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嘉镜铁路:鲜为人知的传奇

全长78公里的嘉镜铁路,连接着嘉峪关和镜铁山铁矿。这条隐匿在祁连山深处的短小支线,在地图上毫不起眼,却贯穿了茫茫的戈壁、险峻的峡谷、连绵的雪山等壮丽景观,背后更充满了开拓者们的动人故事,堪称传奇。
2016年1月。跨越北大河峡谷天险的一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跨越北大河峡谷天险的一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清晨,当峡谷和群山还被黑暗笼罩的时候,翻越祁连山的第一缕阳光,点亮了凤凰山那嶙峋的尖顶。金光闪耀的山顶,就像一簇越燃越往旺的火炬,照亮了山谷中的镜铁山矿区。随后,阳光穿过北大河荒凉险峻的峡谷,撒在了辽阔的河西走廊之上。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祁连山深处,每天都上演这样的日出;祁连山深处的镜铁山矿,每天都在日夜不歇地生产。连通镜铁山矿内外的嘉镜铁路,每天都穿梭着满载着矿石的列车,咯噔咯噔的轮轨声回响在北大河峡谷,放佛在向世人诉说这里绝世的山河壮景和动人的创业故事。

 

冰沟之险

 

“如果你有机会在大雪过后去一趟冰沟,就会知道这里为什么要叫冰沟。因为真的就是冰沟啊!”

 

2016年1月。清晨的嘉峪关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清晨的嘉峪关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朝阳洒在嘉峪关站。7529次列车准备发车。(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朝阳洒在嘉峪关站。7529次列车准备发车。(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绿化站。7529次在这里迎来主要客流。(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绿化站。7529次在这里迎来主要客流。(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清晨,SS3牵引矿车行驶在戈壁滩上,准备进入祁连山脉。(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清晨,SS3牵引矿车行驶在戈壁滩上,准备进入祁连山脉。(图/京局介段小DF)

 

6点的嘉峪关还未苏醒,大街上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只有嘉峪关站依然在不分昼夜地忙碌,灯火辉煌。乘坐早上6点25分从嘉峪关站开往镜铁山站的7529次小票车,是拍摄嘉镜线的主要交通方式。清早的嘉峪关站东来西去的列车很多,而嘉峪关站接车能力不足,7529次的车底通常都不能按时来到站台上迎客,因此始发晚点十几分钟是家常便饭。

嘉峪关站上车的多为铁路通勤职工,旅客反倒屈指可数,估计是去镜铁山探亲访友的。如果是夏天,此时天已大亮,窗外祁连山的雪峰在朝阳下熠熠生辉,阳光会透过绿皮车斑驳的车窗,热情地洒满车厢。如果是隆冬,漫长的黑夜还在沉睡。

从嘉峪关站开出后的第一站是绿化,7529次将在这里迎来主要客流。车刚停稳,一波波身穿蓝色制服的酒钢职工便蜂拥而上,裹着寒意,转眼间塞满了车厢。如果是夏季,还会有一大批前往七一冰川的游客上车。坐火车到镜铁山换乘大巴,是从嘉峪关前往七一冰最快捷的方式。

7529次将在绿化站调转方向,转而向南朝着祁连山进发。从绿化站到祁连山脚的路段,是一大片茫茫的戈壁。窗外的风景如同凝固了一般,低矮的山峦懒洋洋地在远处卧着不动,只有铁路两边的一簇簇的芨芨草在飞速地后退,提示着列车仍在前进。车厢内安静而祥和,酒钢职工们早已厌倦了窗外这单调的大漠景观,绿化一上车就各自找好了自我感觉舒适的姿势,横七竖八的盘踞在座椅上,利用到镜铁山前的最后2个小时打个盹。的确,他们的工作太辛苦了。

