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童年,你与最爱的火车

2016年1月9日。众多车迷蹬车记录最后的7101/2次绿皮车。(图/宁东的狮子)

 

对火车的喜爱,总会源于儿时的经历。收到大家的老照片,甚是感慨,除了因为那发黄的老照片所勾起的岁月感,还有照片里那曾经百花齐放的中国铁路车辆。——原来我们和中国铁路一同成长,在记录自己的同时,也记录下了那时候的火车。

 

– – – – –

 

唯吾知足
广西省桂林市。喜欢DF4D、DF4
QQ:520127582

时光带走的是过去,带不走的是记忆。我和铁路火车的缘分从小就联系在一起了。小时候的家住在桂林站附近,家人经常带我去那里转转。那一年和母亲拍了一张火车站的合影,从此结下了难舍之缘。后来长大约上二、三好友压压铁轨散散心,看看火车吹吹风。爱好拍写火车,曾经发表在桂林网上获到了网友的好评。如今己为人父,儿子受我影响也喜欢跑去火车站和铁路看火车。岁月匆匆,流年逝水,唯爱永恒。我想留在照片里的真挚情怀和记忆会是永远的!

 

– – – – –

 

铁路逐影
河南省郑州市。最喜欢6K
微信myweixingreat

从小喜欢火车,已经记不得最早看火车是什么心情,反正就是从记事起就一直看火车。小时候最喜欢的是电力机车,当时觉得可能比较高级,后来上了小学,知道了河南有那么多的小火车,兴趣慢慢向窄轨铁路转移,初中开始出去拍窄轨。

 

– – – – –

 

南山凌雲
山西
新浪微博@南山凌雲、B站:京局泉段

第一次坐火车?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倒是对22年前去广东那次记忆深刻,那是在1999年的暑假,因为广深电气化铁路刚通车,我父亲和同事们远赴深圳供电段做技术指导,到了暑假喊我和母亲去广东玩。我们从石家庄站坐上了89次特快列车,一天一夜后到达广州站,然后换乘广深城际列车前往常平供电领工区。

我在工区一住就是一个月,每天站在阳台上看广深线来来往往的列车。每天X2000呼啸而过,还有KTT、SS8、大西瓜、大橘子,对了,当时常平站的调机还是台DF3。KTT上有很多老外,父亲同事就让我给老外打招呼,并说他们很有礼貌,你给他们到招呼他们必会与你招手。那时的广深线十分和谐,我自己“偷偷”地沿着铁路跑到常平高桥另一侧的轨道车库,找轨道车司机玩。

在广深线还体验了一把X2000子弹头列车,就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也很遗憾没有留下任何照片,攒的火车票也被当垃圾扔掉了。

 

– – – – –

 

KevinSHT
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喜欢CR400BF系列
1057040923(QQ微信同号)

2008年1月底,与全国大多数返乡过年的人相反,我和家人选择乘火车到三亚过年。当时正值南方雪灾,列车始发便晚点9小时左右,在北京西站等到凌晨3点才坐上了开往三亚的T201次。当时我9岁,第一次坐时间和路程这么长的火车,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在下铺和上铺之间来回攀爬,假装自己是消防员救火,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的。

从北京出发之后,火车一路上走走停停,窗外都是皑皑白雪,车走到郴州附近还因为电力中断更换了内燃机车,直到接近广州才有了点南方的感觉。我记得过琼州海峡的时候,列车员专门让我走到车厢尾部看看海,虽然已经是晚上,看不清楚,但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大海的广阔。到达三亚已经是凌晨,我依稀记得全车也没剩几位乘客,大多数都在中途下车了。时隔13年,回想那段难忘的旅行依旧记忆犹新。随着年龄增长,事情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再去体验这种长途的火车,找寻当年的感觉…

 

– – – – –

 

SS7D-0027
陕西省汉中市
WX:ss7d0027、QQ:2748643701、WB:SS7D-0027

2006-2021,同一地点、同一台车、同一个人。今年是这台出厂的第三十年。截止2021年初,仍有6台宝鸡蓝在宝鸡东-略阳-广元南-成都北区间运行。

 

– – – – –

 

范庚辰
来自山东省淄博市
喜欢DF5、ND5、EF64
QQ 1042473123

 

在我六岁那年,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全家要搬到沈阳。还剩一周的时候,母亲陪我最后一次去了博山站,拍了许多照片留念。在和车头合影的时候,大车认出了我,热情地邀请我上车拍照,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车头内部,特别好奇然。对各种设备各种摸索,直到待到天色渐暗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 – – – –

 

王晨/广铁深段0001
深圳。喜欢日本新干线500系、KTT
新浪微博@广铁深段0001

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看火车,是在我4岁的时候,家附近正好就是平南铁路的西丽区段,那时每到周末,家里人都会带着我去离家最近的红花岭隧道看火车。
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合肥到深圳西的K256次,那趟车的涂装是最特别的合九蓝。看惯了正常快速列车的红皮,再看到这列车,从身前驶过时在,总会有种别样的感觉。而如今,这趟车次依旧还在,只是车身上的涂装早已刷成复古的绿色,也算是给童年留了个最好的回忆线。每当看到这趟车从家附近经过,总会回忆起童年那段在铁道边看火车的种种往事。

 

– – – – –

 

CRS
北京
喜欢SSJ3
新浪微博 @有一只驯鹿

2005年8月摄。

幼年时我住在丰台西路,紧邻当时的西信号,所以从我的记忆开始之时我就已经坐在椅子上看火车了。到了今天我持续追火车的时间可能比现在许多车迷的年龄都要大。

上小学的时侯,知道我喜欢火车的舅舅打听到一个朋友在西直门折返段工作,于是我第一次登上了火车的司机室。那个年代的折返段还是“西瓜”的天下,那个年代车上还在用LKJ-93,那个年代北京北站周围还是脏乱差的城中村。而现在东风4B已近乎从北京市绝迹,曾经的折返段已然杂草丛生,北京北站再也见不到普速列车。但不变的是,从那个年代到今天,火车司机们一直都在劝小火车迷们长大了不要真的去开火车。也是在那一天,我经历了人生到目前唯一一次办理添乘证跟乘机车。虽然办了一个这么厉害的手续,结果我只是跟着一台入库机车走了几百米……

