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成 昆 长 歌 · 浴 血

·
本文为《成昆长歌》系列文章的第二篇。
第一篇《巨制》

图/文:京局介段小DF

 

The Chengkun Epic II: Bloody Battles
Tranquil, eternal is the memorial park on slope, with grass waving in breeze. Guarding the mountains, souls of heroes are already part of the land in deed. No vestige of time one can heed, except for faded inscription and thriving pine trees. Alongside the Chengdu-Kunming railway, some 30 memorial parks are scattered along the rail. For those elderly veterans who have devoted themselves 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railway, ups and downs in their life are nothing. But when it comes to the railroad, there are always something in their minds to tell.

 

浴 血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40号,曾经是铁道兵的兵部大院,今天已成为中国铁建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古旧的兵部大院,已经由两座现代化的大厦代替。其中一座大厦之中,开辟出了一处铁道兵纪念馆。

70年前,铁道兵诞生于解放战争中的东北战场。抗美援朝时期,铁道兵保障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和平建设时期,铁道兵称先后修建了鹰厦线、兰新线、嫩林线、成昆线、襄渝线、青藏线、南疆线等工程艰巨的铁路干线,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这些光辉的历史、峥嵘的岁月,全部浓缩在了这个纪念馆之中。

2017年。铁道兵纪念馆位于中国铁建总部B栋之中。

 

引人注意的是,纪念馆中有一个大厅,专门留给了成昆铁路。占据这座大厅一半面积的,是一座成昆铁路的巨型沙盘。关村坝、浮漂、红卫、前进、莲地、大田箐、迎水河……一系列熟悉的名字依次排列在沙盘上。

 

这一天和我一起参观纪念馆,多为铁建系统各个子公司的新职员工。对于他们来说,成昆铁路只是一个只在各种简介中反复提及的名称;沙盘上的山河走势、著名桥隧,只是一溜毫无规律的标注。可是,对于纪念馆的另一部分主要参观人群,铁道兵的战友和战友亲属们来说,沙盘上的某一个名称,可能是他们人生中刻骨铭心、永世不忘的记忆。

 

2017年。铁道兵纪念馆中的成昆铁路展厅。


2017年。成昆铁路巨型沙盘,沙盘上标出了由铁道兵修建的路段和主要工程。


2017年。沙盘细节,图中路段为上格达-黑井段。


2017年。铁道兵纪念馆中专门展出了孟兴石老人的事迹。孟兴石老人所在的排,在浮漂隧道的施工中遭遇塌方,除他以外其余战士全部牺牲。成昆铁路建成后,孟兴石老人坚守在浮漂隧道口为战友守陵47年,直到去世。


2017年。浮漂隧道,为全线第四长隧道。


2017年。浮漂隧道和迤资隧道之间的庆门口,是孟兴石老人生活和为战友守陵的地方。

 

历史就是这样,对于没有亲历的后人来说已经往事如烟,而亲历者却铭记在心,甚至渴望时光倒流。

时光回到50多年前,作为当时“西南铁路大会战”中的“决战”——成昆铁路正在川滇两省的崇山峻岭之中紧锣密鼓地施工。在滇中的禄丰县境内,成昆铁路绵延150余公里, 3处展线、多座重点大桥、广通编组站、广通机务段等重点工程都位于禄丰县境内。

 

2017年。巴格勒展线前的“四跨龙川江”景观,位于禄丰县黑井镇。


2017年。法拉展线,位于禄丰县黑井镇。


2017年。大田箐大桥,位于禄丰县黑井镇。


2018年。迎水河大桥,位于禄丰县金山镇。


2017年。大平地展线,位于禄丰县和平镇。大平地展线是为了从禄丰坝子至勤丰营坝子之间越岭而设置,无明显越岭隧道。


2018年。成昆、广大、昆大线在禄丰县广通镇交汇,广通目前依然是滇西铁路枢纽。


2017年。成昆铁路穿行在禄丰的山水之间。

 

密马龙站内的密马龙二号隧道,由铁道兵七师三十一团负责施工。1966年8月18日这一天,三十一团五连战士向启万,像往常一样,打着手电筒,在隧道中巡视。作为施工中的安全员,他需要仔细巡查着洞中每一处支护,寻觅任何一处可能的塌方征兆。