窗外的戈壁要盯着看好久,才能看出一些随着列车前进而产生的变化,直叫人昏昏欲睡。就在这时,列车突然驶进一片开阔的山谷中。

冰沟站到了。

2016年1月。SS3牵引矿石列车穿行在峡谷中的。(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SS3牵引矿石列车穿行在峡谷中的。(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北大河峡谷底下的小电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北大河峡谷底下的小电站。(图/京局介段小DF)

 

冰沟开车,车上的游客渐渐摆脱了戈壁带来的乏味,张大眼睛注视着外面的世界。铁路两边的山陡峭得叫人胆寒,抬头望不到顶,遮蔽了天日,山体的岩壁像是用刀一片一片剐出来的,陡不可攀,毫无规则。包含矿物的岩层出露,就像是刀剐后渗出的血,在岩壁上肆意流淌。列车就在这样的山谷里蜿蜒,吭哧吭哧地向祁连山深处进发,车上的游客也越来越兴奋起来。

“下面有河!”“雪山!雪山!”车上的游客惊奇地轻呼。每逢列车经过弯道,峡谷谷底谷的北大河和远处祁连山的雪峰就会露出,不断地挑逗起游客的兴奋点。远处是直挂云端的的冰山雪岭,近处是波澜起伏的连绵岩壁,还有深不可见的北大河,暗藏着激流涌动,让人无限遐思。

每一个初来嘉镜的人,都会被冰沟开车后所见的一切震慑。嘉镜线的雄奇险峻,突然地在冰沟全部倾泻在我们面前,好像是故意先让我们猝不及防,过后再慢慢去惊叹与回味。大自然的美,大自然的壮观,大自然的神奇,就是这么灵性、冲动和不加思考,寥寥几笔,就让无数人为之倾倒。

2016年1月。坐落在北大河峡谷沟口的冰沟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坐落在北大河峡谷沟口的冰沟站。(图/京局介段小DF)

 

冰沟站位于嘉镜线山口的位置,冰沟站和冰沟的下一站狼尾山站之间是嘉镜线最险峻的区段,两站之间一共有10座隧道,隧道总长度占区段总长的61%。嘉镜线最长隧道,全长3408.8米的大落海子隧道就位于此区段。

这个区段,山太高,沟太深,地势险要得叫人害怕。

不仅对车迷来说,这里很难找到上山的路,甚至用肉眼都无法把这雄伟的景观尽收眼底,遑论用相机把北大河峡谷、嘉镜线和天边的雪山表现在同一幅画面里。就连当年嘉镜线勘察设计人员也曾在此为难。

嘉镜线总设计师在多年后回忆起当年的工作,都禁不住感叹“我们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

 

60年前的12月,嘉镜线由铁一院负责勘察设计。在对嘉镜线诸多选线方案其中之一的沿北大河河谷方案进行勘测时,由于河谷狭窄,山体陡险,难以攀登,北大河和山体间没有可供行走的余地,导致工作者无法对整个河谷进行勘测。正一筹莫展之时,由于当时恰逢每年最冷的时候,勘察工作者发现,北大河贴着河岸有宽约0.8米的冰面可以容人通过。于是,利用这个特殊的寒冷时段,勘察工作者们踏着冰盖,扶着岩壁,呼气成霜,艰难完成了对河谷的勘测,并最终决定采用沿北大河河谷方案修建嘉镜铁路,为我们留下了一条景色震撼的峡谷铁路。

2016年1月。中午时分,太阳拨开了浓云,阳光洒在冰封的峡谷之中。由于海拔的升高,这里的温度要低于嘉峪关。(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中午时分,太阳拨开了浓云,阳光洒在冰封的峡谷之中。由于海拔的升高,这里的温度要低于嘉峪关。(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穿行在峡谷中的7521次列车,兰局的SS3担当牵引。(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穿行在峡谷中的7521次列车,兰局的SS3担当牵引。(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驶出隧道的双机SS3。(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驶出隧道的双机SS3。(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停在冰沟站的SS3矿车。(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停在冰沟站的SS3矿车。(图/京局介段小DF)

