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老骥伏枥:安太堡的远方来客

图/文: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1、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蜜月中的远方来客

 

20世纪70年末至80年代末,正值中美蜜月期时,两国各个领域进行了密切的贸易与技术交流。在此期间中国铁道部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进口了C36-7型内燃机车,即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ND5型内燃机车。

而更鲜为人知的则是,在ND5型内燃机车从大洋彼岸来到中国的同时,也有另一款美国内燃机车来到中国山西的安太堡露天矿,这就是我们所探访的U33C型内燃机车。

安太堡露天煤矿地处朔州市平鲁区境内,是我国“七五”重点建设项目,是改革开放初期全国煤炭系统引进外资、设备、技术、管理的最大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也是当年邓小平同志亲切关怀诞生的改革开放的“试验田”。矿区内煤田面积大、储量丰富、煤层赋存稳定、层数多、倾角小、埋藏浅(100~200m)、矿区内地质结构简单。同时交通便利,外运条件好,通过大秦铁路直达秦皇岛煤港,距离773km。

在煤矿的建设中,中美双方共投资6.5亿美元,年设计生产力为1533万吨,从1985年7月1日起动工建设,1987年9月10日投产,建设工期仅26个月,当时我国建设同等规模的煤矿至少需要15年。

在联合建矿中,中方的投资项目为煤矿生产所需要的铁路、公路、水路、电路、通讯线路、河道改造工程、变电站、办公楼、选煤厂框架工程等基础工程的建设。美方的投资项目为采掘、运输、选煤、通讯、交通等设备的购买和地面卫星接收站的建设。

1987年9月10日。U33C型2号机车牵引着第一列洗精煤专列。(互联网图)

本文所介绍的U33C型内燃机车,就是随着大批美国采矿设备一起进口到中国。来到中国的U33C型内燃机车只有3台。与ND5不同,U33C机车并非新造,而是已在美国铁路运用多年,经过改造后卖给中国的“二手车”。

被改造后的U33C型内燃机车,可见其涂装与今天的状态略有不同。(互联网图)

U33C型内燃机车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于1968年至1975年间生产,共生产了375台,由12家公司拥有。其型号名称也没有像ND5那样“本土化”,“U”代表通用系列,33代表3300马力,C代表其轴式为C0-C0,从出厂算起,这三台U33C内燃机车已经近五十年“高寿”,但性能质量仍非常可靠。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3号机车通过道口。(图/陇海特快车)

这三台U33C型内燃机车于1968年制造,1985年左右在美国Conrail铁路公司(即联合铁路公司)退役。1987年,宾夕法尼亚州通用电气总厂将3台U33C改造,取消原车了的司机室,加装简易司机及相应设备,改为遥控机车后出口到中国,运用于山西朔州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矿。

 

退居二线,老骥伏枥

 

2019年8月,我们利用网上仅有的资料了解到这些火车可能仍在运用中,便来到安太堡寻找这些内燃机车的踪迹。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1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2、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2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笔者探访安太堡煤矿的时候,刚好一台U33C机车从油库送罐车回来,可惜未看到其牵引车厢干活。遥控机车作业的师傅非常热情,给笔者详细讲解了这3台U33C机车的历史。最早的时候,U33C机车在安太堡煤矿的环形装煤线上调车,曾经牵引过万吨重载列车。装煤线未电化时,双机U33C机车将万吨列车连同牵引列车的双机8K型电力机车一同拉上装煤线,想一想真是奇景。现在,U33C机车主要用于往油库送油罐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机车转向架。(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车身上通用电气公司的标志。(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重联插座。(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轴箱上的通用电气LOGO。(图/陇海特快车)

 

三台U33C中一般仅有一台使用,另有一台备用、一台检修。机车两端各有1、2、3三个数字标识,师傅说,三台机车真正的车号是4501、4502和4503号,“450”的含义尚不清楚。

 

2019年8月。U33C型内燃机车的简易驾驶室。(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简易驾驶室中的手柄。(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简易驾驶室中的类似“无人警惕”装置。(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简易驾驶室中的控制面板,但字迹已经消失,只有老师傅们知道各个按钮的用途。(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原为机车驾驶室的地方已改成“控制室”。(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实现遥控功能的工控电脑。(图/陇海特快车)

