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新任务:源于一场有惊无险的事故

2020年10月17日。上局杭段转配广铁广段的5台DF11接近广州北站。(图/Andy)

2021年3月18日,第二批DF11型内燃机车从上海局集团公司调至广铁集团,用以充实广铁的DF11车队。在2020年10月,第一批6台DF11已经调拨广铁并开始了他们的任务。作为提速功臣的DF11型内燃机车,再次担当起了重任。

但是为什么忽然需要这么多DF11机车呢?

 

 

事故之惊醒

 

事情要从2020年9月的某一天开始说起。在“损局”辖内的一条客运专线上,一台单机“老虎”正在向前行驶,但是由于司机违章使用了LKJ线路号,原来限速80km/h运行的机车,一下子跑到了120km/h+,就在即将进站停车的时候,碰巧站前是一个大下坡,司机撩闸发现速度降不下来了,为了避免撩“非常”被LJK记录下来,司机此时已经把小闸撩到了420千帕,这已经达到了紧急制动的风缸压力了,但是单机行驶的“老虎”速度并没有显著地慢下来。

最后,在越过了出站信号约500米的距离后,机车才停了下来。各人都捏了一把汗。

事故通报各路局后,大家纷纷紧张了起来。原因分析,首先是超速运行,其次是不知道为什么设计速度145km/h的“老虎”机车,厂家却安装了球墨铸铁闸瓦,这导致了机车“失速前行”。

因此在事故发生后,各路局均把在客专上充当热备救援的“球墨铸铁闸瓦机车”纷纷换下,包括DF4B、DF4D等,而换上采用粉末冶金闸瓦以及能使用电阻制动功能的DF11型内燃机车。同时,也允许DF4D机车继续使用,但运行时必须双机重联。

 

 

DF11再度出山

 

广铁集团是全路首先运用DF11型准高速内燃机车的路局,但是随着电气化的推进,以前不少的DF11机车转配南昌局,剩下的机车都运用在广茂铁路、平南铁路上。客专热备机车的调换,让广铁的DF11一下子捉襟见肘,上海局集团公司开始支援。上局的DF11机车也是因为电气化的推进,内燃交路逐渐减少,不少的DF11机车从京沪、宁启、水蚌、宁芜、新长等线路退下。

2020年10月17日。广铁株段电车回送上局宁东段油车途经京广线广州北附近,前往广州机务段。(图/衡局东段)

2020年10月17日。转配广铁的DF11型内燃机车驶过韶关浈江桥。(图/潘跃鹏)

 

2020年10月,第一批机车向南支援。包括上海局杭州机务段的0156、0371、0406、0433、0436以及南京机务段的0369。

 

2014年11月2日。杭机DF11-0156牵引客车T7785次通过宁东到达场。(图/宁东的狮子)

2016年2月。DF11-0369执行T7786次。(图/傍时夕立雨)

2016年7月。DF11-0371执行T7786次杭州出发机等待信号。(图/傍时夕立雨)

2014年6月30日。杭机DF11-0371牵引客车T7786次通过宁东上行场。(图/宁东的狮子)

2016年5月。DF11-0406执行T7786次停靠海宁站。(图/傍时夕立雨)

2019年8月。DF11-0433执行上海局督导车通过南何线逸仙路道口。(图/傍时夕立雨)

2014年6月30日。杭机DF11-0436牵引客车T7785次接近宁东下行场。(图/宁东的狮子)

 

这批机车抵达广铁后,在广州机务段改喷了段号后,马上投入了一线生产。有的被派往动车段担当热备,有的则在广茂铁路、平南铁路上担当客运任务。为了均衡车轮等各种磨耗,它们都会不断轮换着岗位。

 

2020年10月。杭州机务段转配广州机务段的DF11型0371号机车已经改好配属,0371是第二台改配属的DF11。依旧继承了广机随意补漆的特色。(图/匿名/版权所有)

2020年8月21日。广州石井。三台广铁DF11驶过白云湖公园,自动力前往长沙担当高铁热备机车。(图/0奥斑马0)

2020年11月16日。上局杭段转配广铁广段的DF11-0433牵引客车K587次途经三水城区。(图/衡局东段)

2020年12月5日。从上局调拨广铁的数台东风11经广州机务段整备后不久便上线运行,担当广茂线“拆猪”列车通过三水西站。(图/andy)

2020年12月5日。从上局调拨广铁的DF11-0371牵引“拆猪”列车通过广州西站。(图/andy)

2020年12月3日。从上局调拨广铁的DF11-0371牵引“拆猪”列车通过广茂铁路奇槎站。机车披上了广州机务段的特色:“海军迷彩”。(图/andy)

 

转眼来到2021年,第二批调拨的DF11也在3月份启程。包括上海局合肥机务段的0006、0021、0022、0072、0074、徐州机务段的0248、0249、0250共计8台。这8台DF11机车将配属给长沙机务段,由广州机务段支配使用,机修工作也由广州机务段负责。

 