 

嘉镜线总设计师在多年后回忆起当年的工作,都禁不住感叹“我们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因为嘉镜线现有的走向是备选方案中运输距离最短、经营费用最低的方案,却是工程最艰巨的、建设难度最大的方案。铁路建设者们不怕牺牲,无所畏惧,战胜了比蜀道还难的北大河峡谷,铺就了又一条工业发展的钢铁大道。

雪后的冰沟,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空中没有飞鸟,地上没有活物,严寒冰封了除北大河外的一切。镜铁山通体素白,伫立在北大河峡谷的尽头,雪峰缭绕着缕缕白云,北大河的水声回荡在山谷。

 

北大河的杰作

 

“一遍又一遍
我俯视着脚下的讨赖河,
滔滔流淌
淘尽了时光里的金戈铁马”
——《嘉峪关》

 

祁连山像一座屹立在西北大漠之中的水塔,持续上亿年、从无间断地将不远万里从太平洋和印度洋飘来的水汽拦截,变成冰川储存在她的雪线之上。冬来春去,冰川缓慢地消融和增长,如此反复,源源不断地冰川融水化作山涧流水,汇集成了祁连山南北两侧的一条条河流。北大河就是其中之一。

时间的力量,悄然无息而又不可抗拒。时间强迫人们忘却难以释怀的回忆,时间精心雕琢出奇美瑰丽的自然景观,时间也让北大河在上亿年的时间里,把祁连山割开一道景色恢弘的大峡谷。

2016年6月。傍着北大河修建的嘉镜线。(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傍着北大河修建的嘉镜线。(图/京局介段小DF)

 

穿行于北大河峡谷之中的嘉镜线,一共七次架桥跨过北大河。最著名的两处当属北大河一号桥和二号桥,这两座桥是嘉镜线雄奇景色的集中体现。

2016年6月。深山环抱的狼尾山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深山环抱的狼尾山站。(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二号桥与北大河,大桥桥头的隧道就是大落海子隧道。(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二号桥与北大河,大桥桥头的隧道就是大落海子隧道。(图/京局介段小DF)

 

北大河二号桥位于狼尾山站以北大约2公里处,与嘉镜线最长隧道大落海子隧道紧紧相连。原本较为开阔的北大河峡谷,在这里骤然缩窄到40米左右。饱经亿年风吹雨打、流水侵蚀的岩体,毫无遮拦地展示着时间带给他们的斑驳和伤痛,两侧陡峭的山体挟持着北大河,没有任何可以供铁路通过的余地了。

嘉镜线至此,硬是通过二号桥,在北大河上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一头扎进了大落海子隧道。

2016年6月。狼尾山站附近的深邃峡谷。(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狼尾山站附近的深邃峡谷。(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SS3牵引矿车通过二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SS3牵引矿车通过二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二号桥极尽荒凉与壮美。北大河奔流不息,凌厉的水声充满了山谷。破碎的山体表面久经暴雨冲刷,制造出一座座碎屑体堆积在河边和山脚,放佛在纪念着什么。天空时而晴空万里,时而乌云遮蔽,斑驳的阳光映照在光秃秃的悬崖上,变换出多样的色彩,增添了几分诡异的趣味。

2016年6月。SS3牵引矿车通过二号桥。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SS3牵引矿车通过二号桥。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5月。狼尾山附近为修建嘉境线建设的施工便道护坡上的题字。(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狼尾山附近为修建嘉镜线建设的施工便道护坡上的题字。(图/京局介段小DF)

 

这样艰险的路段,当年是如何建设的呢?

