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迷好图·张儆纪念特辑

张儆,2003.10.22~2024.2.9

 

你或许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朋友,
但是你的图片和文字,
让我们感受到你的热情和善良。
你或许是我们最好的火车迷伙伴,
与我们一起分享着火车的故事。

我们亲爱的铁路迷朋友张儆@广铁广段飞驰的DF11G,
于2024年2月9日因意外离世,
匆匆地走完了他的生命旅程。

张儆,广东省韶关市始兴县人,生前常驻广州市。

他为人善良,乐观开朗,饶有风趣,交集甚广。
他以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的挑战,
与我们无私地分享过对于铁路摄影的心得和经验。
他与每一位热爱火车的铁路迷们一样,
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
三道岭、内蒙古、青藏高原、西南大山……
他的镜头里记录下中国铁路种种美好的瞬间。
他的离世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他的匆匆离开让我们感到十分悲痛和难过。

在准备后事的过程中,我们一众好友也想为张儆做一些事。在与他家属的沟通过程中得知,他们也希望将张儆曾付出极大热情与汗水换回的作品全部分享出来。因此,我们几位张儆生前好友便前往了他在广州的住处,在家属的支持下将他电脑中一个命名为《公开照片》的文件夹内部分遗作进行整理汇编,借此让大家一起通过他的镜头领略他的一生所爱,既透过他的作品缅怀我们这位最亲爱的朋友,也了却了家属的心愿。

 

|01|

梦起岭南

张儆的家乡位于广东省韶关市始兴县,东起赣州、西至韶关的赣韶铁路从境内横穿而过,这条全长不过180公里的单线电气化铁路翻越赣南粤北的山岭河川,景色秀美,风格独特,这也使得家乡成为了他铁路之梦开始的地方。终其一生,他都对赣韶铁路有着深厚的情感,在这条铁路沿线拍下了许多作品。随着他的长大求学,广州、清远、佛山、茂名、惠州……他寻觅铁路的脚步渐渐走过广东的各个角落,留下了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佳作。

张儆的家人非常支持他的爱好,家庭氛围也非常和谐,这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摇篮,让他可以没有顾虑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有时他也会让家人参与到自己的创作当中,让他们也能感受他之所爱。有时出远门进行“大运转”后,张儆会给家人分享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以及他最终收获的精美照片,这样的温馨美好的正向反馈也是张儆常年对铁路摄影热情不减的重要原因之一。