 

– – – – –

 

秦浩博(海子网昵称:小铁迷)
北京NZJ2、SS9G、北京、YW10(和平)、CRH380D等等
微信:terrytrain0114、微博@秦浩博、B站:这是真正的CRH6041

或许是因为男生小时候对交通工具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兴趣,亦或是从小与交通工具经常接触,我对火车产生的兴趣始于一岁左右,也常被我戏称为“入坑比断奶早”。那时我每周都要跟随父母去天津探亲,而往返于京津的“神州号子弹头列车”(NZJ2-0系)必然是最优的选择。这张照片是我目前已知的与火车的第一张合影,一岁的我还只能被母亲扶着拍照。如今依然能够回忆起北京站的低站台,每次都对身后的大白猫上柴油机的轰鸣交杂着好奇和恐惧的感觉。之后的几年中,神州号使我对于铁路的兴趣愈加浓厚,也成为我童年中的一抹回忆。2007年3月10日,我最后一次乘坐大白猫。一个月后全国铁路迎来“六提”,和谐号驶入北京站,而神州号则退居二线并转配,十几年来未曾再次相见。去年听闻武局还有一台封存中的神州号动力车,决定高考之后立刻启程,梦回京津特快。

我对火车的热爱持续到今天,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因为我有真正爱我的父母。

在我正式对火车产生兴趣之后,他们便在网上各处搜索有关于铁路方面的最新消息,询问北京可以看火车的机位以及查找中国各种型号的机车车辆。他们也愿意为了我而学习了解有关铁路的知识,更不用说带着我东跑西跑的看火车拍火车了。我也因此在三四岁的时候领略到前和谐时代百花齐放的余晖,或者说还没高考的我和很多上个次元的即将步入中年的车迷对铁路的回忆是差不多的。

爷爷家在云岗附近,离二七厂距离不算很远。十几年间,我感受到蒸汽机车在身旁喷云吐雾、赶巧遇上了电影《八月一日》来此拍摄、被大车盛情邀请上北京3001机车带着我们开了一圈、穿行于JSQ大列之间、见证退役上游解放上牵牛花缠绕进炉膛,而身后的京广客专上复兴号也已替下和谐号成为主力。

去年初,我又回到了熟悉却荒凉的二七,进入了亲切却死寂的厂房,再次与二七的这台注入灵魂却又神色黯淡的机车合影。褪色的不仅是“崇尚行动勇于进取”标语,更是百年二七的文化历史和我的童年。不禁沉思:我们的回忆是否也会像这里一样,覆盖上一层层尘土,沉淀于时光的黄沙之中?

当时在海子和京网上,父母常常会去问北京有什么看火车的好地方,有人推荐了西大库,那就来这里看看吧。

北京机务段/车辆段/动车段西车间为列车提供检修,整备与存放等服务。

我姥姥家与西大库只有一条路之隔,在家里也可以听见西大库调机的电笛声。

自从2007年第一次来到这里以后,我便和这里结下了不解之缘,这里也成为了我对于火车的爱好启蒙地之一。十几年来,我早已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故乡,对这里的一切也从不感到陌生。

我与西大库共同见证着中国铁路由“东风韶山”迈入“跨越和谐”再来到“全面复兴”。机务段里,在上一个时代的机车前留下笑容,在“北京2008”旁喜迎奥运会开幕,也注视着他们与和谐系列深情地交接。车辆段里,穿梭于曾经还是五彩缤纷的车底之间、饱览B站上车迷们拍到一辆就能激动到不行的京局国铁各种检测试验车、向救死扶伤的“圣洁之虹”——四组健康快车行注目礼。2007年,中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靓丽的和谐号第一次驶入大家的视线,四岁的我也留下了第一张与他的合影。2018年,再次探访北京动车段,同一角度,留下同样的笑容。身后的动车组也在与我共成长,十一年,对于西大库的爱,永不减。

四岁时,父母送给我了一本DK的《走进博物馆——火车》小六百页的书中包含了当年全球几乎所有机车种类,在介绍KF1型蒸汽机车时,书中提到了KF1型蒸汽机车有一台在中国铁道博物馆中保存。我们便由此知道了这个地方,以及紧邻着他的铁科院。

在此之后的十四年间,铁博和铁科院是我每年必去参观的地方。两地虽然空间上近邻,但站在二者之间,一侧目送着中国铁路上一个时代的逐渐谢幕,另一旁见证着中国铁路迈入新时代的腾飞历程。环铁的整备线上,一列列的新型动车组跃跃欲试,时刻准备谱写一段中国铁路的新传奇。铁博的展馆中,一台台退役的机车车辆静静酣睡,在梦中也许会听到窗外试验线上真正创作一项项新的纪录。

当然还有来铁科院一定可以看见的大白鲨,作为那个时代中国对于高速动车组艰难探索的代表,甘愿自己作为一颗铺路石,在这里静静地见证着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此外还有3型客车和“dryad”也在这里和最新一代的普速列车并排停靠,不知道他们可以产生什么样的对话。

感谢我父母给了我那本DK的火车大百科,感谢父母带着我一次次的来到铁博和铁科院,一遍遍的记录我与一列列的他们,见证我们一天天的成长。

 

– – – – –

 

李睿
北京市朝阳区
喜欢车型:DF4C、22系列、25K、国列18/19系列

1989年,第一次坐火车是从西直门到八达岭,当时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好奇。回来返程的应该是YZ21,最古老的“真·硬座”,木头椅子非常硬,印象深刻。

 

– – – – –

 

郭一凡
山西省大同市,喜欢8K

第一次乘坐火车是2003年8月3日于北同蒲线平旺车站,乘坐的是当时的7129次(大同-岢岚),现在改为8823/34次 (大同-宁武-岢岚)。8K牵引的绿皮车承载着我的整个童年行驶在北同蒲线上,现在仍然清晰地记得本务牵引进站时 ,橙色的钢铁身躯从远观的玲珑小巧到逐渐震撼的威猛,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也正是因为如此,追随橙色的身影,也成为了我追随火车的初心。