二号桥附近的大峡谷,人迹罕至,却又充满了无数人的泪与血。高原山区的寒冬,无情地让一切冰冻,这使得当年嘉镜线的建设异常艰难。嘉镜线的筑路大军,最多时期共有13000余人,其中劳改犯约有6000多人,几乎全甘肃的劳改犯都被押送至祁连山深处筑路。这是极端情况下的非常措施,他们本是一群有罪的生灵,渴望着经过炼狱改造重新做人,如今他们却毫无退路,与冰冻、严寒、风雪、泥泞做着殊死搏斗。就是这个特殊的机会,他们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共和国的工业建设做出了贡献。

太阳日复一日的从二号桥的东边转到西边,北大河日复一日的奔流,苍鹰从峡谷间飞过,留下阵阵哀鸣。

 

2016年1月。停在桥西站的7522次列车。(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停在桥西站的7522次列车。(图/京局介段小DF)

 

顺着北大河而下,在绿化站与冰沟站间,有一座桥西站。顾名思义,桥西站就是位于一座桥西边的车站,这座桥就是北大河一号桥。

北大河从冰沟口出山,高山深谷河段就此结束。但是北大河并没有停止她富有想象力的创造,反而继续留下一番人们前所未见的景象。

 

在上亿年的淘刷和切割下,平缓的戈壁滩被北大河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峡谷。站在戈壁上望去,没有人会发现这一峡谷的存在,大峡谷像是用刀在戈壁滩上有规则地划开的一道口子,河谷两侧的土石体近乎垂直的屹立在北大河两侧。只有走到悬崖边上,才会突然发现这道峡谷的存在,恍如来到另一个世界。

 

2016年1月。7521次列车驶过一号桥。峡谷两侧的山体与地面近乎垂直。(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7521次列车驶过一号桥。峡谷两侧的山体与地面近乎垂直。(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SS3货车驶过北大河一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SS3货车驶过北大河一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几十年前,嘉镜线的设计工作进行至桥西站时,一位来参观的苏联专家被深不见底的北大河峡谷惊呆了,他趾高气扬地断言“根本建不了这座桥!”。然而,北大河一号桥征服了这道天险,苏联专家认为无法实现的奇迹变成了现实。

为了跨越北大河峡谷,一号桥在峡谷谷底北大河河道的两侧,建设了两座高达近70米的桥墩,从峡谷谷底一直建到与地面平齐。其中第二号桥墩仅基础就深达9米,桥墩墩高69.2米,是当时的西北第一高桥。上部结构利用两片跨度为64米的上承式钢桁梁桥跨越深谷。

站在一号桥上,祁连山的雪线在戈壁的尽头绵延,脚下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小心翼翼地探头向下张望,峡谷太深,以至于流水声都难以听到,只见北大河在谷底静静的流淌,两侧是直上直下的石壁,好像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谷底的冷气翻了上来,吹到人脸上,更让人心惊胆寒。

2016年1月。站在一号桥的二号桥梁下。(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站在一号桥的二号桥梁下。(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一号桥的二号桥台的桥名题字。(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一号桥的二号桥台的桥名题字。(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一号桥桥面。(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一号桥桥面。(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戈壁峡谷,深涧铁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戈壁峡谷,深涧铁桥。(图/京局介段小DF)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人类的聪明才智,都在一号桥体现的淋漓尽致。戈壁峡谷,深涧铁桥,一号桥以这种摄人心魄的雄奇景观,吸引着无数车迷前往,这正是嘉镜的魅力所在。

如果说天边的雪山、宏伟的峡谷是嘉镜线的躯干,那么相伴左右的北大河就是嘉镜线的灵魂。

 

荒漠绿影

 

“今年最让人遗憾的事情,莫过于嘉镜线SS3的悄然隐退。”

 

冬日黎明前的镜铁山站,星光寥寥,天边的雪峰泛着黛蓝的光芒。下班守候在车站的酒钢职工,等7529次一到,就纷纷登上了列车等待返程,期间他们每波人都会派出一个代表去售票窗口买票,一个人一买就是四五十张。我在一旁,等着他们排队的几个人买那几百张票,等着太阳上山。周围没有风,却是彻骨的冷。日出前的祁连山,冷峻无情,妄图把所有裸露在外的生命的热量统统吸干。