2020年11月,张儆家乡所在的始兴站。

2021年2月17日,Z112次(海口-哈尔滨西)接近始兴站。

K1665次(南昌-广州东)行驶在赣韶铁路上。

K1665次(南昌-广州东)接近总甫站。

2021年2月5日。SS8牵引赣韶线临客K9208次(广州东-南雄)接近始兴站。

2023年1月20日,赣韶铁路,客车K209次(宁波-广州)行驶在赣韶铁路上。

2020年11月。督导列车行驶在赣韶线上。

2023年3月。花丛盛开,赣韶线列车行驶在春天之中。

SS8牵引T8375次列车通过广州白云湖畔。此车为张儆生前挚爱。

2020年10月24日。客车T8375次(广州东-南雄)通过飞来峡镇附近。此车为张儆生前挚爱。

2019年7月18日。HXD1C-6097牵引深圳地铁回送57161次,快速通过平步大桥。

2019年8月。SS9G牵引K511次(上海南-海口)通过广州北站。

京广线。HXD1D牵引直特通过韶关东站。

2023年。广东。CR200J1-C动集行驶在京广线上。

京广线。橘子回送CRH6A通过大朗站。

2019年1月13日。“开口瓜0733”牵引混编货物快速通过珠江大桥。

广茂铁路。DF4B牵引货列通过三水北江大堤。

2019年1月。广州。DF11G牵引直特列车通过珠江大桥。

2019年9月。广茂线。K511次(上海南-海口)通过横滘道口。

2023年12月。改线后的广茂线客车通过广州德康路天桥。

2019年8月4日。由DF4B-2300牵引的K232次列车行驶在广茂铁路。

2022年10月5日,广茂铁路,DF4牵引货列驶向阳春站。

广茂线客车通过三水西南大桥前道口。

2020年11月。半截DF11G+DF4B牵引客车通过珠江大桥。

2020年9月10日,广茂线,CRH2J-0205通过珠江大桥,与一旁坦尾站停靠的地铁五号线列车同框。

2021年7月23日。CRH2J-0205飞驰在广茂铁路上。

2022年11月19日。粤海铁路,DF11G牵引CRH380AM-0204“青铜剑”无火回送。

2020年5月21日。广茂铁路。双机秦岭轨道车牵引检测车通过肇庆西江大桥。

广州西站。SS8-0182牵引江村通勤小票。

2023年7月1日,广东广州,SS9G牵引T8367次(梅州-广州东)行驶在广深铁路上。

2022年10月23日,广深线,伴着夕阳而过的“大地铁”驶向广州东站。

2019年9月。广九直通车Z801次从广州东出发,开往香港红磡。

广东惠州。SS8推挽列车行驶在京九线。

惠州站南头,SS8推挽列车行驶在京九线。

2021年1月。DF4D牵引客车行驶在粤东地区。

2021年1月。DF4BK牵引客车行驶在广梅汕铁路。

2021年1月。检测列车行驶在广梅汕铁路。

2023年8月。DF4B牵引列车行驶在惠大线。

2022年10月8日,春罗铁路,DF4驶出春湾站,往罗定站驶去。

2022年6月。韶关。黄格铁路。

2020年11月。广州港铁路。

2022年5月。韶关冶炼厂支线。

2022年12月。广东南海有轨电车。

2022年5月15日,广东广州,地铁一号线的“大西”列车缓慢驶入花地湾车站。

2022年5月15日,广东广州,地铁一号线的“大西”列车缓慢驶入花地湾车站。

2022年。广州南站。广珠城际与广深港高铁列车同框出站。

2024年,“同框”照片登上《广州铁道》。

广东韶关。武广高铁。CRH380AL飞速掠过稻田。

2024年2月。广东佛山。贵广高铁。此为张儆生前最后的作品。

除了家庭与故乡对他创作环境的孕育,身边朋友对他的影响也许也非常大。

编者一行人在整理张儆生前作品时发现,他早年间所拍作品形式较为单一,大多为“糖水片”,而后才慢慢发展为火车和风景相结合的“风光片”,而这种转折与我们多数朋友与他相识的时间节点相近。

特别是在经历了长途运转之后,这一变化更为明显。他也曾跟编者分享过他从外地运转后的心得,表示在外地运转时明白了该怎么样寻找合适的机位以及创作的一些技巧,这对他日后的创作风格影响深远。

 

|02|

西域寻觅

大漠戈壁,雪域高原,茫茫天地,冰火之歌。西北地区总有着无限的神秘与美好,让无数铁路爱好者心向往之,而张儆也不例外。在前往西北的旅行之中,张儆探访了甘肃、新疆、青海、西藏,记录了甘泉、红会铁路列车穿行大漠,拍摄过三道岭下蒸汽机车的万丈星火,也沉浸在雪山草地间青藏铁路的声声回响中。

2023年2月。红会铁路。小票车行驶在戈壁山中。

2023年2月。红会铁路。小票车行驶在戈壁山中。

2023年2月。红会铁路。小票车行驶在戈壁山中。

2023年2月。DF5牵引白银小票。

2022年2月5日,新疆哈密三道岭,蒸气机车倒推着空矿车下矿,驶向东坑。

2022年2月8日,新疆哈密三道岭,建设型蒸汽机车驶过没落的老南泉生活区域,往东剥离站行去。

2022年9月,新疆哈密三道岭,喷火中的建设型蒸汽机车。

2022年9月,新疆哈密三道岭,喷火中的建设型蒸汽机车。

2021年8月。青藏铁路青海段,列车行驶在青藏铁路上。

2021年8月。青藏铁路青海段,列车行驶在青藏铁路上。

2021年8月。青藏铁路青海段,列车行驶在青藏铁路上。

2021年8月。青藏铁路青海段,客车Z9812次(拉萨-西宁)行驶在青藏铁路上。

2023年2月。甘泉铁路。双机牵引重车。

2023年2月。甘泉铁路小票。

 

|03|

西南山岭

韶山机车的风笛忽高忽低,乃托展线的轨道蜿蜒盘绕,铁马大桥的身姿巍峨坚挺,喀斯特山的形态起起伏伏。西南的崇山与高原间,有成昆铁路的雄伟、水红铁路的险要,也有滇越铁路的精致、益湛铁路的秀美。当张儆的足迹来到这里时,那些鬼斧神工的地理景观和穿山越谷的钢铁巨龙产生了美妙的融合,立时成为一幅幅精巧的画卷,是他铁路摄影风格的最好展现。

2022年8月。列车行驶在成昆线上。

2022年8月。成昆线。小票车通过米易。

2022年8月。列车行驶在成昆线上。

2022年8月。成昆线。列车行经乃托展线。

2022年8月。小票车行驶在成昆线上。

2022年7月21日,沪昆线,六盘水-且午的57091次通勤列车驶出六盘水站,行驶在喀斯特山间。

2022年7月23日,水红线,6082(威舍-六盘水)次驶过北盘江特大桥。

2022年7月25日,沪昆线,SS3B牵引货列行驶在云贵高原山间。

2022年7月25日,沪昆线,客车Z161(北京西-昆明)穿行于喀斯特山间。张儆父亲曾拿他这张照片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炫耀。