突然,他的身旁传来“咔咔”的声音,只见一排支撑木开始倾倒。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大塌方的前兆。

向启万迅速冲到隧道工作面,大声疾呼:“同志们,快撤!”并用手电灯光给战友们指引逃生的路线。正在工作面作业的杨时松、王作林、唐仕林、冯贵荣、庄俊贵、胡立忠、罗华清等7名战友,在向启万的指引下,很快撤离到了安全地带。看到战友们都撤离了危险区域,向启万也准备外撤。

就在这生死关头,向启万忽然发现十五班的副班长彭荣昌,还在从两米多高排架上下撤,处在万分危急之中。眼看着彭荣昌头顶的岩石和脚下的排架就要倒下,向启万不顾个人安危,毅然止住脚步,一边举起手电照亮逃生的方向,一边扶住即将倒下的排架。彭荣昌很快逃离到了安全地带,可就在向启万抽身离去的瞬间,伴着轰隆巨响,岩石伴随着支撑排架砸了下来,向启万被岩石和排架紧紧地卡住了。左小腿骨被压碎,右小腿骨被压断,头部负伤。

 

2018年。列车驶出密马龙二号隧道昆明端洞口。

 

塌方结束后,战友们赶忙回到塌方处抢救向启万,指导员、卫生员也很快赶了过来。此时的向启万,已被横七竖八的支撑原木团团围住,大大小小的碎石埋到了他的胸口。粗壮的支撑木被大量的岩石掩埋,千斤顶根本顶不动,战友们焦虑万分。向启万的情况越来越差,原木和碎石的压迫使他呼吸困难,剧烈地疼痛又让他大口喘气。

战友们疯狂地用手刨去向启万身边的碎石,指甲盖都被刮掉了。向启万却忍者剧痛,安慰大家说,“我不疼,把石头刨去就好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向启万昏了过去。在战友们的呼唤下,向启万再次恢复了意识。

他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我口袋里的《毛主席语录》打坏了没有?”。在他身旁扒着石头的指导员,摸了摸他胸前的口袋,哭着说:“在你身上,你要挺住,我们一定把你救出来。”向启万已再也说不动话,只好动了动嘴唇。

 

2018年。昆大线在密马龙站内跨越成昆线。

向启万烈士像。图片来源:《万水千山只等闲——铁道兵战斗在成昆线》

经过十个小时的救援,向启万终于被救了出来。他的伤势太重,两只小腿已经血肉糜烂,每天的换药工作都需要先用刀一下下刮去发黑发臭的烂肉。有时候,医生甚至都不忍心动手。向启万却始终咬紧牙关坚持着,不喊一句疼。师长来看望他的时候,他还坚定地表示:“隧道没有打通,成昆铁路没有建成,我不能死,也不会死”。

这种超常的精神力量支撑着向启万与死神搏斗,每当他因剧烈疼痛即将陷入昏迷时候,护士跟他说一句“战友们还盼着跟你一起修建成昆铁路”,他就会立即睁大眼睛,望着墙上的毛主席像,与伤痛作斗争。

1966年9月9日上午,向启万病情再次恶化,高烧不退,一整天都处于昏迷或半昏迷之中,滴水难进。向启万冥冥之中感到生命垂危,喃喃地向护士请求,让他穿上军装。

护士出于保护伤口、防止感染的目的,拒绝了这个请求。向启万露出乞求的眼神,用尽全身地力气,说道:“我……铁道兵……”

就在这一天,这名普通的铁道兵战士,身着军装,离开了人世。

2018年。密马龙5号桥,位于密马龙站成都端,最大桥墩高55米,为全线最高桥(高指桥墩高,而非桥面距离地面的最大高度)。

 

禄丰县城金山镇东郊的山坡上,静卧着一座铁道兵陵园。陵园四周塔松挺立,层层叠叠的墓冢,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淋,已经变成褐色,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伫立在陵园门口的纪念碑也日渐斑驳。一排排墓碑整整齐齐地面朝西方,望着愈发繁盛的禄丰县城,望着县城西侧的连绵群山。

 

2017年。金山铁道兵陵园。

 