2016年1月。在镜铁山站排队买票的矿区职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在镜铁山站排队买票的矿区职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在镜铁山站蜂拥上车的矿区职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在镜铁山站蜂拥上车的矿区职工。(图/京局介段小DF)

 

一个小时后,衬着朝霞,7522次从镜铁山站开车。我坐在机车后面的第一节车厢里,靠着侧墙似睡非睡。一座座隧道凿开一座座大山,列车得以在北大河两岸来回穿行。由于回程是下山,牵引小票的SS3一路开启着电阻制动,散热的风机声悠扬绵长,飘过高山峡谷,在河谷间久久回荡,余音绕梁,真是嘉镜线最动听的旋律。每当列车穿越隧道,周遭只有嗡嗡的风机声、轮轨声以及隧道里的警报声,交织在一起,演奏着嘉镜线的荒凉和艰苦。驶出隧道,窗外是高耸的大山,流淌的北大河,随着列车前进慢慢的后退,思绪也随着高耸的山峦飞去。

如果说天边的雪山、宏伟的峡谷是嘉镜线的躯干,相伴左右的北大河是嘉镜线的灵魂,那么奔驰在其中的SS3则给予了嘉镜线几分灵气。如同兰局所辖的大部分线路一般,嘉镜线沿线的环境太干旱,太凄凉,光秃秃的戈壁和山头让人心情悲凉,而驰骋在线路上的SS3,恰如荒凉中的可贵的一抹鲜绿,让人眼前一亮。

2016年1月。傍晚,太阳已经落山,天空中布满晚霞,山谷中却已没有阳光。(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傍晚,太阳已经落山,天空中布满晚霞,山谷中却已没有阳光。(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镜铁山站内的SS3,几乎是周边唯一的绿色。(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镜铁山站内的SS3,几乎是周边唯一的绿色。(图/京局介段小DF)

 

2010年,随着镜铁山矿扩能改造的实施,镜铁山矿的产能已从每年500万吨提高到每年1000万吨以上,嘉镜线原有能力已无法满足需求。兰州铁路局快速立项,筹划实施嘉镜线电气化改造项目,并于2011年1月20日开通运营。

电气化改造开通后,嘉镜线货车的本务机车由DF4B改为了SS3,列车编组由原先的20节增加至27节,嘉镜线的运输能力由每年655万吨提升到每年1200万吨。同时,电气化开通后,嘉镜线的机车交路得以与嘉峪关枢纽环线贯通,嘉镜线货车再无必要在绿化站换挂,极大方便了嘉峪关枢纽的运输组织。这些对于酒钢的发展都意义重大,酒钢集团铁路运量此后连续数年增长。

自2011年1月至2016年5月,嘉镜线用了整整5年SS3。

嘉镜线运用的SS3机车全部配属嘉峪关机务段,并在嘉峪关机务段内整备,这是甘肃省最后运用SS3的地方。镜铁山站是嘉镜线唯一的装车站,嘉镜线使用酒钢集团的自备车K16A型(以及K16AN等衍生型号)矿石车运输铁矿石。每节K16的载重是93t,自重33t,满载总重将达126t,因此K16A设计使用2组3轴转向架,轴重仅为21t,使得嘉镜线这样的低等级线路可以承受满载的K16A的重量。

2015年7月。祁连山深处,SS3列车的会让。(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祁连山深处,SS3列车的会让。(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祁连山深处的会让。HXD1C已经开始入驻嘉镜线。(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祁连山深处的会让。HXD1C已经开始入驻嘉镜线。(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HXD1C牵引的货车通过北大河二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6月。HXD1C牵引的货车通过北大河二号桥。(图/京局介段小DF)

 