2022年7月。六盘水-且午的57091次通勤列车。

2022年7月。六盘水-且午的57091次通勤列车。

2022年8月。开远旅游列车通过七孔桥。

2022年8月。米轨列车通过七孔桥。

2022年8月。米轨列车通过人字桥。

2020年9月。益湛线。列车行驶在贺州群山之中。

2023年7月。湘桂线。超限大列在山下穿行。

2022年2月。重庆站。

 

|04|

北国茫茫

仲夏的草原天清气朗,翻卷的白云令人舒畅,清风阵阵吹拂草场,成群的牛羊点缀着碧绿的野望。铁路跨过草场,汽笛与牧歌一同激荡,当夕阳掠过山岗,射出万丈金黄,照耀出的,是那北国大地最迷人的模样。

2023年8月。内蒙草原。

一件有意思的事,张儆的手机锁屏并非火车,而是一张他亲手拍摄的塞外风光:阴暗交错的云朵悬浮在湛蓝的天空,与远处山岗仿佛近在咫尺,无边无际的绿色草场间,是那条孤单的公路在独自伸向远方。这样一幅图景如梦似幻,甚至有些美得不真实。这可能只是他众多追寻火车之旅中的一张副产品,但却是他心态的一个写照。

2023年8月。内蒙草原。

对于拍车这件事情,其实张儆更看重的是其中的过程。

旅途中的风景、美食、人文以及朋友,若仅仅是为了拍车而出发,他反倒觉得无趣。

快乐都在路上,拍到的车只是一个结果,他的这一感悟需要大家慢慢体会。

2023年8月。赤大白铁路。列车行驶在夏日草原。

2023年8月。赤大白铁路。大机段列车行驶在夏日草原。

2023年8月。赤大白铁路。通勤小票。

2023年8月。赤大白铁路。

2023年8月。赤大白铁路。

2023年8月。内蒙草原。

2023年8月。内蒙草原。

 

|05|

东南秀水

浙闽两省,位在东南,自古便是钟灵毓秀,风光旖旎。张儆也曾来到这片诗画江南,足迹遍布金温铁路、漳龙铁路、漳泉铁路、鹰厦铁路、峰福铁路等等。东南二省的青山绿水与单线铁路相互融合,为张儆提供了绝好的发挥空间。

2021年1月。冬日漳龙线。

2023年11月。检测列车行驶在漳龙线。

2023年11月。检测列车行驶在鹰厦线上。

2022年12月。鹰厦线。CRH1A-A与787同框。

鹰厦线。CRH1A-A行驶在厦门杏林大桥。

2021年10月。列车行驶在金温铁路。

2021年10月。列车行驶在金温铁路。

2023年11月。HXD1C牵引列车驶过外南线双塔大桥。

 

|告别|

 

张儆对待生活的态度让人赞叹,我们在他房间整理他留下的数字遗产时惊讶地发现他没有一点拖沓,所有照片竟然全部归纳整理完毕,直至他生前最后一次外出采风时的作品,也都全部修妥。

他的房间干净、桌面整齐,几乎见不到什么杂物,各类物品归纳得井井有条,就如他整理清晰的照片目录一样。

根据他本人分类归档的文件夹名称及朋友圈内容进行的不完全统计,截至发文时,他一共去过全国22个省份、150余座城市、数十条铁路线,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

 

当编者一行人在张儆家中浏览完他所有公开作品后不由发出感慨:“去过这么多地方,领略过祖国大好河山,也没什么遗憾了”,而此时张儆母亲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哽咽,她说:“我就当他出去旅游了吧”……

 

张儆家乡过年时的特色民俗活动“舞火龙”,张儆曾经也是这火龙队里的一员。

张儆生前所使用的索尼相机。

张儆生前所使用的电脑。

 

2024年2月9日,张儆因意外离世,遗体于2月28日火化。告别仪式当天,张儆生前结交的全国各地多位好友都自发前往他的老家为他送行,当天细雨迷蒙、离别的悲戚如滴滴春雨般落在他的家乡,这颗耀眼的流星就此陨落在他故乡的山水之间,希望大家能通过本文,看见他曾经看见过的美好,感受他曾经感受过的快乐,努力前行,保重身体!我们也将定时组织慰问团到他家做客,替他常回家看看。

 

邹旭辉:
不能再完成的约定,未能再出发的旅程!
无法再相见的遗憾,无处再寻觅的之音!
兄弟,一路走好!

 

李修齐、王宇昊、彭宸:
夏天的匆匆一面,没想到成为了永别。我们三个人很荣幸能成为你草原铁道回忆的一部分,更是相信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我们。你的开朗热情音容宛在,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仍能拥抱自由、追寻热爱!

