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铁法

The Charm of a Branch Railway in Northeastern China

调兵山市曾叫铁法市,是因为地处铁岭市和法库县之间,这也是铁法线这条矿区铁路名称的由来,且一直沿用至今。提到铁法线,您可能会觉得陌生,而提起辽北的调兵山蒸汽机车,相信您一定有所耳闻,而这些蒸汽机车正是运行在全长200多公里的铁法线上。

直击郴州·雨夜抢通

The Accident of T179: An Emergent Rescue

T179次列车出轨事故发生后,广铁集团立即从四个地方启动救援列车。救援的过程持续一整晚,雨夜之下,不同工种各司其职,突击到天亮,以最快的速度抢通线路。

消逝的铁路

The Vanishing Yunnan-Vietnam Railway

滇越铁路,一条从山巅蜿蜒而下、穿越云端的窄轨铁路。她在二十世纪初由法国人勘测设计、由无数中国劳工参与建造,从中国的云南府延伸到越南海防。由于西南地区地势险要,施工难度极大,法国人在设计线路时采用了1000毫米的窄轨。于是,滇越铁路又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米轨”。

再见南鹰厦线,再见旧时光

Say Goodbye to the South Yingtan-Xiamen Railway, Say Goodbye to the Past

随着南龙铁路的开通,鹰厦线南段的客车将在2019年1月5日调图之日起改至南龙铁路运行,鹰厦铁路南段将再无客车运行。飞驰在客专上的动车代替了蜿蜒在鹰厦上的普速,海堤没有了,SS3没有了,来舟、沙县、三明、华安等车站都已经或即将从时刻表上消失,很多几十年的鹰厦老牌车,他们都走了。

纪念走远的滇越铁路

In memory of The Yunnan-Vietnam Railway

2017年12月12日,滇越铁路最后一趟国铁列车因为昆明修建地铁正式停运了。此刻,往日拍摄的照片勾起了滇越铁路客运时期的一些回忆。自我有相机以来记录下的一些片段也成为了回不去的曾经。准备了一段时间,我选了七组照片来阐述一下近几年云南米轨客运史,作为对滇越铁路的一种纪念。

煤路旧梦:记广东梅隆窄轨铁路

Story of Abandoned Meizhou-Laolong Narrow Gauge in Guangdong Province

乘坐广梅汕铁路龙川和梅州之间的火车时,我们可以在龙川境内看到一条老旧的铁路路基偶尔相伴前行,留心观察的话,还能看到完整的老火车站一闪而过。也许无人知道,更无人关心,窗外那是曾经繁盛的梅隆铁路。这条与广梅汕铁路在龙川相邻的“老前辈”铁路,如今只留在梅州和龙川人的记忆里。

告别艮山门:一座百年老站的前世今生

Bid Fareware to Genshanmen Railway station:The Life of A “Centenarian”

艮山门车站,始建于1906年,是杭州乃至浙江省第一条铁路江墅铁路上的一个中间站。2016年8月1日,这座百年老站正式停办货运业务,告别其最初的身份。谢幕前的场景,多少还是有点落寞。

古月今尘:文俊的旧京广骑行

A Story of a Bicycle Ride to Explore the Discarded Guangdou-Hankou Railway by Wenjun

一本《粤汉铁路韶段工程纪要》的书,让我萌生骑行寻访粤汉铁路遗址的念头,这本书较为详细地阐述了粤汉铁路的走向。我再结合网上的卫星地图,大致的骑行路线就出来了。由于有了之前骑行广东英德银英公路拍车的经验,我只是简单地准备了一下,就带着那台二手的破单车出发了。

追忆二七村,感怀老金华站

Memory of the Erqi Village and Former Jinhua Railway Station

二七新村,坐落在金华市中心,婺江北岸,在1996年金华西站(今金华站)建成前,这曾经是金华最繁华的铁路职工及家属聚集区,因为在它的南侧,就是曾经老浙赣铁路上的大站——金华站。

丁目的铁路情结

Ding Mu’s Passion of Railway

昆明车迷丁目在微博上推出《米轨》的纪录片作品,在现在这么快节奏的网络语境下,还能看到纯记录的作品实属难得。他为了全身心拍摄纪录片,辞去了工作。为了寻找好的角度,差点被河水冲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对火车任性的爱。

三道岭·消逝中的蒸汽记忆

The Coal Mine of Sandaoling: Fading Memories of Steam Locomotive

新疆哈密三道岭,曾经是河西走廊上兴盛一时的煤矿产地和古丝绸之路入疆的必经之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已不再为人熟知。但因为拥有目前中国数量最多的“活”蒸汽机车,对于火车迷们来说是却一个足以令他们魂牵梦绕的神圣之地。

东风归来:我所经历的南京广雪灾

The Return of “Dong Feng” dissel locomotives:My experience of the catastrophic snow stroms on south Beijing-Guangzhou railway

2008年的春运,让不少广铁人记忆深刻。由于冷暖空气交锋的北移,导致中国南方地区遭遇严重的冰雪灾害天气,让南京广线完全中断,超过100万名急于返乡的旅客滞留在广东、湖南各个火车站。最后利用“东风”内燃机车的摆渡挺过了难关。

为了忘却的纪念·重温七二三动车事故现场(上)

Forgetting it in Name of Condolence:Flash back to the site of 7·23 Event (Part I)

“七·二三”事故的当晚,朋友在电话里急促地说着“赶紧上微薄,温州有动车出轨!”,我立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连忙打开电脑,最早的图片是一张从远处拍的照片。

为了忘却的纪念·重温七二三动车事故现场(下)

Forgetting it in Name of Condolence:Flash back to the site of 7·23 Event (Part II)

事故发生后的第七天。早晨,忽然接到温州政府方面的通知,让大家在宾馆集合然后乘坐大巴前去采访,虽然没有说采访内容,但职业的敏感告诉我应该是总理要来了。


5,69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