嘉镜线最先更换HXD1C牵引的列车是两对客车,也就是7529/30、7521/22次,具体换型时间不得而知,可能是2016年春运结束。货车全面使用HXD1C牵引则是在2016年的5月。嘉镜线以及嘉峪关枢纽环线使用HXD1C后,将与兰新线运用机型统一,兰新线和嘉镜线、嘉峪关环线的机车交路可以互相贯通,机车运用将更加灵活。同时,由于HXD1C性能更卓越,嘉镜线可以继续提高货车牵引总重,为后续运输增量留下了较大空间。

2016年6月,得知嘉镜线货车更换HXD1C牵引后,我又匆匆地来了一趟嘉峪关,幻想着还会遇到最后一两台SS3牵引嘉镜线货车。这天的傍晚,我来到嘉峪关机务段。这是一个配属了201台HXD1C的机务段,承担了兰新线大部分货车的牵引任务。在机务段机调楼,我查询了当日嘉镜线机车交路计划,果然全部都是HXD1C担当,心头划过几许遗憾。

一位调度员师傅在机调楼门口抽烟,我走上前去。
“师傅,现在往镜铁山还有韶山三在跑吗?”
“不跑了,韶三都下线了,都废了。”
“那这些韶三都停哪了?”
“玉门。”师傅抽了一口烟说道。
我没有再问,道了声谢谢就向车站走去了。

嘉峪关站是兰新线上重要的技术站,兰新线的货车大部分要在此更换机车。我在嘉峪关站上行场坐了蛮久,一边乘凉,一边观赏这里美丽的日落。晚霞把西天染成了绚烂的红色,天顶的星空则泛着幽蓝。暮色熹微,列车穿梭,笛声阵阵,车轮滚滚。兰新线是贯穿大西北的交通大动脉,在这里,可以直观地感受到这条大动脉有力的脉动。

2016年1月。披着夕阳驶出祁连山的SS3货车,360号SS3可能是嘉峪关机务段最后一台下线的SS3。(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披着夕阳驶出祁连山的SS3货车,360号SS3可能是嘉峪关机务段最后一台下线的SS3。(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驶向嘉峪关北站的SS3货车。(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驶向嘉峪关北站的SS3货车。(图/京局介段小DF)

 

SS3曾经是兰新线的主力机型,直到2012年下半年兰新线实现全线电气化贯通,SS3才完全退出兰新线。四千里的漫漫兰新路,其机车运用从来不缺少史诗般的壮阔。兰新线有全国最长的货机交路,也是运用单一机型的最长线路,沿途共有乌鲁木齐、哈密、嘉峪关、兰州西四个机务段累计542台(数据截止至发稿时)HXD1C担当兰新线货车的牵引任务,占到了全国HXD1C保有量的一大半。

在嘉峪关机务段门口,有一处救援基地,基地里新近摆放了一台下线的SS3作为演练机车,继续发挥它的余热。繁忙的兰新线紧挨着救援基地,双机HXD1C牵引着一趟趟货车经过这里进入嘉峪关站,这些货车从新疆而来,在嘉峪关站短暂停歇之后继续奔向祖国的大江南北。

而在一旁,老去的SS3静静地看着HXD1C驰骋在曾经属于他们的舞台,颇有沉舟侧畔千帆过之意。

没有SS3的嘉镜,失去了几分灵动,让人感到些许惋惜。

我们永远怀念驰骋在苍凉峡谷、大漠戈壁中的那一抹靓丽的绿影,永远怀念萦绕在山间那悠扬绵长、回味无穷的风机声。

嘉镜线的SS3,再见了!

