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ault logo

告别6451/2次,我与京津小票的1370天

图/文:郝润之@乐观的大杏仁

 

Bid Farewell to Train No.6451/2: My Experience in 1370 Days with the Beijing-Tianjin Local Train
The last local train traveling between Beijing and Tianjin stopped service forever, after new railway operation chart came into effect in Jan 1st, 2019. Running on Beijing-Shanghai railway, an artery in China, this amazing train could often see its counterparts passing by it. Most of them were expresses and even high-speed trains with sleeper coaches. Meanwhile, almost every stations along its route have convenient public transportation. Having taken it for actually 49 times in the past four years, I inevitably made myself a train fan out of a bus fan.

 

编者按:
没有气势恢宏的大场景,也没有民生百态的小细节,作者用四年的时间记录下了京津票车的点点滴滴,除了记录下了自己成长的足迹,更是记录下了小票沿线细微的变化。时间胜过了一切,照片带我们进入了时光的隧道,回忆这趟既熟悉又陌生的小票车。

`

2019年1月5日,国铁再次迎来新一轮调图,动集驶上京沪线。而在京沪线的最北端,京津之间的最后一对图定普客6451/2次也在本次调图中停运。

2018年12月31日,火车迷在黄村站拍照。

 

这两年非空调慢车越来越少,但是无论是媒体还是车迷关注频率反而比前几年高得多,成昆线更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大量火车迷。目前媒体的报道,主要集中于这些慢车方便了沿线人民的出行,换句话说,对于这里的村民和学生,火车几乎是唯一的出行方式。客运汽车自主经营票价远高于铁路,况且在大山深处的很多地方也根本没有汽车可坐。非空调普客数十年未变的1元20km票制也确实大大降低了他们与外界沟通的成本。但是6451/2次,却是完全不同的情况。

6451/2次水牌,拍摄于2014年10月4日。

 

6451次晚上从北京站始发,沿京沪线至100公里外的天津武清杨村。在天津的终点站由杨村/天津/天津北变化了很多次。第二天一早从杨村开6452次中午到达北京站。6451次在从天津缩线后一直保持18:00发车,北京、黄村两站有许多前往廊坊的乘客乘坐。但是进京方向由于正值早间快车进京高峰,京沪线又是国内运输密度排列前茅的重要干线,6452次需要在小站待避一个半小时,到达北京站已临近中午。廊坊至黄村41公里两小时十五分的运行时间也几乎丧失了6452次的全部客流。

 

2018年撤销五站停靠后的时刻表

 

这趟车就是这样神奇的存在,与众多特快、直特甚至动卧共同行驶在国铁动脉,沿线几乎所有车站又有着方便的公共交通体系,除了周五的廊坊客流,真没有谁是必须要坐这趟火车。用一位火车迷的话说,这样的车在上局广铁早就被撤销了。因此,带农产品上车销售和学生组团赶车上下学在6452上见不到,能选择在车里坐一早上的乘客只是为了省钱。

早已褪色的磁卡票

 

四年时间,我乘坐过49次6451/2次,几乎都是往返于北京黄村之间。说多其实也不算多,家在天津的北京上班族,一年坐五六十次火车的比比皆是。在黄村的四年大学时光,不仅让我了解了这趟车,也从一个公交迷变成了火车迷。一段生活结束,一趟列车停运,总想说点什么。

乘车记录

 

`

2014年,初见

 

2014年9月,我来到北京南边大兴区的北京建筑大学,学校虽然就在京沪正线旁边,但是离黄村火车站还是有那么几公里的距离。当时有几个爱乘降的火车迷朋友,告诉我黄村有这么一趟车,只要两块钱就能到北京站。抱着什么都试试看的心态,2014年国庆当时还不是火车迷的我第一次踏上6452次。

2014年10月4日。黄村火车站。

 

那次只有我一个人在黄村上车,一般上车也不会超过五个人。看到机车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毕竟也是绿的(所以不要骂现在普通乘客不认识RW25T),过了很久才知道DF10F一共也只有六组。

2014年10月4日,6452次停靠在黄村二站台。


2014年10月4日,6452次车内。一进到车内,本以为是拥挤脏乱,却发现车里空空荡荡。坐过这么几十次,除了停运前的最后几天,黄村上车时车内乘客最多也不到100人。

 

2014年10月6日,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拍火车吧,和朋友去南三环翠林小区旁边的万芳桥上拍了几张。那时的6451/2除了溜轴车有六节车厢。

2014年10月6日。万芳桥。当天由DF10F 2001执行6452次。


2014年11月15日,乘客在黄村站等候上车。第一次坐6451次回学校。那时地铁还是两块钱,没有什么坐6451回黄村的理由。后来随着地铁涨价与地铁拥挤愈发严重,每次也能见到有六七个人在黄村下车。在缩线杨村之前,北京站发车时间是17:35,普通上班族几乎都赶不上,有许多前往廊坊的人在第二站黄村上车。


