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梅汕客专铺轨记

图文/梅坎铁路

 

The Track-laying of the Meizhou-Shantou High-speed Railway
As a 122.4-kilometer-long railway designed for an operating speed of 250km/h, the Meizhou-Shantou high-speed rail connects Meizhou, Jieyang and Chaozhou. It starts from the Meizhouxi Station, going through the Shejiangbei, Jianqiao, Fengshunbei and Jieyang Jichang stations before arriving at Chaoshan station on Hangzhou-Shenzhen Hi-speed Railway. The construction began on August, 2015 and the track-laying was completed on June 30, 2019. It was put into service on October 11, 2019.

 

梅汕客专,正线全长122.4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线路北起梅州市梅州西站,途经梅州、揭阳、潮州三市, 在潮汕站与厦深铁路接轨,全线设有梅州西站、畲江北站、建桥站、丰顺东站、揭阳站、揭阳机场站和潮汕站7个车站。其于2015年8月开工建设,2019年6月30日梅汕铁路全线铺轨完成,2019年10月11日正式建成通车。

2019年10月。即将投入运营的梅州西站。梅州被称之为”世界客都”,因此梅州西站站房以弧为形,以“圆”为神,弧形有围合之势,契合着客家“团结、团聚、团圆”的人文精神。站房的两侧实为阳,中间虚为阴,虚实共生就表达出围龙屋“天圆地方、阴阳两仪”的特点。而细部提炼后的窗花也唤起人们对围龙屋传统“木石窗”的记忆,使得站房细部亲切细腻,整体雄浑朴拙。两翼仿佛张开的双臂,欢迎回归、祝颂起航,体现朴实大方的民族性格、寻根团聚的文脉气质、念祖思亲的精神氛围。将客家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融为一体,让地域性和时代感得到充分的诠释。(图/梅坎铁路)

 

 

笔者从2019年3月开始记录梅汕客专的轨道铺设,包括13台中铁二局的东风4B内燃机车担任的铺轨、卸砟和焊轨等一系列运送路路料任务,希望能更全面地把这项工程呈现给大家,无奈因为一些时间和运气的因素,只得以记叙的方式展现,谨以此文向担任梅汕铺设任务的铁路工人以及东风4机车致敬!

一系列的铺设任务,要从揭阳开始说起。2019年3月,梅州火车站的一位铁路师傅到揭阳出差时看到已经有了铺轨机车和各种材料到达了客专线的新揭阳,准备开始施工,于是便通知了我。恰巧次日是周末,笔者便立即买票赶往揭阳。

2019年3月。“奋进号”东风5。(图/梅坎铁路)

 

清晨五点闹钟响铃起床,搭乘一个半小时公交车到梅州站乘坐特快列车出发到兴宁站,随后换乘快速列车到达揭阳,下车后碰巧遇到老揭阳站挂牌站调DF5-1438“奋进号”机车进入揭阳站I道,拍下照片后便打车前往制梁场。

2019年3月。梅汕客专上的工程局东风4。(图/梅坎铁路)

 

在一片菜田旁下车后,可以看到上方建设中的客专线路。此时已有机车在线路上等待命令,线路下方的菜地上,一位菜农满面欢喜地看着自己的蔬菜。

2019年3月。夕阳下的工程局东风4。(图/梅坎铁路)

 

进入线路后发现,刚刚到位的东风4机车停在一条股道上,此时机车还未开机,正在等待施工人员到位。这些机车将牵引长轨车、道砟车和各类铁路材料运送到指定地点作业。

2019年3月。未开机的4台东风4。(图/梅坎铁路)


2019年3月。梅汕客专新揭阳站外,等待命令的施工车辆。(图/梅坎铁路)


2019年3月。运送铁路材料的临时线路。(图/梅坎铁路)

 

该线路为运送铁路材料的临时线路,从畲汕线引进,机车、长轨、道砟车厢和轨枕等材料都由中铁二局机车经畲汕线新亨站运至新揭阳站内。

2019年3月。建设中的新揭阳站。(图/梅坎铁路)