2015年7月。雪山下的SS3。(图/京局介段小DF)

2015年7月。雪山下的SS3。(图/京局介段小DF)

zyf-1W2A2359

 

 

 

“嗨!为了这镜铁山,哪一阵不伤我杨家将,哪一仗不死我父子兵”

 

西北地质局645队有一名叫做苗淑娟的女技术员,她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后,立即投身镜铁山的找矿工作。在进行某次勘探工作时,她不幸从一座山崖上坠落身亡,年仅25岁。为了纪念这一巾帼英雄,后来将她牺牲时所在的山峰命名为“凤凰山”。

六十年来,凤凰山的尖顶总会迎来镜铁山矿区每一天的第一缕阳光。凤凰山下,现代化的镜铁山矿地夜以继日地采掘着地下的宝藏,各种机器声交织在一起,唱响着征服苦难的工业凯歌。连通镜铁山矿内外的嘉镜铁路,每天都穿梭着满载矿石的列车,咯噔咯噔的轮轨声回响在北大河峡谷,放佛在向世人诉说着这里绝世的山河壮景和动人的创业故事。

2016年1月。镜铁山站的日出,山谷中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凤凰山的尖顶上。(图/京局介段小DF)

2016年1月。镜铁山站的日出,山谷中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凤凰山的尖顶上。(图/京局介段小DF)

 

嘉镜线是一个传奇,不仅关于大自然,更有关于一代又一代伟大的开拓者。

 

 

谨以此文:
献给我热爱的河西走廊,献给新中国复兴河西走廊的英雄前辈们。
并纪念嘉镜线贯通50周年。

2016年8月3日于北京

嘉镜简史

“一心修铁路,不怕山如铸。山高水更险,赤胆为通途。”——《嘉镜铁路寻旧》

1955年10月,西北地质局645队秦世伟小组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坚持沿着北大河深入祁连山找矿,在桦树沟发现铁矿露头,随后继续勘探,发现了这一具有工业价值的大铁矿,举国轰动。

1955年12月,甘肃省决定把桦树沟命名为“镜铁山”。

1956年12月,为开发镜铁山铁矿,国家决定修建嘉镜线,并开始勘察设计工作,由铁一院承担,庄心丹同志担任总工程师。

1957年3月,嘉镜线全线勘察工作结束,决定采用沿北大河方案。

1957年12月,嘉镜线沿北大河方案完成初步设计。

1958年1月,酒泉钢铁厂选址于酒泉城以西20多公里、嘉峪关城楼以东5公里的戈壁滩上。

1958年8月,嘉镜线开工建设,由当时的第一工程局第二工程段承建。

1958年9月,酒钢第一座高炉开工建设。

1959年第三季度,因材料供应不畅,嘉镜线一度停工,年底复工。

1961年,嘉镜线再次停工。

1964年10月,嘉镜线复工。

1966年11月,铺轨至镜铁山站。

1966年12月,嘉镜线开通临时运营。

1969年10月20日,嘉镜线移交兰州铁路局管理,正式开通运营。

2010年7月6日,嘉镜线电气化改造开工。

2011年1月20日,嘉镜线电气化开通运营,SS3开始担当嘉镜线的客货列车牵引。

2016年3月,嘉镜线客车改由HXD1C担当。

2016年6月,嘉镜线SS3全部下线,从此甘肃省再无运用中的SS3型机车。北方仅剩兰州局迎水桥机务段和孝柳铁路还在运用SS3。

 

  1. 一夏_沃野千里 回复

    这个绝对是经典文章!!

    • 四海为家 回复

      好文!在嘉镜线上有我父辈的汗水,有我儿时的记忆。有机会一定故地重游。

  2. LW 回复

    作为嘉镜线得一名火车司机,对它我太有感情了,能看到你表达的这么经典,这么有感情,我也不觉得遗憾。我没有那么好的文采来表达我的感情,我希望你还会再来,写出一些更好的文章!我的qq634300763

    • 非人 回复

      我替作者谢谢您!接着站长本人也会有一篇的。

  3. lizhenzhen 回复

    我出生在这座深山,我又回到这里工作。
    感谢生我养我的大山。
    我能感觉到,听到那击碎山河的铁锹生。
    劳动者的号子。
    我爱你
    铁山。
    lzz132@sohu.com

  4. 高翔 回复

    您好!拜读文章,受益匪浅!能否邮件联络?13909470008@139.com

    • 非人 回复

      已转告作者。

      • 匿名 回复

        非常感谢!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11,34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