山坡上的陵园永是宁静,微风拂过,草木婆娑。墓碑之下的英魂,早已与静静的山岗融为一体,守护着大山之上的万物。在这里,除了渐渐长高的塔松和渐渐斑驳的碑文,岁月无痕。

山脚下的禄丰县城,却愈加繁华壮大。几十年过去,房屋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群山怀抱的坝子,高楼大厦日渐增多,挺立在城市之中。夕阳西下,城市华灯初上,车马喧嚣,闹市繁华,一片万家灯火的祥和之景渐渐展开。

眼前的盛世,是墓碑之下的他们永远难以企及的愿景。

 

2017年。金山铁道兵陵园山脚下就是禄丰县城。

 

在成昆沿线,从南到北,这样的陵园有30多处。

离开滇中的群山,在成昆之巅沙马拉达也有一段传奇的事迹。“沙马”是彝语杜鹃花的意思,“拉达”是彝语山谷的意思,“沙马拉达”就是开满索玛花(杜鹃花)的山谷。成昆铁路的建设,不经意间让沙马拉达这个小小的地名,铭刻在了史册之中。

沙马拉达隧道是成昆铁路的最高点,最高点海拔2244米,是当时全国最长的铁路隧道。沙马拉达隧道所穿越的瓦吉木梁子,是小相岭山势较为平缓的垭口地点,因此成昆铁路选择在这里翻越小相岭。

 

2017年。沙马拉达隧道成都端洞口。


2018年。沙马拉达隧道昆明端洞口。

 

海拔3000多米的瓦吉木梁子四季分明。夏日凉爽,阳光充足;冬日严寒,大雪封山。瓦吉木梁子山势平缓,山坡上的各色梯田错落有致,荞麦、水稻、小麦等作物渐次分布。夏秋季节,种植着不同农作物的地块呈现出不同的色彩。金色的稻花、绿色的草坡、待播种的棕色麦地,蓝天澄澈,白云飘荡,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五彩缤纷的调色板,充满了童话色彩。

 

2017年。乐武展线位于瓦吉木梁子顶部,这里山势平缓,晴天阳光明媚,雨天阴冷潮湿,冬季时有大雪。

 

这片充满梦幻色彩的山峦,却给铁二局的筑路职工布下了一道道难题。沙马拉达隧道地质条件复杂,穿越多个断层,裂隙发育,地下水丰富,涌水严重;岩石极易风化,一经开挖就很快风化变软、破碎、坍塌,威胁施工安全。

沙马拉达隧道施工最艰难的区段,松软的土层、砾石,伴随着地下水,就像稀泥,哗哗地往下塌。面对这样的条件,打眼放炮的方法已经不能采用。工人们只能先用木板把开挖断面封住,再用锄、镐,一块一块的往外掏土。

此时的隧道导坑掘进面,狭窄、阴暗、潮湿、高温,空气中弥漫着石灰味道,通风不畅,令人窒息。在最坏的情况下,甚至连工具都无法使用。工人们只好光着膀子,跪在满是积水的地上,一把一把地抠着犹如豆腐般的泥土。泥浆顺着胳膊流到脖子上,又夹着汗水流到身子上。

 

2017年。山坡上生长着不同植物的地块,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长时间的掏挖,指甲盖已经不知不觉中掉落,指头开始红肿糜烂。长期浸泡在泥水中的手指关节肿胀,粗大变形。即使这样,每个人都依旧忘我地匍匐在工作面上,一双双这样渗着血迹的双手在黑暗中刨着泥土,每一把掏出的泥水都带着血色。

阴暗潮湿的环境,给工人们的躯体特别是上肢带来了巨大的摧残。休班的时候,工人们赶紧来到阳光下,接受阳光的熏陶,一双双浮肿变形、伤痕累累的双手只能在这个时候,接触到干爽温暖的空气。

这样的工作,持续了120多天。

松散的沙石层,犹如魔鬼,一切刚硬的工具都正中它的下怀。职工们凭借着向地球宣战的决心,手把手地将这只魔鬼降服。铁二局的职工们,就是这样用自己的双手,抠出了沙马拉达隧道中数百米最难掘进的区段。这是当代版的“愚公移山”。

 