 

– – – – –

 

徐思卿
上海
喜欢ND3、ND5、DF7G

这张摄于2001年的照片并不是我第一次与火车合影,但我觉得这个张照片意义非凡:

首先DF4E是我父亲很喜欢的车型,他特地带我去南翔机务段拍摄。那个时候,电视里播出过《火车之恋》这部纪录片,我对“火车迷”有了一点印象。而在回程的通勤列车上(也许不是这次,记不清详细时间了),还遇到了其他在南翔拍车的车迷,那时我就想,我喜欢火车,我也应该是火车迷了。

 

– – – – –

 

杨利
深圳
喜欢橘子

与三茂铁路共成长。

1995年拍摄。三茂线开通运营前,就随父母从韶关来到了茂名,参与三茂铁路沿线的运营前准备工作。而我的童年记忆几乎都有三茂铁路的影子。生活,学习都在铁路家属区。又因为家里是双职工的原因,常常都是车站,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三茂铁路的发展亦如孩童般与我共同成长,从最初的“前进”到“老东风”,更迭到东风4时代,再到现如今的“动车”时代,一点一滴的踏步向前,共同成长。

 

– – – – –

 

京B铁杆粉丝
北京市/江苏省苏州市
喜欢SS8、SS9、DF11G、BSP

在我的印象里,小时候第一次见到火车是在家附近。小时候家住在老北京南站旁边,那时的南站很开放,周围的居民都可以去看火车,于是我的爸爸妈妈也经常带着我去看火车。

那时候还是原色与内燃的时代,DF4B、DF4D、SS3这些老车风靡一时,我与火车的第一张照片便是我与DF4D-0061的合影—-0061号车听说现在已经被拆解了。

对小时候的我来说,火车是一个很新鲜的东西,我对火车不同的样子、颜色尤其关注,火车对我有这似乎与生俱来的吸引力—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火车。

日后,我开始慢慢了解相关知识,并尝试拿家里的小相机拍摄火车图片——最开始拍摄是2011年,直到现在。

 

– – – – –

 

火车仔JohnSOn_PanZer-IV
广东省广州市
喜欢ND5早期/I型

第一次坐火车去丹霞山,一晚上没睡觉,趴在窗口看火车。后来有机会去南京玩,第一次看见ND5,第二次听见如此悠扬的风笛声(第一次是去西藏,NJ2上装备的美国造K5LA型风笛)。现在在加国留学,工作学习之余依旧会开车出去拍火车,喜欢收集各型各样风笛的声音,一次次在夜里播放一遍又一遍。

 

– – – – –

 

Weiwei
湖南/湘乡
喜欢DF7C

长大后他和我说:以前我带你出去,你只看火车不看我。

 

– – – – –

 

张岚
北京市
喜欢车型:NDJ3、DF4B、8K
微信号:NDJ30004

我与火车的情缘,大概起源于北京北开往延庆的这条市郊铁路S2线与NDJ3型内燃动车组。我从小住在京包线五道口的铁路旁,经常去道口看火车。

2008年S2线开通,一次偶然路过五道口时,来了一列与众不同的白色列车。这列高大威猛火车快速通过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从此便爱上了它。那时最开心的事就是去五道口看着和谐长城号列车飞驰而过。当时只知道它叫和谐长城号。2010年,我第一次去北京北站乘坐S2线,9岁的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列火车。为了对这列爱车更加了解,从此之后,才开始系统的研究火车与铁路系统。一直到现如今,NDJ3型内燃动车组依旧是我最爱的车型,它承载了我童年时期对铁路的所有回忆。

 

– – – – –

 

汉梓豪/东风4-1820
黑龙江/佳木斯。
喜欢DF4、DF5、东方红3、东方红5、北亚、HXN5、DF4D
微信A15545583758、QQ1685882478、新浪微博 @东风4-1820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祖国最早迎接阳光的城市。我的故事围绕铁路展开,家中三代铁路人,涵盖了车机工电辆到铁路公检法所有的行业。在东北,铁路和工厂就像小社会,覆盖很多人的一辈子,承载无数人的青春。小时候家距铁路不过五十米,红五拉着专用线列车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机务段里挤满了4B和红三。祖母外祖母常带我去机务段公园,那时她们还年轻,在哈局房产和科研工作。火车来来往往,就是对火车最初的印象。

东风4-1820,好多次出现在我幼小的世界,我的梦里。网名就取了它的名字,当然,它已经不在了。我坐着绥佳线列车,坐着北亚号离开佳木斯,来到哈尔滨,佳木斯成了故乡的念想。北亚不在了,4B,红三也不在了。物是人非,可是故乡依旧,看到火车就是念想。每次坐火车,都是享受,一次朝圣。坐上火车,无论去哪里,就是我对铁路情感的体会。对火车的热爱,已经超过了一般形态,火车是我的梦想,曾经,回忆和未来。我就读于西南交通大学,即将成为铁路人并为之奋斗终生。借用哈尔滨客运段列车广播的内容,我一直铭记在心:火车是通向海角天涯的,那厚重的铁皮里,装着我对山川大河的无线向往。长大后我对火车充满了怀念,那轧在铁轨上的哐哐声,令人想家。

 

– – – – –

 

太沪旅客Mr. Z
山西省太原市。喜欢SS9G
QQ:2390006186

第一次接触火车的时候,是在铁道桥附近的一家理发店的门口。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一个橘红色的车头,拉的六七节车厢,还是可以那种开窗户的车厢,当时内燃机车轰隆隆地从我面前开了过去,那会儿就感觉:哇,这司机叔叔肯定也一路上也看到了不少的风景。然后自此之后,我就,逐渐喜欢上了铁路。

 

– – – – –

 