 

焦嘉桐:
初见于踏上西南路途的列车上,群山中踏歌而行,高温下依然为伴,春城夏夜把酒言欢。狂沙中为了心中的热爱追逐列车,在辽阔的冬日草原中共同欣赏不一样的风景。闽山闽水,众多回忆,雨中拍摄,连夜国道赶路分享各自内心心路历程。再见了我的朋友,愿你在“另外一个世界”依旧可以过的像从前模样般安好。

 

金梓翔
短短相识三年,你我走过广茂、广梅汕、青藏、贵昆、滇越、成昆、三道岭、包白、甘泉、红会,在奔赴下一场山海的路上,你始终保持热爱!在青藏高原,一起见证了行驶在世界屋脊的列车;在三道岭,一起聆听了一首冰火之歌;在西南边陲,一起漫游时光,见证了“米轨“的变迁;在凉山,一起重温了那个波澜壮阔的年代……一路走好朋友,愿你安息,有幸相识一场,愿来世再见!

 

吕杰琛:
张儆为人善良,优秀上进,他的离去让我非常难过,也特地从杭州奔赴韶关送了他最后一程。我们这些朋友也很有幸能与他相识一场,只要我们秉承他的爱好,学习他的品质,他便永远与我们同在。

 

谭元皓:
没想到才分别十多天,你就突然离去了。未能一同成行的定子专列之旅也成了永远的遗憾,未来一定替你去看一场ZTMY演唱会。愿赣韶线的风笛响彻山间之时,另一边的你也能看到飞驰的红蓝身影。

 

刘柏麟:
张哥,一路走好!来生继续做火车迷,一起追火车!继续拍好货!

 

广铁椰子:
认识快五年了但是一直素未谋面的好兄弟,祝你一路走好!

 

汤皓冉:
想起2019年那次偶然的相遇,让我与张哥结识。他那乐观、热情的性格让我深受感染,我们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闲暇之时,张哥总是会教我一些拍摄技巧,在我心中,他不仅仅是我的朋友,更是我探索铁路摄影的领路人。张哥的作品总是令人叹为观止,每一张都凝聚了他对摄影的热爱与执着。他的才华与努力让我为之赞叹。然而,命运似乎总是捉弄英才,让人惋惜不已,但无论如何,我会铭记张哥为摄影事业所付出的努力,他对热爱的追求将永远激励着我前行,他的精神始终与我同在!永远怀念张哥!

 

黄华烨:
张哥,我与你虽只有一面之缘,但你仍教会我许多东西,跟你一起拍火车非常的开心快乐。你行走祖国四方,拍摄下许多壮丽罕见的影像,我深感敬佩,我非常荣幸能够认识你!

 

以下是微信公众号的留言:

·

17岁生日时的自拍。

2023年7月29日。内蒙古西乌旗。张儆与赤大白铁路。(图/DF10D0138)

2024年1月5日。长沙。张儆与毛泽东号合影。(图/DF10D0138)

2022年。韶关。张儆与机车合影。(图/Andy)

图/刘柏麟

 

·
是啊,也许张儆只是搭上了一趟去往天堂的列车,
只是换了一个更美好的地方。
希望你在那里,
还会继续你的火车之旅,
还会遇到更多的火车迷朋友。
你在那里,
还会看到我们的思念和祝福。

·
亲爱的朋友,你若读到这里,请不要再悲伤或哭泣。
当你去到他生前所过之处,
他,就是那赣韶线上的声声轮轨,是那大漠夜空中的点点繁星,是那凉山深处的汽笛鸣响,是那塞外草原的云卷云舒。
他早已化作他一生所爱的一切,从未离去,也不会消散,而是永远与我们同在。

`

谨以此文纪念张儆
2024年3月8日

 

感谢以下车迷朋友对本文的帮助
其中部分朋友参加了张儆的告别仪式
(排名不分先后)
邹旭辉、梁瑞汀、黄进保、区一鸣、陈志强、杨壮、邓慧明、李镇涛、焦嘉桐、金梓翔、吕杰琛、李修齐、刘柏麟、陈迪亚、赵豫鑫(张儆同学)、赵炎雄

  1. 张爸 回复

    儿子,爸爸妈妈很难过,从始至终都这么支持你去追逐梦想,可偏偏在自己老家出了意外,见你有这么多车迷的祝福和关爱,作为父亲的我也很知足,也很感激!谢谢车迷朋友对他的认可!非常感谢

  2. 匿名 回复

    第一次看到这种特辑
    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祝各位永远安康

  3. 匿名 回复

    一路走好!

  4. 绿巨人小迷弟 回复

    一路走好,天堂多了一位热爱生活的火车迷。

  5. time 回复

    张先生一路走好!

  6. happy137 回复

    一路走好

  7. 匿名 回复

    一路走好

留言(免注册)

2,02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