U33C机车最大的特点还是无线遥控功能,这在20世纪80年代是相对前沿的技术。虽是遥控机车,U33C机车仍设有简易司机室可供司机直接操纵机车。

U33C机车的“遥控器”则是我对于此次行程最大的期待之一,师傅介绍到说每台机车各有一部遥控器,与我所原来设想的不同,遥控器本身体积并不小,且和机车一样,面板全部都是英文,可实现很远的遥控距离,可以操纵包括撒沙等的功能。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的遥控器。(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的遥控器。(图/陇海特快车)

目前“无线遥控”的功能不再是刚需,所以现在已经不再使用遥控对机车进行控制,师傅一般都直接在简易司机室内操纵机车。简易司机室有2个,位于机车两端的下方右侧。简易司机室空间狭小,只能站着操作。操作台也非常简陋,而原车宽敞的司机室已被拆除。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显示遥控状态的指示灯。(图/陇海特快车)

机车头部两端设有六个颜色不同的灯,代表了遥控状态下机车的不同状态,相当于是遥控指示灯。遥控天线则位于机车头顶,天线本身非常小,其貌不扬,其机车方面遥控信号的处理通过安置在原驾驶室位置的一台工控电脑完成,人工与遥控间的切换也非常容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技术了。

同时机车也不乏“无人警惕”这样的现代化设施,且具备有线重联功能,机车两端均设重联插座。在美国改造的时候,这三台U33C机车原装的FDL16型柴油机被换成了功率较小的康明斯柴油机,由原来的3300马力缩减至1800马力,但仍是当时国内轴重最大的机车,达到了30t。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随处可见的中英对照。(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随处可见的中英对照。(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司机自己标注的中文操纵板。(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美制单位的仪表盘。(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设备上的英文铭牌。(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备用柴油机。(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U33C型机车。备用柴油机。(图/陇海特快车)

这三台U33C机车车身上基本全是“洋码子”,没有自带的汉字,维护和驾驶这几台的师傅早已熟知这些英文的含义,还在旁边写上了对应的中文。U33C机车上各类仪表的计量单位也为美制,师傅们也能进行熟练换算。

虽然U33C机车“年事已高”,出厂时间比很多蒸汽机车都早,但由于美制机车一贯的皮实耐用,其性能现在仍非常可靠,又得益于师傅们的精心维护,其极少出故障,当机车大修时,会使用卡车运送到大同机车厂。

2019年8月。草丛里原装进口自美国的检衡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原装进口自美国的检衡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原装进口自美国的检衡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原装进口自美国的检衡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替换下来的U33C机车转向架。(图/陇海特快车)

在运输部角落里有一台U33C机车的转向架与一辆检衡车。

据说是曾有一台U33C电机发生了故障,美国方面空运来了一台缺少一根轴的转向架,将其换装下来后原转向架便放置在这里,所以这台转向架也缺少一根轴。

在一旁车身上写着“ICCC 100”的两轴检衡车也是由美国原装进口来的,据说是为弥补当时厂内设备的不足而进口的,现在则已经淘汰。但更具有价值的是,据说这辆ICCC 100检衡车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孤品,仅此一辆。同时根据目前网上资料显示,U33C型内燃机车在美国可能都已绝迹。

最终还是非常得益于师傅们的精心维护,三台机车的状态都十分良好,虽然小小的运输部只有总共三台机车,但是却非常整洁且管理严格,老师傅们也和这三台U33C一样,依然充满了干劲。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2、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1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段内的3号机车。(图/陇海特快车)

2019年8月。山西安太堡煤矿。U33C型内燃机车外走廊处往下望去。。(图/陇海特快车)

 

这三台鲜为人知的U33C型内燃机车,其背后的人们一起,默默无闻为祖国的建设奉献了自己的力量,立下了汗马功劳。

如果有探访的意向,请一定务必遵守当地企业的相关规章制度,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本文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介绍

 

·
梁瑞汀/陇海特快车
兰州铁路爱好者
广州就读大学生
新浪微博@陇海特快车

 

感谢为作者赞赏旅费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1,7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