小张同志
河北省保定市
喜欢8K、SS4、HXN3、HXN5
QQ:965368015

小时候家里住的就是铁路房舍,前边火车站,后边机务段,由于同龄小伙伴较少,所以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坐在铁路边的大桥洞子顶看火车。因为当时职工坐车管得较松,父亲周末休息的时候经常带我坐火车坐到石家庄或者北京溜一圈再回来。听我母亲给我讲别的小孩坐火车又哭又闹,我就在那安安静静坐着看窗外,我母亲跟我父亲说我也不闹,然后我跟他们说坐火车就得好好坐着。因为当时保定还有SS4机车,小时候不懂就感觉两节的火车头很厉害就非常感兴趣。长大后由于成绩不佳只能上铁道大专,最后如愿以偿开上了火车。回想起来,还是小时候晚上跟家人在一起,坐大桥顶上看火车。我和父亲猜开过来的是客车还是货车,这段日子很开心、无忧无虑,真干这个实在太累了。

 

– – – – –

 

何鱼丸
福建省福州市。喜欢DF11、CRH1A-A

说起对于火车的回忆,那这可深着呢!因为我的父辈都是铁路职工,所以小时候接触火车的机会也比较多。

记得我7岁那年,没记错应该是二年级的那个暑假,我爸破天荒的带我上北京玩,那是我第一次座火车,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那年暑假我们乘坐的是Z60次列车,由福州始发开往北京,那年的Z60还是由DF11G牵引,当时的猪身上还写着跨越这俩字,让我印象深刻,第一次见机车头的时候,我跟我爸爸说:“爸爸,火车怎么长这样,不应该有大大的烟囱吗?”说来也好笑,那个时候哪来的蒸汽机车呢,不过那时候真的是天真无邪。那次坐车,我爸以火车驾驶员的身份带我上驾驶室看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火车驾驶室,看着密密麻麻的按钮,还有几个显示屏,别提那时候有多好奇了。我很清晰地记得,那年的Z60天天满编,客流就别提了,一票难求,那年的25T是原色,真的一去不复还了。

那时,这趟车是咱们福建省出省去江西最快的一趟车,只需要11个小时左右,因为那时是暑期,也是峰福线的汛期,一路上限速啥的,但是Z60毕竟是峰福王牌车,一路上几乎没有停车,对向驶来的列车都要为咱们让路。那天晚上我就没怎么睡觉,因为峰福线弯道多,猪一路鸣笛,然后听着车轮与轨道发出的哐呛哐呛的声音,让我十分激动。

在那天晚上,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我坐在软卧过道的椅子上,列车长姐姐看到我,给了我一根棒棒糖,她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你爸爸妈妈呢,我说我想听听火车的声音,然后她笑了笑说这小朋友真乖。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很激动,但是后面躺在床上听着哐呛哐呛的声音,也慢慢入睡了。

等我起来时,已经到了河北境内,爸爸已经买好早饭等我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在火车上吃饭,是餐车送过来的。那时铁路制度好像很好,铁路司机坐长途车有免费的饭吃,买卧铺半价什么的,所以我那时候很羡慕爸爸,作为司机不但能到处跑,坐火车还能打折,还能有饭吃,吃过早饭不知不觉就到了北京站,那时的Z60北京站一站台待遇,下车就能看到北京站的时钟,还有形形色色的旅客,背着大包小包出站。

多年后,我也成为一名车迷,还报考了自个喜欢的专业——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说白了就是高铁乘务,希望大家不要瞧不起乘务,个人喜好而已。长大了也到处运转了,感受了中国铁路,也参与过福平铁路首发什么的,中国铁路一天天在不断进步,希望中国铁路早日成为世界no1,以上就是我和火车的故事。

小结:因为是多年前的事了,文中出现的一下事情还是我问我爸得知的,那时候的却有和猪拍照啥的,但是因为搬家了,照片在老家,有机会补上,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座火车的故事。

 

– – – – –

 

刘俊良
天津。喜欢DF4D。
微博@蓝染天际Leon

从小我就住在南宁市民主路的文化大院,距离“著名”的湘桂线785km道口只有步行几分钟的距离。刚出生那几年,主要是外婆在带我,她经常会带着我去到785道口看火车,当时活跃在柳州局(现南宁局)管内的DF4B、DF4D等机车,成了我记忆中火车最初的样子。

说来也巧,我家可以算是铁路世家,从太爷爷到爷爷再到爸爸,都是铁路工人。

小时候因为课业不繁忙,加上爸爸的工作关系,我经常跟着爸爸坐火车出去旅游。我的妈妈是广西彩调剧团的长笛演奏员,在录音技术不发达的当年,她们乐队经常要跟着彩调剧《刘三姐》剧组出去巡演。所以每次妈妈出差时,我都会跟着爸爸去他的单位。当时他在南宁站的货场上班,于是在繁忙的车站里,在车来车往的站场边,曾经困扰我的一个又一个问题都得到了答案:火车为什么能从一条轨道跑到另一条轨道上去?道岔是怎样工作的?火车是怎样“掉头”的?……这些儿时记忆中的一块块碎片,拼成了我对于火车最初的兴趣。

大四那年,爸爸突发疾病离开了。因为我远在外地上学,没能见上最后一面。那个学期开学时,南宁站的站台上,Z6次列车缓缓驶出车站的时候,成为了我和爸爸的永别。

 

– – – – –

 

李豆豆
广东省广州市
最喜欢DF4
QQ:397821303

外婆家就在广州西站旁边,80年代的广州西站还是平交道,每次有火车经过道口都需要落杆保障列车通行安全。每个周末回外婆家我爸都会带我去那里看火车的,那时候就最后东风、东风4,和现在众多型号相比,真是差太远。由于80后的我们家里想有一台照相机实在太难了,所以也只能从记忆了回忆了,但我儿子从小就被我培养他喜欢火车,现在8岁已经知道全国所有机车的型号了。

 

– – – – –

 

Element Wang
浙江省杭州市。
喜欢CRH380DL
wangjiaqi0576*163.com

第一次坐火车是2003年春节期间,全家人去杭州游玩,从玉环乘大巴先到宁波,再换火车去杭州。本人当时未满2周岁,也没什么印象。

 