2018年。沙马拉达站。

 

类似的事迹还有很多,令人惊叹,错愕,有些不可思议,却又实实在在地发生在那里。一千多公里的成昆铁路,像铭刻在蛮荒中的史书,卷帙浩繁。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就像史书中的血证,情爱炽烈。

 

2017年。在轸溪站站台上,有一座徐文科烈士纪念碑。


2017年。铁十师47团战士徐文科,在大桥湾隧道的施工中,突遇塌方被埋。在这生死关头,面对后续随时可能的塌方,他没有顾及个人安危,而是一心想让救援自己的战友赶快逃生。他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高喊着“毛主席万岁”,自己砸死了自己。战友们不得不撤出隧道,安全逃脱。


2019年。列车从大桥湾一号和二号隧道之间的大桥湾大桥上驶过。大桥湾位于峨眉山下,潺潺流水从峨眉山上飞流直下。


2017年。静谧的沙湾烈士陵园。沙湾烈士陵园中大部分为铁道兵烈士。


2017年。徐文科烈士被安葬在了沙湾烈士陵园中。


2017年。在关村坝站的铁道兵博物馆中,也特别展示了徐文科烈士的事迹,并用雕塑复原了战友救援徐文科的场景。


2017年。关村坝铁道兵博物馆外观,每到节假日,这里游人如织。

徐文科烈士像。图片来源:《万水千山只等闲——铁道兵战斗在成昆线》

陈满祥烈士像。图片来源:《万水千山只等闲——铁道兵战斗在成昆线》

1969年8月12日,在元谋县摩柯村附近,铁八师二十团战士文胜德不慎掉入龙川江中,二十团二十连连长陈满祥见状,立刻跳入江中,用尽全力把文胜德向岸边推去。文胜德得救了,陈满祥却被洪流卷走,光荣牺牲。图为2019年,列车通过摩柯村附近的元谋西站。


陈满祥烈士牺牲地点附近的摩柯安宁河桥(第4次跨越安宁河),这一段成昆老线已经废弃,列车从新建的元谋-元谋西联络线(现在为成昆正线)上驶过。图片来源:茉莉莎雨


2018年。在大渡河畔,由铁二局七处承担的的雪区三号隧道(图中最左侧的隧道)施工中,需要准确找到5号横洞的位置。701队领工员张德义,先是孤身利用溜索横跨大渡河至对岸观察,未能找准横洞位置,又从山顶利用绳索和镐把做的“绳梯”下到30多米的陡崖下,终于找准了横洞位置,使得5号横洞提前开工。张德义被评为铁二局“十员闯将”之一。


1969年5月26日 【注释1】,铁二局四处在孙水河畔盐井沟的驻地遭遇特大泥石流灾害,冲走和淹死职工、解放军和家属等共104人,是成昆铁路建设过程中极为惨重的一次灾难。图为2019年盐井沟沟口的盐井沟大桥,右侧隧道为孙水关一号隧道。


2018年。列车在与盐井沟相邻的新铁村站中交会。


2018年。在大渡河畔,由铁二局七处承建的老昌沟隧道(图中右侧隧道)施工中,有一名叫作王清秀的爆破员。有一天,王秀清许久未见的妻子来到了工地看望丈夫。夫妻俩相见后,还未多说几句话,王清秀就接到了任务,回到了老昌沟隧道的工地中。不料,这一分开竟成永别。王清秀这一去在隧道塌方中牺牲,再也没有走出老昌沟隧道。他的妻子离开工地时,带走了一抔老昌沟隧道中挖出的渣土。


2018年。大田箐大桥,由铁八师三十六团施工。因为网上流传的熊汉俊烈士牺牲在大田箐大桥某座桥墩中的故事(故事里还言之凿凿地指出了具体是哪座桥墩),让这座成昆线第二长桥具有了一些传奇色彩。从混凝土结构上看,这则故事显然经不起推敲。为此,笔者也陆续进行了一些考证。