 

在新揭阳站中,DF4-9184机车已经挂好了一列石砟车。听前辈车友说,这台机车曾经配属广州机务段,2002年左右转给了中国中铁。此时笔者发现在这列长编组石砟车中间还夹着一台机车,于是小跑过去一探究竟。走到离机车不远时看到车门居然是方型无倒角的车门,心中一阵激动,猜想这一定是台”年龄”不小的初代东风4。

2019年3月。东风4-0352号机车铭牌。(图/梅坎铁路)

 

果不其然,铭牌告诉我这是一台1980年由大连厂生产的机车,车号是0352。服役了将近40年的老车会在梅汕铁路的工地上出现,这令人非常惊讶,很多比它生产时间晚十年的机车都已被拆解或封存,能看到如此高龄的老车十分不易。因为机车两头被车厢链接,便拍了两张侧面,以后梅汕客专建设能在更多地方看到它的身影。

2019年4月。挂好路料准备出发的机车。(图/梅坎铁路)

 

2020年4月,与广州的前辈车友同行第二次探访揭阳站,施工有序进行,机车挂好路料运至各地施工。

2019年4月。车站站台侧线股道,图中黄土空地为即将铺轨的正线路基。(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年近六旬的老师傅驾驶6326号机车在新揭阳站内调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0352和9184机车推挽运行一列砟车到新揭阳站装砟。(图/梅坎铁路)

 

新揭阳站,0352和9184机车推挽运行一列砟车进站装砟。这种方式运行的优势在于一是整列车卸砟完毕后可以马上折返,调车时不用调车员扒在车上瞭望,二是遇到长上坡线路时,后车可以推进发力,使列车运行起来速度更稳定,不易坡停。相比之下动车组重量轻,功率大,运行起来更为轻便,所以能轻松应对大坡,但这些年迈的东风4要在没有矫正轨道且牵引着沉重石砟的情况下运行在限速10公里的线路上就有些困难了。

2019年4月。中铁二局施工人员指示铲车装砟。(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揭阳砟场装砟作业,铲车与挖掘机将一节节空车装满道砟。(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在基地整装待发的长轨车。(图/梅坎铁路)

 

长轨车在基地整装待发,待上一趟出发铺轨的空轨车返回后这趟车再开往铺轨机现场进行铺轨,右边是一排排堆积成山的轨枕。

2019年4月。0252机车的大车探出头与我们谈笑。(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砟车调车作业中。(图/梅坎铁路)


2019年4月。两台“西瓜”涂装的东风4同框在新揭阳站内调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新揭阳站一趟结束长轨运输任务的空长轨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正在进行走行部和牵引电机的日常保养的师傅。(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机车师傅正在给东风4内燃机车添加燃油。(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工地上的东风4内燃机车都是由油罐车进行移动加油。(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夕阳下的东风4。(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傍晚时分施工人员陆续下班吃饭。(图/梅坎铁路)

 

傍晚,施工人员陆续下班吃饭,一辆机车停机后,一个师傅从车上下来准备吃饭,我上前问:“师傅,待会儿您吃完饭开车作业可以上您的车拍一下照片记录一下吗,我从梅州过来,想记录我们的第一条高铁从建设到通车。”
“没问题,等半个钟我们吃完就上来。”
“好嘞,谢谢您!”

 

 

2019年5月。东风4B内燃机车的驾驶室。(图/梅坎铁路)

 

如愿进入了笔者最喜爱的东风4B内燃机车驾驶室。笔者年幼时写有关梦想的作文,内容都是当一名火车司机,但如今却成了一名体育运动员。看着师傅驾机车、提手柄,听着柴油机的运转声和洪亮的汽笛声,也算是圆儿时的梦了。

2019年5月。等待加挂的补机。(图/梅坎铁路)

 

因为从畲汕线至制梁场的临时线路坡度特别大,这趟车需加挂补机到车站后才能挂长编组轨枕车,路上要依靠两辆机车同时发力方可到达制梁场工地,站在机车里拍火车,既新鲜又兴奋。