– – – – –

 

冲上云霄
山东省淄博市
喜欢CRH380B、CR400AF/BF、SS8、HXD1蓝精灵、DF11、DF8B
QQ:2638622550

第一次与火车结缘是2009年坐淄博管内绿皮,当时我才7岁,只记得车底是可开窗的25B,车头是DF4B系列的。直到2018年高中生活我才认识车迷并开启拍车运动。拍车三年,我认识了很多车迷,包括全国广大车迷,我们组建了QQ群一起讨论研究铁路知识。我自己也打卡过多个路局,每次拍车都是收获满满。谢谢火车充实了我的人生,让我认识更多的朋友。

 

– – – – –

 


小宇
北京朝阳。喜欢DF4系列
13661224316

我家在京包线旁,这里曾常跑DF4C5012/5013,曾想长大当一名火车司机,第一次见到火车让我十分震撼。

 

– – – – –

 

HONG
聊城市。喜欢SS4G
QQ:2120792840

自打记事,第一次坐火车是2016年夏天。当时特别热,我和妈妈在济南站坐K8261去乳山。硬卧25B没有空调,只有一台小风扇转来转去的,因为只买了一张卧铺票,我们两个都热的睡不着觉,后来能开一点窗户,才勉强睡着。第二天,天很好。进乳山站前有一个弯道,我就趴在窗户边,看着DF4B牵着25B缓缓进入乳山站,美极了……

 

– – – – –

 

杨春湖机务段
湖北省武汉市/河北省保定市。喜欢所有内燃机车。
微博@杨春湖机务段、QQ:798411926

小时候第一次见火车,是在高易铁路旁。橙红色的东方红5机车对于铁路边的小孩子简直是庞然大物,其震耳发聩的轰鸣会吓跑其他的玩伴,而我却会沉醉在小火车带起的气流中。后来在武汉上学,武九北环线与武九南环线又给了我许许多多美妙的回忆。二年级的时候在一家大医院配眼镜,我记得我戴上那种笨拙的试光的原型眼睛就跑到旁边的北环线上去。此图摄于2013年3月3日,在武九南环线南湖车站,算是远古手机照片。

 

– – – – –

 

逢夏露三
广东省广州市。
SS8、SS9G、DF11G、DF4B等
QQ:1186934762

记不起第一次坐火车的时间,大概是09年前后吧,但第一次坐高铁的时间仍记得:2011年11月5日,在广州南站。那时候对高铁感到新奇,对高铁的刻板印象就是那白色涂装。

 

– – – – –

 

张子俊
广东广州。SS8/DF11G。
QQ:1990131570

2014年。10岁。摄于广东韶关。

这是人生中第五次坐火车,因为经常需要往返广州-宜昌,图片中武局襄段执乘的K932次成为绝佳选择。当时印象很深刻,那天车上很空,一节车厢里不到10个人,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旅途变成了“硬卧”,使这十几个小时过得没有那么煎熬。那天坐在列尾最后一节车厢(没有隔离车),可以通过玻璃展望后方线路,沿途的风景向后飞速驶过——飞来峡水库、鸡坑大桥……铁路弯弯的在山间延伸,南岭各种特色都一览无余,顿时感觉南京广非常精彩美丽。列车往北开,下午五点抵达了第一站韶关,此时已经盯了一路窗外,我让爸爸带我下站台望望风,随手就在列尾拍下了这张照片。

 

– – – – –

 

臧金铭
山东省泰安市新泰市大协站。
喜欢芭比、猴子、狒狒、老鼠、兔子、CR400系列
QQ:15753896961

我们这里地处泰山脚下,煤炭资源也算丰富,我的家就在磁东线旁边的小镇上,小时候就爱去铁道旁边看火车,尤其是机车鸣笛的时候特别震撼,以至于这个爱好持续到现在,最近没事就出去拍拍车,可能若干年以后芭比就封存了,以后只有电猴子和货狒狒我可不愿意,趁着现在有条件能记录一下内燃机车就多拍点,大爱芭比。

第一次坐火车应该是5岁的时候吧,从泰山站去烟台,就记得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早晨起来就到站了,这就是我对第一次坐火车的记忆。后来初三中考完,自己一个人去北京玩,第一次坐了高铁,啥也不会,上了车老半天才找到座位,但是体验感真的一级棒,三百公里的时速,一个半小时就从泰安到了北京,也是第一次见到北京南这么大的高铁站。回家的时候做的1461,俗称“京沪神车”,回来的时候也是晚点了三个小时左右,直接怀疑人生了,哈哈哈。现在上大学了,虽然离家不算远,潍坊,但是还是喜欢坐高铁去,泰安站上车,北上济南站,看看济南机务段那些整备的车,济南南的货运业务,胶济客专沿线的风景,以后也准备尝试坐坐慢车,看看胶济货线和京沪线的风景吧。希望火车这个爱好我能够一直喜欢下去。

 

– – – – –

 

ZBAARWY01
北京
新浪微博 @ZBAARWY01

小时候生在长在万泉寺南里,一直到12岁之前,我儿时的大部分时光都在这片南城土地度过的。与家里的楼一墙相隔的墙外便是柳村五线,也就是原来的京张铁路,五六线交汇的万泉寺道口有一个鸣字牌,小时候枕着笛声入眠成为至今难以忘怀的记忆。小时候,爷爷奶奶喜欢带我去周围看火车。据家人回忆,我那会看火车看的特别入迷,一来车就特兴奋,举着火车玩具,跟列车比,喊:“像!像!”柳村,是我童年挥之不灭的记忆,轮轨声在童年的记忆里回荡悠长,那里是我的儿时乐园,车迷的启蒙地。

可以自豪地说,是百余岁的老京张像一位老者一样和蔼而亲切地给我启蒙,引导我成为铁路爱好者。搬来搬去离不开他,便是缘分使然,我和京张的缘是命中注定罢。我对于这条线路的爱也是如此之深,无论时光如何轮转,岁月如何变迁,线路在或者不在,车流不息抑或荒草萋萋,我都爱它如既尊敬又亲密的长者。