这则故事所能见到的官方记录,是成昆铁路局画册《西南大动脉》(1992年)中的一处配图诗歌。图片来源:成都铁路局《西南大动脉》


上述配图诗歌详图。诗中提到了有战士跳入了桥墩之中,许多细节也与网上流传的故事相符。图片来源:成都铁路局《西南大动脉》


2018年。在大田箐大桥昆明端桥头,竖立着一块纪念碑,以纪念铁道兵在修建大田箐大桥中的烈士。碑文并未明确提到有战士掉入桥墩的事情,且措辞开头还为“传说”,但却指出了一名叫熊汉俊的江西籍战士牺牲场景较为悲壮。这处纪念碑和上述画册中的配诗,是笔者就这一事件所能找到的仅有的两处书面记载。这两处文字结合起来,可能就是网上流传的熊汉俊烈士掉入桥墩的故事的发端。笔者也再未见到其他关于这件事情的书面文字记录,包括熊汉俊烈士生前所在师部的史志,也未发现熊汉俊烈士的照片。


2017年。熊汉俊烈士安葬在黑井烈士陵园之中。


2017年。熊汉俊烈士之墓。


2017年。关于熊汉俊烈士的牺牲地点,笔者更加信服由杨学诤老师所考证,即熊汉俊烈士是牺牲在黑井隧道塌方中这一结果。图为列车跨过伏井二号桥(第29次跨越龙川江),即将进入黑井隧道。


2018年。大田箐大桥昆明端守桥部队营部的院落中,竖立着“我为祖国守大桥”七个巨幅大字,直到2017年,每天晚上这七个大字还有灯光照耀,夜色中通过大桥见到此景很令人感动。可惜笔者还未拍到七字与列车驶过大桥同框的画面,因为营部施工,七个大字就不全了。图为列车通过大田箐大桥。

 

沙马拉达隧道成都端洞口(北口)东侧的山坡上,有一座为建设沙马拉达隧道而牺牲的职工陵园。每年春夏,陵园四周漫山遍野的索玛花渐次开放。轻风吹拂,山谷幽鸣,就像是对英灵们的慰藉。不过,山脚下“轰隆隆”驶过的列车,才是给英灵的最好告慰。

 

2017年。沙马拉达隧道北侧的红峰烈士陵园,安葬着牺牲在沙马拉达隧道中的职工。


2017年。沙马拉达隧道由铁二局二处开工,铁二局十二处完成大部分施工。2017年3月,前身之一为铁二局十二处的中铁隧道局集团将该陵园修葺一新。

 

从沙马拉达隧道北侧的有格以达隧道昆明端(位于乐武展线上),到沙马拉达隧道南侧的铁口车站成都端(位于两河口展线上)之间,除了沙马拉达隧道之外,共有长度不一的25座短隧道(现今为23座),组成了蔚为壮观的沙马拉达隧道群。这些隧道分别以解放、高峰、前进、永红和新建命名,其中红峰站位于高峰隧道群之间,暗指这里是成昆铁路海拔最高的车站。

 

成昆之巅,洞连洞,桥复桥,铁路在山河间回环盘旋,列车在桥隧间巨龙蜿蜒,就像一道气壮山河的钢铁画廊,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沙马拉达隧道群隧道现状。


2017年。牛日河畔的乐武站,位于乐武二号隧道和乐武三号隧道之间。图为列车驶出乐武二号隧道,进入乐武站。


2017年。在乐武三号隧道顶部的山顶俯瞰乐武站。乐武站位于乐武展线第二层。


2017年。位于乐武三号和四号隧道之间的有格以达二号桥。


2017年。列车行驶在有格以达隧道、有格以达三号桥和解放一号隧道之间(从左至右)。有格以达隧道为乐武展线第二层和第三层之间的回头弯隧道。


2017年。解放隧道群中的列车,解放隧道群位于乐武展线第三层。


2017年。列车驶出高峰一号隧道,进入红峰站。


2017年。晨雾中的红峰站。


2017年。高峰隧道群中的行走的村民。
在铁路线上行走十分危险,特别是在短隧道之间行走,来车不易观察不易躲避,更加危险,不建议模仿。


2017年。列车驶出沙马拉达隧道昆明端洞口。


2017年。列车即将驶入沙马拉达站。图中左侧为西昌工电段沙马拉达工区,房顶标语上书“扎根成昆驼峰,敢为成铁脊梁”,沙马拉达越岭段线路迄今为止都是成都铁路局管内海拔最高的区段。


