日,通勤车8504次艮山门客场发车,拆除了四道的客场导致交通车上行正线办客。


2011年8月5日,原K8522次(杭州→池州)在艮山门客场交汇原D5689次(上海虹桥→衢州),背景的动车所已是二期工程都完工的样子。

 

也不知是哪一天起,人们发现,艮山门的周围已不再是烟囱林立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蜗居城中的货运站,渐渐地和这个时代脱节了。

而在杭州郊区,乔司编组站已于1996年建成投用,形成了杭州枢纽艮山门+乔司的货运车流解编格局,传说中教科书上经典的地方性编组站划分里,曾经的艮山门和乔司,均榜上有名。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最后一天,天气依旧很好,在“G20”蓝的笼罩下开始了拍摄。由于时间较早,驻站调机并未作业。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人们不紧不慢的穿越铁路。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一个集装箱都没有的集装箱堆场。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暮色中,380BL的颜色变得很迷幻。

 

巨变之始,来自于05年,这一年,2005年,宣杭线引入乔司编组站,乔司编组站扩建成为二级四场规模。艮山门站承担宣杭方面车流的集散功能,被乔司站彻底取代,也就是在这一年末,在艮山门原编组场和驼峰的土地上,浙江省第一座动车所运用所——杭州动车所诞生了。

高铁时代的来临,宣告了艮山门站的新生。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有些年头的车站建筑。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这里也已是空空荡荡。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天很热,真的很热,装卸工人你们辛苦了。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一位准备过道口的路人不经意看了一眼镜头,而远处正好有调车作业。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天时、地利与人和。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嬉戏的小萝莉朝着镜头微笑,是她们不怕被拍照呢还是最后这几天拍照的人多了而习惯了呢,不得而知。

 

之前早就传出计划,城内的几座货运站即将面临关停的命运,但没曾想到,这一拖,拖到了2016年。

2016年7月末,炎热的杭州,午后的太阳炙烤着大地。

我和小伙伴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地方。

艮山门货场全面搬迁的通知已经发布,从2016年8月1日起,这座百年老站,就要和曾经的身份彻底说拜拜了。

谢幕前的场景,多少还是有点落寞。

除了几趟行包快运和特需列车外,货场已经不再承担其他装卸任务。有许多房子,已经人去楼空,而数根长满杂草的股道,更是让人心生几分叹息。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暮光之站?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天色渐暗,光影美好。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驻站调机DF7C-5096正在进行调车作业,编组的正是艮山门站发出的倒数第二趟48718次列车的车底。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调车作业进行中,路人在等待列车。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大家在等待火车的通过,此刻真的希望时间能过的再慢一点。

 

除了几趟行包快运和特需列车外,货场已经不再承担其他装卸任务。有许多房子,已经人去楼空,而数根长满杂草的股道,更是让人心生几分叹息。

时代的发展,总离不开告别,艮山门站也是中国铁路发展和杭州城市建设一个不可或缺的缩影。

不过,即将到来的改变,多少有些激动人心,因为在不久之后,这里将成为杭州动车所二期的一部分,为杭州枢纽开行更多高铁动车组,提供坚实有力的设备保证。

而杭州主城区的铁路货运集散功能,也终将尽数集中至杭州北站办理,形成北有杭州北、南有萧山两个大型现代化综合货运物流基地一南一北隔江相望的格局,杭州枢纽各车站的分工,将更加明确。

所以,这不是结束。

今夜的告别,献给艮山门,献给艮山门货场,同时,满怀希望,憧憬明天。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装卸很繁忙,但还是耽误了调车作业。


2016年7月31日,艮山门货场,调车作业进行中,这是倒数第二班48718的倒数第二钩活儿。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最后一趟48718次编组中,大家都很认真,此刻的画面更像一个神圣的告别仪式。


2016年8月1日,艮山门货场,最后一趟48718次干完了最后一钩调车作业,从货场牵出,该来的这一刻还是来了,致敬!再见!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1,62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