2019年5月。调车员绿灯手信号示意挂车。(图/梅坎铁路)

 

机车靠近后,调车员便开始用绿灯手信号示意挂车,待到列车挂好后,调车信号变白灯,列车开始试风,机车发出两声长鸣,往制梁场方向返回。

2019年5月。施工人员正在搬动道岔。(图/梅坎铁路)

 

此时新揭阳站内还没有安装电动道岔,列车调向需要靠人力搬动道岔给予调车进路。

2019年5月。施工人员正在搬动道岔。(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一辆长轨车正在夜空下出站。(图/梅坎铁路)

 

明月已高挂夜空,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执行各项任务的机车们继续开往作业地点。向夜以继日奋战一线的铁路工人致敬!

2019年5月。鸣笛通过人工道岔的长轨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5月。东风4机车在新揭阳站内调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卸砟车从揭阳站开出后进入大坡道。(图/梅坎铁路)

 

卸砟车从揭阳站开出,前方遇长大坡道,匀砟车在前方“开路”,东风4司机则根据两车之间的距离控制速度行驶。

2019年6月。摆出暂停的手势的工作人员。(图/梅坎铁路)

 

隧道口,一位工作人员摆出暂停的手势,列车随机停车。原来是隧道内接触网作业未撤离,因而不能进入。

2019年6月。驰骋在潮汕平原的工程局列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潮汕建筑风格的老房子。(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交会返回揭阳站的材料运输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结束卸砟任务后返回车站,回到机车上休息的卸砟师傅和在窗外瞭望的机车师傅(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长沙机务段的两台东风4D。(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建设中的畲江北站。长沙机务段两台出租来的东风4D正在梅汕客专工地牵引砟车,接近畲江北站。

午后,两位师傅爬上轨道车,我上前问:
“师傅,您这车等一下要出去施工吗?”
“过会儿开,待会儿去梅州西方向卸电容枕。”
“那我能上您车拍一下施工照片吗?我是梅州人,想多记录一下咱们的第一条高铁建设”
“没问题,上来吧!”

2019年6月。整洁宽敞的轨道车内部。(图/梅坎铁路)

 

进入轨道车后才发现,轨道车虽然外观小巧,车内却十分整洁宽敞,师傅刚吃完饭,打开空调。
“下午我们人员到齐了就开出去卸轨枕,我们先躺一下,你也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好勒 谢谢师傅!”
施工人员相继到齐,由于日夜劳累,工人也在车上打起瞌睡。

2019年6月。施工人员正在车中午休。(图/梅坎铁路)

 

“轨道车,开两点!”师傅被四川口音的列车员呼喊对讲机叫醒,随即启动机车。

2019年6月。运行中的轨道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轨道车在畲江北——梅州西区间线路隧道内作业。(图/梅坎铁路)

 

工人合力将电容枕从车上卸下。铺轨机连续放置普通轨枕,特殊的电容枕在普通轨枕铺设完成后由人工将电容枕抽换,电容枕槽内的线路将为动车组列车的信号收发提供服务。

2019年6月。工人正在卸电容枕。(图/梅坎铁路)

 

“一二三,一二三”,卸枕师傅喊着口号,隧道内环境昏暗,机车打开大灯,让笔者拍出了特别的光影层次感。

2019年6月。隧道内工作的卸枕师傅。(图/梅坎铁路)

 

隧道外的桥底下,一位老伯悠然地推铲着木薯粉渣,发出沙沙的声音,而隧道内确是截然不同的吆喝声。

2019年6月。桥下推铲着木薯粉渣的老汉。(图/梅坎铁路)

 

“轨道车,向前走十五米。”
“轨道车司明白。”
一声令下,列车鸣笛开动,列车安全指挥员指示司机将列车停到指定地点,并吩咐卸枕工人将轨枕卸下。返程途中可以看到每隔数十米就有一根轨枕被卸下,这便是电容枕。