2017年。沙马拉达站中通过的列车。


2018年。行驶在前进隧道群中的列车。(前进隧道群的更多内容可参阅《成昆长歌》系列文章第一部分《巨制》


2018年。行驶在永红隧道群之间的列车。(永红隧道群的更多内容可参阅《成昆长歌》系列文章第一部分《巨制》


2016年。驶出新建五号隧道的列车。(新建隧道群的更多内容可参阅《成昆长歌》系列文章第一部分《巨制》

 

建设成昆铁路的过程中,铁道兵和工程局(铁二局、铁四局)的职工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烈士的遗体,被安放在了成昆铁路沿线的一座座陵园之中。陪伴他们的,只有一座座壮丽的桥隧和一群静静的山岗。几十年来,成昆铁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列车越来越快,周边地区越来越繁荣。而陵园却一直静静地安卧在山间,除了陵园四周种植的松树,在今天已经变得遮天蔽日。一边是辉煌的川滇动脉,一边是宁静的烈士陵园,这种对比,让人唏嘘,让人沉思。

 

1964-1970年成昆铁路大会战期间各段施工单位情况表


2018年。被参天松柏包围的大旧庄铁道兵烈士陵园。


2019年。新铁村站昆明端的牺牲职工陵园,陵园面朝成昆铁路、孙水河和巍峨的瓦吉木梁子。陵园安葬着铁二局四处在孙水关一号隧道、盐井沟大桥等施工中的牺牲职工。


2017年。因为不同的体制,铁道兵陵园和工程局牺牲职工的陵园,在规格和形制上都区别较大。铁道兵陵园往往都有宏伟庄重的大门,凝重精致的语录墙,绘有彩画或刻有雕花的纪念碑。而职工陵园则比较简单,仅有一个装饰性的大门和外形简洁的纪念碑。图为黄瓜园铁道兵烈士陵园的大门和门内的假山。


2017年。黄瓜园铁道兵烈士陵园的假山展示了成昆铁路穿山越岭的场景。


2017年。能禹铁道兵烈士陵园语录墙前盛开着的三角梅。


黄瓜园铁道兵烈士陵园纪念碑基座上镌刻着毛主席诗句。


2019年。图为永仁铁道兵烈士陵园最早的大门,后来永仁县政府扩大了陵园的范围,陵园中也安葬了革命烈士,这道大门就变成了陵园的一道内门。


2019年。工程局牺牲职工的陵园往往规模较小,形制简单。图为列车从乃托职工陵园前驶过。


2016年。列车从新凉职工陵园前驶过。


2019年。令人扎心的对比是陵园的维护。由于铁道兵陵园均为烈士陵园,都交由地方对口部门管理,派有专人维护,还时有扩建。图为永仁烈士陵园的管理员在清扫地面。纪念碑旁的浮雕墙为近年来新增,展示了陵园中的烈士牺牲时的场景,包括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修筑成昆铁路等不同时期。浮雕中部的画面展示了迤资隧道和箐门口的施工现场。


2019年。而铁二局、铁四局牺牲职工的陵园,却因为体制改革、企业变迁等原因,无人维管,逐渐破落。图为列车从铁口职工陵园旁驶过。


2017年。花果山职工陵园中,杂草丛生,凉亭破败。图为陵园附近村庄中的小孩围观探访者拍照。


2017年。当前,工程局牺牲职工陵园所面临的困境,不仅是陵园本身日渐残破无人维护,还有些陵园因为时间久远、被杂草或浮土埋没或其他原因,而存在完全被世人遗忘的危险。曾有某处职工陵园,尚未搬迁和详细记录,就被地方政府修路掩埋,而彻底与世隔绝。图为列车从破败不堪的普雄职工陵园旁驶过。


2016年。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职工陵园现在逐渐得到了地方政府和社会上有识之士的重视。并且随着成昆复线的建设,相关施工单位都在对临近的职工陵园(也包括铁道兵陵园)进行了清扫或修葺。图为马道职工陵园,纪念碑上的浮雕大字已残缺不全。