 

– – – – –

 

DF4C5014
北京/天津
DF4系列、8K、HXD3B
QQ:3497139046、新浪微博:京局怀段-DF4C5014

2008年,本人三岁,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坐火车,但是对那次“运转”的印象十分深刻,当时和父母从北京去杭州旅游,返程时乘坐Z10次列车(杭州-北京),是本人为数不多的几次“长途”。并且在杭州站的站台上拍下两张照片,母亲带我在站台上观看Z10次列车挂车的场面,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观看列车挂车,“大车”十分的友好,主动和我母亲交流。由于当时我年龄比较小,坐车时并没有什么感受,但等到如今时隔数年以后真的是留恋,杭州站早已站改,国铁客车“刷绿”,Z10次列车也已经停运,而停在“隔壁”的DF4D0059也早已在2018年拆解,能留下此照片我感到十分的有幸,表示十分的怀念那个时代!

 

– – – – –

 

金刚局の车迷
陕西省西安市。喜欢SS7D、SS4、DF7G
QQ:508245884

记得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机车的时候还是在两三岁左右吧,那时候家里面外公和舅舅都是铁路上的工人。当时我看到那个庞然大物就静静的停在折返段里面,平时我见它都是十分“暴躁”的,所以就想上前去看看它,然后我的舅舅就告诉我那是DF7G,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懂,就只记得它经常在道口拉着棚车跑来跑去的,也不知道它累不累。后来还经常在折返段里看见韶山7D和韶山4——这都是我舅舅告诉我的。好几次都是乘坐着7D牵引的K6次回西安,那时候还是原色,也没有手机,就仅仅觉得那个庞然大物很是神气,就多想见到它,所以我每次从西安回去,下了车总是直奔道口,看着7D鸣着笛向我缓缓驶来——我喜欢这种感觉。

 

– – – – –

 

DF4C5031
河北承德。喜欢DF4C、DF7C、QJ
QQ 2026976261

作为一个家里竖着翻三代、横着找有十几个的铁路职工的铁路家族的孩子来说,火车简直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印象中第一次坐火车应该是去北京。走的京承。线道上的风景啊,列车中的景象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唯一记住的就是快到北京站时在厕所里面吐得昏天黑地的。现在想起来,那个车体应该是YZ22型。

记得比较清楚的就是跟着姥爷从双峰寺站下夜班回家。当时下夜班的点应该是八点,但是通勤车得九点多才能到双峰寺,姥爷为了方便(其实是为了不让我跟着他一块走铁道,怕我走不动或者摔倒),便通过当时车站值班员的身份,带着我搭乘机车回的家。我就坐在驾驶室的箱子上,看着前面的LKJ看了一道。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就完成了多少人的心愿——搭乘国铁的DF4B。

到了五六岁,和家人去了一趟武汉,去的时候感觉挺好。结果从宜昌回来可麻烦了,车没票了,我姥爷又带着我在餐车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到北京西客站下的车(得亏那是京局支援的临客),又倒车去西直门站(北京北站 也是职工叫法),坐的4471次(当时是北京北-承德)回的家。

对于我来说,铁路、火车,并不是一种交通工具,一种出行方式而已,它是我整个童年。

 

– – – – –

 

吕杰琛 SS-287
浙江杭州。喜欢SS9、CRH380D
qq1013579428

合影来自2007年2月10日的杭州站,父母带我乘坐刚上线运营不到半个月的CRH2A动车组,也就是后来的“和谐号”前往上海。那是我第一次乘坐“子弹头”列车,与以往那些又脏又慢的普速列车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CRH2与晚些到来的CRH1在我的心中也成了妥妥的童年记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表现出我所处的这一代95后铁路迷也算是一代伴随着动车组和高速铁路一起长大的人。

 

– – – – –

 

帆影不知舟
海南省海口市。喜欢HXD3
931577613*qq.com

小时候村口就有一条铁路,每次去市里都要过铁路,印象最深的就是绿色的车头拖着绿色的车皮,慢慢地晃过去。

其实我的童年总是伴着石德线的火车,每次都很好奇,记得小时候上火车是被从窗户塞进去的。人很多,人挨着人。后面就自己一个人坐火车,一个人上车,一个人下车,等着来车站接自己的小姨。

长大了,没想到自己变成了开火车的一员,一日三餐不见,日夜奔波在外。也慢慢懂得了乡愁的滋味。我的乡愁是两条铁轨,一头是家乡,一头是梦想。只是这梦想有的是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 – – – –

 

李昂
河北石家庄。喜欢DF4D、SS8、SS9
呼局集段HXD3D

1484次是我第一次乘坐的列车,一夜的旅途把我带到了新的城市,此后的很久1482/4次成了我心目中故乡的代名词。

我对的火车印象最早是在3岁的夏天,每当晚饭后到机车房附近的的空地玩耍,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当时机车的模样,但是唯独会回忆到阵阵的机车风笛音,我与火车的情缘大概就是从那时结下的。15年我看到了曾经机车房依然在发挥余热,而脑海里的声音与东风四的声音相似,睹物思情便有了我这张“小时候”与火车的合影。

 

– – – – –

 

赵浩(浩浩)
河南省郑州市。喜欢东风8B
15093195131

第一次坐火车是小时候跟着父母一起去无锡玩,那时候火车记得都是绿皮火车车厢,也没有空调,像是闷热那种感觉,后来从无锡回来我就对火车头特别感兴趣,小时候一有时间就让父亲带我去郑州编组站看火车头。

 

– – – – –

 

Artist檸
安徽省蚌埠市。
喜欢DF11G、ND5、HXD1D、SS8
微博:Artist檸

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是在蚌埠站坐非空调绿皮车去合肥,当时见到本务机车蚌段DF4B拉着车底驶过时躲得远远的,生怕在自己面前鸣笛。

 

– – – – –

 