2021年2月28日。“小号雄狮”上局合段DF11-0006牵引T221次(合肥-广州东)行驶在合九线,竹溪站通过,往肥西站方向。(图/储俊)

合肥段内的DF11-0021。(图/章驰·飞驰的内电五)

DF11-0022牵引客车进入庐江站。(图/章驰·飞驰的内电五)

2020年8月5日。上局合段DF11-0072牵引K1029次(合肥-东莞东)行驶在合九线,肥西站接近。(图/储俊)

2019年10月19日。上局合段DF11-0074牵引K1030次(东莞东-合肥)行驶在合九线,竹溪站接近。(图/储俊)

上局徐段DF11-0248牵引K101次接近兴卫村站。(图/宁东的狮子)

2015年5月4日。DF11-0249抵达南京东 准备前往戚墅堰厂修。(图/宁东的狮子)

2013年10月。徐州DF11-0250在南京西整备场。(图/宁东的狮子)

 

2021年3月11日。合肥即将发往广州的DF11型内燃机车在合肥东集结。2021年3月15日,机车终于发货,并于3月17日深夜抵达广州。

 

2021年3月11日。合肥东。即将发往广州的DF11型内燃机车。(图/章驰·飞驰的内电五)

2021年3月11日。合肥东。即将发往广州的DF11型内燃机车。(图/章驰·飞驰的内电五)

2021年3月17日18:30。广东韶关。57121次黄岗站三道停车。数天前上局转配广铁的8台东风11首批5台发货,但自发车以来沿线车迷一直毫无音讯,终于,赶在天黑前最后的拍摄窗口,此车终于出现。本次5台合段东风11车号分别为:0006、0021、0022、0072、0074。(图/andy)

2021年3月17日18:30。广东韶关。57121次黄岗站三道停车。数天前上局转配广铁的8台东风11首批5台发货,但自发车以来沿线车迷一直毫无音讯,终于,赶在天黑前最后的拍摄窗口,此车终于出现。本次5台合段东风11车号分别为:0006、0021、0022、0072、0074。(图/andy)

2021年3月17日22:35。广州。57121次通过广州德康路天桥。(图/张儆)

运行速度160km/h的DF11型内燃机车,可以说运行在客专上会更有保障。

 

 

关键之闸瓦

 

机车使用的闸瓦分为很多种,各种闸瓦有着各自的优缺点,包括摩擦系数、制动特性和运用成本等。我国的低速机车一般均采用球墨铸铁闸瓦。铸铁闸瓦采用不同材质时,它的摩擦系数也不尽相同,同时化学成分和铸造工艺对摩擦系数有着很大影响。

但是铸铁闸瓦有着这样的特点:运行速度越高,摩擦系数越低。反之。同时当闸瓦温度增高时,摩擦系数也会降低。反之。

后来为了应对铁路高速化,研制出了粉末冶金闸瓦。

粉末冶金摩擦材料最早出现于1930年。二战期间,军用车辆及飞机等发展推动了这种工艺等发展。初期粉末冶金摩擦材料采用铜基,现在已经广泛使用铁基材料,铁基材料成本低且耐高温。

粉末冶金闸瓦,通常是以金属为基体,附加一种或多种其它金属和非金属成分,通过混合、压制和烧结而成。基础金属材料具有一定的机械强度和良好的导热性能,材料的摩擦系数、耐磨性等是通过成分的调节和工艺等来满足。

它的制造工艺类似于合成闸瓦,生产时将各种比重不同的物质进行良好的混合搅拌,然后在钢模中压制成形,在炉中烧结而成。

粉末冶金闸瓦的最大好处是保持了铸铁闸瓦与合成闸瓦的共同优点,而又克服了它们各自的缺点。

其中铸铁闸瓦在高速时摩擦系数急剧降低;低速时摩擦系数又急速上升。而合成闸瓦虽然摩擦系数的变化与速度关系较小,但在雨天车轮踏面有水时,摩擦系数会变得不稳定。粉末冶金闸瓦均没有以上问题。

因此,使用粉末冶金闸瓦的DF11型机车,再次走上了保障铁路运行安全的第一线,继续发挥着准高速机车的余热。

 

 

 

(感谢哈库拉傌挞挞、安琪、宁东的狮子等对本文的帮助)

  1. 匿名 回复

    DF-11那抹蓝 怎么看都养眼。。。

  2. 匿名 回复

    哇 新鲜的文章 还是热乎的

  3. 淇哥 回复

    说到df11我就想起在20078年的时候,当然有段时间跑衡广的管内车,然后我就去邂逅,等了好几次终于等到了,然后是2009年年底的时候我当时在河源坐k25去深圳西第一次坐到狮子的本族,当时还在河源站拍了一张照片上了台历了。

  4. 小学生报见到火车仔 回复

    调配机车给广铁,广铁需要给钱上海铁路局吗

    • 上局铁段 回复

      需要给钱。各局独立结算。

  5. 匿名 回复

    我2021年1月31日在宣杭线上拍到过合段DF11-0082

留言(免注册)

7,030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