2019年6月。工人正在卸电容枕。(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指示轨道车启动的安全指挥员。(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每隔十米卸下一根的电容枕。(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接近畲江北站,新梅汕跨过老广梅汕线。(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超长编组枕车通过。(图/梅坎铁路)

 

与师傅道别后,准备下至国道等公交车回家,就在此时,后方隧道一声汽笛长鸣,一趟双机东风4推挽运行的超长编组枕车缓缓驶出,这让笔者喜出望外,因为它的本务机车竟然是0352!后来才知道,这是从揭阳北运至畲江北——梅州西铺轨的最后一趟轨枕车,因为几天后,新揭阳——剑桥——丰顺东——畲江北——梅州西将实现铺轨里程贯通。

2019年6月。建设中的畲江北站站台。(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19日,建设中的梅州西站。(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正在建造中的梅州西站股道站台。(图/梅坎铁路)

 

听闻现场二局工作人员讲,这天梅州西将与新揭阳实现小里程铺轨贯通,接轨点为跨长深高速桥上,可见梅州西往南的左线已经铺好,等待右线铺至接轨点,揭阳——梅州西就铺轨贯通了,不过从现场一位工作人员口中得知,接轨时间预计为晚上11点,因此接轨现场是拍不成了,只能前往铺轨现场。

2019年6月。梅汕客专跨长深高速桥。(图/梅坎铁路)

 

梅州西站内,工人正在安装临时轨。前期会先铺好这种临时轨道给运料车使用,等施工后期改铺供动车组运行使用的500米P60长轨。

2019年6月。正在安装临时轨的工人。(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我国自主研发的CYP500型铺轨机在桥上铺轨。(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板车上堆放的轨枕。(图/梅坎铁路)

 

平板车正在运送装有水泥枕的铺轨机,可见车厢上还有钢轨铺成的“铁路”。列车将这些轨枕运送到位后,铺轨机会将它们一排排整齐地放置在地面上。

2019年6月。隧道中作业的CYP500型铺轨机。(图/梅坎铁路)

 

铺轨机将一条条轨枕对齐放到地面,铁轨再放到板扣连接处,拧上螺丝,一段铺轨任务就算完成了。

2019年6月。隧道中作业的CYP500型铺轨机。(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铺轨作业的师傅们。(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疲惫的师傅坐在机器上休息。(图/梅坎铁路)


2019年6月。在隧道里穿梭的轨枕运输机。(图/梅坎铁路)

 

隧道再走一公里外,9184与6326机车推进着五六百米长的长轨车与枕车,铺轨现场工作人员对讲机呼唤内燃机车司机推进,一声长鸣,列车缓缓推进数米。

2019年6月。推动长轨车与枕车驶入隧道的9184与6326机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建设中的梅州西站,站内已经铺上了股道和道砟,0352机车又惊喜地出现在梅州西站内担当装砟卸砟任务,经师傅同意后,笔者便前往卸砟地点拍摄卸砟作业。

2019年7月,0352机车在梅州西站内担当装砟卸砟任务。(图/梅坎铁路)

 

残破的3408机车与0352机车担当梅州西——畲江北区间的卸砟牵引任务,两台机车时而合力推挽运行,时而各自牵引或推进列车进行卸砟。

2019年7月。残破的3408机车与0352机车担当梅州西——畲江北区间的卸砟牵引任务。(图/梅坎铁路)

 

途径上次的铺轨贯通链接点——跨长深高速大桥,可以看见线路已经铺上厚厚一层道砟。

 

2019年7月。施工中的梅汕高铁跨长深高速大桥。(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接触网工人在大桥上作业。(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列车停在卸砟作业指定地点。(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0352机车位置与梅州西——揭阳铺轨贯通那天的9184和6326机车所在的位置比较,已铺上厚厚一层道砟。(图/梅坎铁路)

 