G8816
北京
喜欢DF4B、8K、DF11G
QQ:3211784548

小时候,家住在西长线旁,那时还没有莲石路,童年中的一大乐趣就是站在小区门口的断头路边,看西长线上通过的一趟趟列车,那时的我可不知道什么机车类型和客车型号,只觉得这些火车有着强大的力量。后来我的家人发现了我对于火车的爱好,便开始带着我去追各种不同的火车:铁博、北京西、丰台西、平煤、漯阜…这些地方都留下了我的足迹,而有些车,例如SS1、平煤蒸汽,以及漯阜铁路的北京型机车,如今也已成了童年时的美好回忆。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学业的繁忙,暂时远离了火车一段时间(也错过了刷绿,动集上线这些重要里程碑),但每次看到列车通过,都会不由自主的抬头目送列车远去,去往那未知的远方……随着疫情的到来,赋闲在家的我又想起了这些老伙伴们,与小时候不同的是,这次轮到我带上相机,去亲自拍摄你们这些陪伴我长大的朋友了。

 

– – – – –

 

京局鹅段の夏珂馨
北京
喜欢DF11、HXD3C
feiyou_0117*qq.com

第一次坐的火车是北京开往香港九龙的T97(现Z97)次,当时我们乘坐的车厢是RW19T,第一次坐火车的我看到白皮25T还以为是动车,上车时和下车时都拍了照片,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原色25T合影。

 

– – – – –

 

Bruce9702
浙江杭州
啥都喜欢,喜欢坐车旅行
WX:1071295441

小时候长大在杭州贴沙河边的华家池社区,小时候经常去看火车,跟家里人穿越火车轨道,当时看着火车非常神奇,第一次坐的是沪杭线上双层,那时候两层的橙色火车,然后在城站碰到了只有在幼儿园读本上见过的蒸汽机车,那时候见到蒸汽机车以为是个怪物,被当场吓哭了。

 

– – – – –

 

章翰祥
湖南衡阳。机辆模式都喜欢
704932531

无意识时代就坐过火车,第一次有意识时期坐火车是乘坐衡阳—衡阳北的交通车,建设型蒸汽机车本务,车底为21型客车。

 

– – – – –

 

Atooomy
四川省成都市。喜欢SS4C
WX:zhruto、新浪微博:@阿阿彤彤木木

小时候,我家旁边就是京广线,那时候我爸爸就回去带我看火车。老家农村也有火车的货运站,那时候还是大前进当调机用,整个货场经常有大喇叭喊调度命令。家里其实也是边缘铁路系统,就有公免票,每周都要坐SYZ25K的京石邯城际去北京看读研的爸爸,那时候没有座位,就在楼梯那里吃火车上的冰激凌,印象最深刻的时候就是爸爸会在北京西站北广场的大红柱子等我和妈妈。后来,只要闻到火车上的泡面味,就觉得在坐火车啦。不过,还真没有小时候跟火车的合影,这张照片是我高考前一天去看火车的时候拍下来的。

 

– – – – –

 

京丰·8K
河北省秦皇岛市。
喜欢8K、df11、df4、ss4

感觉非常的震撼,十分喜欢。

 

– – – – –

 

东风EQ1141G(此图配错,无法改图了,向作者致歉)
北京。喜欢DF4C、DJJ2
QQ:86176571

4岁第一次坐火车,站票,徐州—蚌埠,只记得是红皮车,车上人不少。我妈带了个板凳让我坐。

 

– – – – –

 

Reus琦
贵州省贵阳市
喜欢内燃:DF7C、DF4B、DF5、DF7G、DF1/3
电力:SS3、SS3B、SS1、HXD3C、HXD3D
微信号:LinkinParkQi

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火车是因为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在六盘水机务段(现已并入贵阳机务段)工作,出生在六盘水的我从小对火车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会走路之后经常随同父亲一起上班,父亲和他的那些同事们都对我很好,常常带我看车坐车,我就这样在机务段内的这些叔叔阿姨与形形色色的各种机型陪伴下渐渐成长。每每在机务段内度过的时光都感觉时时刻刻充满了温暖,感觉非常的开心愉快。

印象很深刻的是从小陪伴我长大的DF4B-9429,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挂牌了青年文明号。甚为可惜的是,一个月前送峨眉中修后便取消了挂牌,以摘下团徽重新喷上白色路徽的形象回送至六盘水,重新闪耀在水大支线上。

 

 

精彩留言

 

火车大王机械大咖
第一次有意识坐火车是在3岁,从武汉开合肥,车型应该是25B型车,4B武警牵引,夜里在郑州换挂4D老虎,和妈睡在下铺父亲在上铺,车厢里硬卧六张床只有一架摇头晃脑的电扇,9点熄灯后窗外的东西格外清楚,爬在桌板上看田野和远处的星点灯光,偶尔突然嗡的打来一束三点灯光随即就是漆黑的时高时低的货车厢……

– – – – –

自由
小时候放寒暑假,经常去我姑家玩,我姑家的房子前面有一个给蒸汽机车用来转向的三角线。每天从早到晚,经常有火车过来掉头,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逐渐对火车这个事物产生的浓厚的兴趣。我姑家的附近就是机务段,那时候里面都是蒸汽机车,有前进型号的,有建设型号的。那时候住的都是平房,每天早上一出门,就能看到各种各样颜色的火车冒出的烟柱,并且感觉能有五六层楼那么高。每当火车一来三角线转向,我就站在枕木下一米左右的地方,捂着耳朵,看着巨大的前进车身经过面前。红色的车轮压到铁轨,然后再把力量传导到枕木,结果枕木就明显的下陷到泥土里,车轮离开,枕木再回弹起来。由于是用作转向功能,就跟着把道岔和道口,尽头土挡,就都一并观察体验了。在三角线的中间,还有一个用来给居民供水的基站,由于里面种了很多果树,再加上管理员的设计,就感觉像一个非常漂亮的观景小园林,园林的入口,有一颗比较高的果树,为了修剪需要,树前修筑一段小小的水泥阶梯,每次去机务段看火车的时候,就在这个水泥台上,先看看有没有火车过来掉头。就这样从91年,一直看到10年,从蒸汽机车逐渐变成东风内燃。后来因为非典,车站就封闭了居民区的各个出入口。再想看的时候,就只能在车站外围延伸出来的各种专用线来走动了。如今四条专用线,已经拆掉了两条,用来掉头的和木材厂的,只剩下拉煤的和粮库的了。