2019年。同铁道兵一样,工程局职工也是这条世界奇迹之路的亲手缔造者。英雄已逝,前人已将他们铭记在碑,万不该被今人遗忘! 图为坐在乃托烈士陵园前的村民。

 

如今,参与过成昆铁路建设的人都已年过花甲,人生的起起伏伏对于他们已是波澜不惊的过往,可是每当谈起成昆铁路的修建过程,却又长吁短叹。特别是谈起战友或同事牺牲的悲壮过程,往往情绪激动、潸然泪下,事情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雕刻在了他们心里,不会因为年代的久远而淡忘。

 

2019年。村民坐在漫水湾铁道兵烈士陵园的大门口乘凉。

 

很多成昆铁路的建设者,都谈到了为建设成昆铁路,而做出巨大付出的动机,就是为了“让毛主席睡好觉”;支撑他们牺牲一切的全部力量,就是口袋里的《毛主席语录》、墙上的毛主席像。在物质和文化极大发展的今天,每个人都有着越来越多自由发展的空间,这样的行为在很多人看来,不仅难以理解,甚至有些可笑。毛主席也从曾经“神”的位置,回到了人间,这样近乎疯狂的“个人崇拜”行为,也让有些人嗤之以鼻。不过,这并不能否认这一代人就是靠着这样的简单动机,浴血拼搏,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国富民强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7年。穿过村落的成昆铁路。成昆铁路的建成,让西南彝区获得了与世界联通的纽带,改变了几十万人的命运。

 

毛主席首先是一个自然人,他当然需要睡觉,需要充分的休息。可是,作为一个深谋远虑的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当时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却又不可能使他高枕无忧。成昆铁路担负着当时新生的共和国重要的历史使命,“成昆铁路要快修”“成昆铁路修不好,我睡不着觉”“成昆铁路修不通,我骑着毛驴下西昌”等等这些直白的语言,饱含着毛主席对国家命运的深切忧思。而无数建设者们以此为动机、为修建成昆铁路而浴血奋战的行为,正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一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朴素体现。

 

2017年。在毛主席“成昆线要快修”的号召下,三十五万筑路大军战斗在“决战”成昆的沙场上。


2018年。三十五万筑路大军,两千一百余人牺牲,换来了这条铁血动脉。

 

35万成昆铁路的建设者们,真的靠自己的微薄力量,让高山低了头,叫河水让了路。在那个年代,如果我们没能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那就一定会有其他的力量,叫我们低头,叫我们让路。历经百年蹂躏和屈辱的中国人,这一点比谁都明白。

 

2017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是那个年代中国人的时代宣言,是成昆精神的精髓。

 

2017年11月 完成
2019年5月 修改

 

今天是成昆铁路建成开通49周年

为建设成昆铁路而牺牲的烈士和职工永垂不朽!

 

中共中央关于成昆线开通的贺电。


关于沙马拉达和关村坝隧道的贺电。

 

 

本文为《成昆长歌》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敬请留意后续连载。

(本文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注释:

【1】史料中事故年份有1969年和1970年两种记载,本文采用《铁二局志》中记载的1969年。

 

延伸阅读:

1. 杨学诤老师关于熊汉俊烈士的文章:《成昆铁路(42)熊汉俊血洒黑井隧道》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4c9ba770101m8zk.html

2. 视频《新老成昆线:跨越半个世纪的奋斗接力》
https://v.qq.com/x/page/c0030hpd01h.html

作者介绍

·
京局介段小DF
山西人
执着于记录祖国西北、东南和西南的铁路
新浪微博:@8G-030
图虫ID:京局介段小DF


感谢大家为作者赞赏稿费

  1. CJ 回复

    2015年从昆明坐K114次去成都,第一次领略了成昆线的雄浑壮丽,致敬伟大的祖国,致敬伟大的人民,致敬勇往无前的建设者。

  2. SS90134 回复

    向先辈建设者们致敬。

  3. 匿名 回复

    震撼人心!

    建议:正文字号,段落,建议优化调整,不啻为一篇绝好文章

  4. 小学生报看到火车仔 回复

    和平建设时期,铁道兵称先后修建了鹰厦线,这句话用错了个“称”。请更正。另外,向铁路建设者致敬!

  5. 匿名 回复

    震撼

SS90134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captcha *

5,61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