0352机车长鸣一声风笛,列车缓缓开动,卸砟师傅打开砟车阀门,以每小时4至5公里的速度运行,运行途中,当一节石砟卸完后,卸砟师傅需要跑到另一个车厢上再把阀门打开,直到一整列卸完后,才能回到机车上休息,这种工作非常考验体力,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2019年7月。0352机车位置与梅州西——揭阳铺轨贯通那天的9184和6326机车所在的位置比较,已铺上厚厚一层道砟。(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来自四川泸州的小哥正在操作老K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在大桥上推挽运行的卸砟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两位卸砟小哥观察石砟卸的是否匀称。(图/梅坎铁路)

 

这一列的砟车结束任务后踏上返程,而笔者也终于吹上了空调,并且已经记不清第几次“乘坐”梅汕客专。
“来,小伙子,喝茶!”
热情的大车从机车另一端端来一碟茶。每台东风4机车上都有两个电热煮水器,不仅可以用来煮水,遇到长途运行时,无法及时等到工地上派来的盒饭,师傅便将平底锅和食材带上机车炒上几个小菜,亦可煮饭。闲情之余,机车上吹着空调,品着茶,看着两条平行线,这对于重度痴情火车的我来说,无比惬意。

2019年7月。机车上的茶具。(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搭乘工程局机车返回。(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列车在隧道内等待命令返回梅州西站,头顶绿色的氙气大灯显得格外耀眼。(图/梅坎铁路)

 

返回到站内,一个小朋友害怕机车风笛捂着耳朵看火车,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2019年7月。捂着耳朵的小男孩。(图/梅坎铁路)


2019年7月。沙场一般的作业现场。(图/梅坎铁路)

 

0352机车正在在梅州西砟场进行装砟任务,堆积成山的石砟由汽车运输至此,由铲车负责填装到列车里。

2019年7月。在梅州西砟场进行装砟任务的0352号机车。图中为现在的梅州西站维修工区。(图/梅坎铁路)

 

三辆铲车将一整列车厢装满石闸,装填完毕后又立即发往指定地点,机车因此好几天都不停机。

2019年7月。正在给装车厢石砟的铲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3958机车牵引板车和挖掘机合作回收临时轨。(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建设中的梅州西站站房及广场。(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站台上,还未揭去包装纸的站牌。(图/梅坎铁路)

 

钢轨打磨车打磨钢轨,使列车运行起来更加平稳。

2019年8月。钢轨打磨车在梅州西站内打磨。(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钢轨打磨车在梅州西站内打磨。(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钢轨打磨车工作时发出的炫酷火花。(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清晨,建设中的新揭阳站,四十岁的0352机车与三十岁的2214同框。(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初,中铁机车施工已接近尾声,于是笔者再赴揭阳看看这些老车。因为这些机车在全国随机调动,哪里需要建造铁路,这些机车就往哪里跑,所以梅汕客专施工结束后想再见到这些机车非常困难。
2214机车启机喷出两股黑烟,便小跑过去,一位老师傅正在检查机车走行部,我上前问:“师傅,我能上您的机车拍一下你们工作的照片吗,我从梅州过来,特地过来这边想多记录我们的第一条高铁建设。”
“行,上来吧,我们也快要开了。”
“好嘞,谢谢您”

2019年8月。清晨,建设中的新揭阳站,四十岁的0352机车与三十岁的2214同框。(图/梅坎铁路)

 

2214机车担当的任务是牵引运输挖掘机、轨枕以及石砟的板车,挖掘机到达指定地点后负责把铁路上凸出或凹下的石砟抹均匀。

2019年8月。装着挖掘机、轨枕以及石砟的板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挖掘机和操纵师傅在板车上随时待命。(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工人正在合力卸下需要更换的轨枕。(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梅汕客专新揭阳站——潮汕站区间再次跨过老广梅汕铁路。(图/梅坎铁路)

 

师傅问:“小伙子,你梅州哪里的呀?”
我说:“我是梅县的,从小喜欢火车,业余摄影爱好者,我们那边有条广梅汕铁路,还有漳龙线,我经常在那儿拍。”
说着我打开手机相册给师傅看了一些火车风景图片。
“唉,小伙子,你是不是经常在雁洋那边拍?”
“对呀,啊!您是唐师傅?”
“嘿嘿,对呀”
我突然想起来,原来和唐师傅有过好几次见面。2016年在梅州站外等火车,等了一下午没车来,就在我准备离开时遇到一个机车出库挂车,一位老师傅探出头,跟我们挥手打招呼,这位老师傅,便是唐大车。