– – – – –

ydf
要是地铁也算坐铁路的话,第一次坐应该是北京地铁二号线(那会儿还叫环线)。九十年代末,家里还没有空调,那会儿的地铁是个不错的避暑胜地。记得暑假姥姥隔三差五就带我坐环线地铁,噪音巨大的老车,一整排呼呼作响的风扇,独特的“地铁味”,还有积水潭-西直门区间的断电区,那时候坐地铁的体验跟冒险似的,既紧张又兴奋。

铁路的话第一次坐应该是广九线,深圳到广州的列车,那会儿有机辆模式的“准高速”,还有“新时速”和“蓝箭”两种动车组,基本上都坐过。

– – – – –

桂K·黄生
记得以前很小那时候几岁湘桂线第一次看见火车好像是在南宁某个铁道口貌似是785还是786道口就是现在的维也纳酒店这个位置当时很小记得是DF4D牵引貌似是JSQ6还是客车了,反正是红色的如果不是JSQ6就是客车了到了2011年涌温线动车事故后也就是7月25号记事来第一坐火车,当时不懂什么DF4FD DF4系列当时第一次看到火车好像是西瓜牵引货列通过文地当时不懂什么是内燃机车只是知道它会喷烟渐渐的到了2016年中考完了之后第一次犊子一人乘坐火车不知道是什么魔力让我爱上了这个东西。

– – – – –

Z208 天津 长沙
我第一次与火车合影是在DF4排障器边上,最近的一张和机车合影依然是站在DF4旁边,只不过胆子变大了站排障器上面了。

– – – – –

曲终人散情未淡
我家住在两条铁路的中间,每天四级地震。小学去的铁路小学,大学去的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第一份工作在中铁,第二份工作在地铁。

– – – – –

鄢HZ
我现在还在小时候呢

– – – – –

null
小时候爸妈出门办事带着我,一扭脸儿我可不见了,找了老半天最后在陇海铁路边上发现我了,我在看火车。

– – – – –

渭城朝雨
我四岁第一次坐火车是从宝鸡去深圳和外公姐姐看爸爸妈妈,一路硬座过去,去的时候是直快和普快,回来是从广州回来的K226 我被放在椅子下面,垫着报纸体验了一次地板“卧铺”那会还要从郑州转车,脑海里还有从走廊下月台的记忆,人很多熙熙攘攘。虽然很艰苦,但是见到父母很开心,也感悟到祖国改革开放的累累硕果!

– – – – –

FlankerA
小时候穷,没照相机,但是记忆力还是很好的,家前面是矿上运输部的两条干线,然后在过去是矿工程队,然后是矿车站和煤场,靠近家的跑上游,露天矿的自备线都是鳄鱼,那时候还有z152之类的干杂货,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车型,现在都没了

– – – – –

高兴
我是一名小学生,一次到深圳、广州和珠海旅游。第一次看到SS8,觉得配色很好看,就查了它的资料,然后就喜欢上了火车。

– – – – –

车子
小的时候家里还搞美术,去看火车就抱着个画板去画火车,但是只有我坐在台阶上画画的照片

– – – – –

🚄振振🚄Duang
小时候没有相机啊。从小喜欢火车,父母都是铁路工人,03年参加工作,05年去铁愽拍过照片

– – – – –
.
从小车站铁轨边长大,没啥可说的。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 – – – –

小熊八嘎君
家里三代铁路人,现在我是一名铁道学院的学生,接力棒传到了我手中

– – – – –

辽足战斗
鞍山新兴商贸城机位,小时候每周六周日上午9点上英语课之前 都会去那拍车 在那留下了我美好的童年车迷回忆

 

 

 

  1. CR400BF-5033稽破 回复

    我是济南的,喜欢SS7E大美女,可是济南局唯一的SS7E-0128着了,555555,我最喜欢的SS7E~~

  2. 抖音@武局江段某车迷 回复

    我是河南信阳的,很讨厌HXD1B
    (江段1B来了~)
    哪?哪?咔咔咔

    信阳有宁西线 京广线 和石武高铁

  3. 上局徐段DF11 回复

    小时候经常周末坐上海局管内快速列车(车次记不清了,但知道始发站和终到站是江山到徐州)去徐州玩,车底是上海铁路局特色的橙色双层空调高开门25B/25G(同郑杭2593次的那种),后悔当初没留下照片,现在已经没有那趟车了,也因为那趟车,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火车迷。

    • Lion 回复

      怎么发留言

    • time-rewed 回复

      应该是江山到徐州的K8372吧,后来车底换成单层25G了

    • time-rewed 回复

      应该是K8372,不过后来换成单层25G车底了

  4. Lion 回复

    小时候有一趟广铁的双层25B(车次T8302/1 永州一长沙),车厢经常停在永州东站(配属好像是广铁沙段),当时湘桂线(322国道那条)还有客车跑,当时很喜欢去外婆家且外婆家就在湘桂线旁,(PS:当时T8302/1也经过上述线路),后来T8302/1换了高阻25G后失去了买T8302/1的票的兴致,再后来T8302/1停运了

  5. time-rewed 回复

    应该是K8372,不过后来换成单层25G车底了

  6. stain-0075 回复

    那时候上过灵宝一个工厂自备的调机(型号忘了)和一台沈局SS9G

  7. 匿名 回复

    姥爷小时候就骑着大28领我去龙凤站(现大庆东站)旁边看火车。每天总有橘色双层,原色25k,跑得并不快的原色25g被哈局泛滥的花老虎,还有瓜叔拉着。那时候hxn5还算新,过去的时候大地都在震。运气好还能赶上狮子拉的北亚号车底,原色kd,xl25k的哈齐特快跑来跑去。那时是11,12年,原色的巅峰时期……

留言(免注册)

2,30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