 

2019年8月。正在专心驾驶机车的唐师傅。(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正在专心驾驶机车的唐师傅。(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唐师傅驾驶2214机车结束任务返回揭阳站。(图/梅坎铁路)

 

停车后,与唐师傅聊天得知他是黑龙江人,从铁路学校毕业后在黑龙江开过蒸汽以及内燃机车,广梅汕铁路开通后,向全国高薪招聘机车乘务员,唐师傅便来到了龙川机务段,分配到梅州车间,前两年唐师傅退休后,就没见着他开火车了,因为铁路建设局司机比较缺人手,中铁二局公司便返聘回附近机务段退休的铁路职工,这也使我能再次看到唐师傅开火车。这次特别的缘分,使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2019年8月。2214机车原始的“钢琴键”按钮,这在现在大多的东风4B机车上非常少见了。(图/梅坎铁路)

 

2019年10月,2214、3408、9180和9184四台机车完成梅汕客专的铺设任务后回送至龙川机务段进行中修喷漆,随后便由龙川机务段发出,回送至广州港铁路码头装船前往老挝进行中老铁路〔中国云南——老挝万象〕的铺设任务。

2019年10月。龙川机务段中完成维修喷漆的2214机车。(图/梅坎铁路)

 

2019年12月,四台机车在龙川北编组场整装待发,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在相遇,机车们以前在梅汕客专上轰鸣的场景历历在目,心中万般不舍,真心希望有机会能再和这些机车合影留念。

2019年12月。四台出国机车在龙川北整装待发。(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热滑检测车进梅州西站各股道来回检测接触网。(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28日,联调联试检测列车完成了潮汕——梅州西区间的检测,换向折返提速继续检测线路。(图/梅坎铁路)

 

2019年8月28日下午二时许,历史上第一列进入梅州地区的动车 CRH2A-2010在潮汕——梅州西站区间完成动态线路检测后进入梅州西站,世界客都梅州从此结束不通动车的历史。

2019年8月28日,CRH2A-2010动态线路检测车行驶在梅汕客专上。(图/梅坎铁路)


2019年10月1日,试运D7503次驶出梅州西站。(图/梅坎铁路)

 

开通首日

 

2019年10月11日。开通当天的梅州西站,同时梅汕高铁全线车站开通运营。(图/梅坎铁路)


2019年10月11日。开通当日梅州西站候车大厅的节目表演。(图/梅坎铁路)

 

表演完节目后,大厅响起了《我和我的祖国》,众多梅州客家歌手和乘客们合唱完之后嘉宾开始散场,乘客和新闻记者们移步前往站台,检票口旁贴着醒目的《世界客都,长寿梅州》标语。

2019年10月11日。三位广九客运段的乘务员在站台手持梅汕高铁特色牌子笑迎乘客。(图/梅坎铁路)

 

广州动车段的CRH380B-3687号担当首发仪式的G6359次,由梅州西开往广州南。

2019年10月11日。广州动车段的CRH380B-3687号担当首发仪式的G6359次,由梅州西开往广州南。(图/梅坎铁路)

 

梅州西站的站台地标不再使用传统的纸质地标,而是使用了全新的LED地标。这款全新地标可以通过调整LED上的显示内容来显示不同的车厢号和车次,减少了针对不同车型需要贴不同纸质地标的浪费,同时大大方便乘客辨识。

2019年10月11日。梅州西站的全新LED地标。(图/梅坎铁路)

 

列车餐车里,茶艺师为旅客们斟上潮汕地区的特色茶供旅客品尝。

2019年10月11日。列车餐车里,茶艺师为旅客们斟上潮汕地区的特色茶供旅客品尝。(图/梅坎铁路)

 

到达潮汕站后,笔者换乘第一班梅州西开往汕头的D7321次从潮汕站前往汕头。

2019年10月11日。D7321次从潮汕站前往汕头。(图/梅坎铁路)

 

D7321次停靠汕头站,站内仍留有普速时代供机车调头的道岔及线位,随后乘坐D7322次折返回梅州西。

2019年10月11日。停靠在汕头站的D7321。(图/梅坎铁路)


2019年10月11日。D7322次停靠揭阳机场站。(图/梅坎铁路)

 

 

揭阳机场站毗邻揭阳潮汕国际机场而建,车站距离机场航站楼仅300多米,站台位于地下,揭阳机场开通后,粤东地区的旅客可以很方便的通过高铁前往揭阳潮汕国际机场乘坐飞机。

2019年10月11日。D7322次停靠揭阳机场站。(图/梅坎铁路)

 

列车停靠丰顺东站,高铁开通的第一天,距离梅州西只有两个站,不少丰顺市民乘坐到梅州西站体验高铁带来的新鲜感。

2019年10月11日。D7322次停靠丰顺东站。(图/梅坎铁路)


2019年10月11日。列车停靠建桥站,位于梅州市丰顺县的建桥镇。(图/梅坎铁路)

 

 

后记

 

 

2020年10月10日。开通一周年之际,重联运行的CR400AF复兴号担当G6356次〔广州南—梅州西〕行驶在梅汕客专线接近梅州西站。(图/梅坎铁路)


2020年10月10日。开通一周年之际,CRH1A担当D7503次〔梅州西——广州东〕行驶在梅汕客专上。(图/梅坎铁路)


2020年10月10日。开通一周年之际,重联运行的CR400AF复兴号担当G6355次〔梅州西——广州南〕驶出梅州西站。(图/梅坎铁路)

 

现在的梅州西为尽头式车站,图中绿色草坪是为即将增建的两个站台预留的空地,车站内也预留了了正线的空间,车站末端则预留了接轨梅龙(梅州西至龙川西,设计时速350KM/H)高速铁路的条件。未来,梅州西站还将接入龙梅(龙岩经武平至梅州西),并谋划厦漳梅(厦门经漳州至梅州)、深梅(深汕(汕尾)至梅州)等多条高速铁路。目前,广州南、广州东、深圳北、福田、珠海、厦门、宜昌东和汉口等地都有动车往返梅州西站。

在长达半年的拍摄中,笔者认识了来自四面八方参与梅汕客专建设的司机师傅,有的是从广铁各个机务段返聘退休的机车乘务员,有的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他们带着学徒边操纵机车边讲解原理。每每想起师傅车上的茶香味和各自分享自己家乡美景的画面都会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们约定有机会一定到对方的家乡一起游玩。在这半年当中,除了拍摄东风4非常过瘾外,最多感受的还是师傅们浓浓的人情味。他们同中国中铁机车一样,哪里需要建造铁路就往哪里跑,有时候一出差就是三五个月在外地不能回家,在机车上一呆就是24个小时才换班,正是在他们和这些年迈的东风4机车的努力下,一颗颗道砟、一粒粒螺帽、一根根轨枕和一条条铁轨铸就了祖国四通八达的高铁网。最后,祝师傅们身体健康、阖家幸福,愿梅州的将来有更多的高铁接入,祝梅州发展得越来越好!

(本文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广梅汕铁路:粤东纽带,聚力侨乡

 

 

作者介绍

黎家豪/梅坎铁路
生于00年代的广东梅县人
记录广梅汕铁路的变迁,以及梅坎铁路
新浪微博:@梅坎铁路

 

欢迎为作者赞赏稿费

 

 

  1. MK 回复

    看了你的文章,写得真好!看着满满的感动,满满的回忆!
    致敬工程建设者的辛勤付出,致敬笔者对铁路深情的热爱!

    一名城轨人敬!

  2. 匿名 回复

    很棒的文章啊!

  3. 宁东车迷 回复

    内燃机在生命的最后为新时代最贡献,然后就不了了之······放心,你不会被时间的流逝所遗忘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1,01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