2014年11月22日。黄村站候车室。坐了一次6452。黄村站的发车时间很适合我在周末自然醒然后吃个早点出门奔火车站。黄村站发车时间变过好多次,但一直是10:10-30这个区间发车。


2014年11月22日。黄村站二站台。那时网上刚刚有刷绿传言,相信的人很少,但谁能想到最后真的成真了呢。这次有一位老大爷在等候6452时,用DV机记录最后的红色天津至大同K608次,此车已停运。


2014年11月22日,6452次停靠在黄村二站台。DF10F-2003,也是我最后一次拍DF10F。


2014年11月22日,6452次到达北京站。一股青烟和淡淡的煤味是我对这趟车最深的记忆。毕业离开北京后虽然周周坐火车出差,但再也没坐过非空调火车。

 

2014年12月7日,在北京站第一次见到刷绿车。这节RW25T作为当日6451溜轴车。看到这两个模样差不多实际完全不同的车挂在一起,我还拍了好多照片,记得那天发了条微博转发数还特别高……变化的就是这么快,四年时间国铁总在毁三观,一切认为不可能的事在国铁都是可能。

2014年12月7日,6451停靠在北京站准备发车。车上挂着溜轴的RW25T。


2014年12月9日,北京站,6451次等待发车。


2014年12月9日,黄村站,火车迷在站台拍摄水牌。那时候也有许多火车迷前来送别,当然规模肯定是远不如现在。


2014年12月9日,黄村站等候上车的乘客。


2014年12月13日,年末,北京站再度扩建,在广场上修建永久性的验证验票室。

 

·

2015、2016年:熟悉

 

潮水退去,还是平淡生活。2014年对这座陌生的城市逐渐了解,2015年开始陆续探寻北京的每一片土地。那时公交车的看点尚有很多,火车很多时候真的只是捎带手拍一张。而且这趟火车的可替代方案真的太多了,北京站附近拥堵很厉害有时即使想坐也确实赶不上车。对于住在廊坊的北京上班族,可以选择公交、高铁、黑车等很多交通工具,对于知道这趟车的上班族,只有堵车+高铁票卖完了+确定能赶上6451才会选择这趟慢车回家。国铁,本身也没打算解决通勤问题。当然我也遇见过廊坊低价北京一日游团给顾客买这趟车的票回廊坊,游客在北京玩一天上了这趟车几乎全是骂的,那一天站票都快卖完了。

2015年五一假期,去天津玩选择乘坐6451次到杨村,住一晚上再去天津城区。想看点新鲜的,从黄村坐一个多小时公交到大兴区东部的安定镇,这也是我唯一一次在安定乘车。大约在开车前20分钟车站值班员打开铁门让乘客进入,列车到达前再带领乘客到站台上车。魏善庄、安定、万庄、落垡、豆张庄五站都没有候车室和售票设施,乘客上车补票。可能是因为不实施安检,这五站在2017年末(好像是)全部取消乘降。

2015年4月30日,安定站。


2015年4月30日,停靠在安定站的6451次列车。


2015年4月30日,杨村站。到达杨村站后乘客由进站口出站,如果没有上面禁止吸烟的巨型标语,真有一种八十年代感觉。


2015年7月6日,6452次到达黄村站。原色车厢还有很多,站台总是这么空荡。一般我拍照就站在工作人员旁边,不过于高调基本也没人管。


2015年7月8日,6452次到达北京站。北京站的管理比绝大多数小站都松,在站台上晃荡一个小时也没人搭理。


2015年7月8日,黄土坡站。

 

这趟车里常年挂着一节YW25B,作为车组人员休息使用,人特别多的时候也会出售这节车厢的硬卧代硬座车票。

2016年1月9日,6452次停靠黄村二站台。


HXD3C牵引25G通过黄村站。最早刷绿的京局,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多原色25G。

 

2016年5月19日,算是第一次在学校旁边拍火车。当时也不会找机位,拍了这么一张。列车上方的桥是京九上行线,远处的是京沪高铁。

2016年5月19日,6452次通过京沪线黄村-丰台南信号区间。

 

2016年7月5日,又一个学年过去了,空荡荡的6452次依然坚挺。有一段时间这趟车经常停靠北京站最南侧的14站台。我不爱吹空调,夏天吹吹自然风也是极好的。

2016年9月18日,大学第三年,依然是DF11,依然是这么几节车。车里的天津乘务员说话依然很可乐,这趟火车是我学习天津话的重要途径。


2016年9月18日,6452次停靠黄村站。

 

6451/2次每逢春运或者节假日,都会出现一些临时变化。春运时停运把宝贵的线路资源腾给临客,国庆时有一年也停运了,2016年是微调时间挤出时间加车。毕竟在京沪线,它的重要性甚至还不如货列。

2016年中秋、国庆假期临时时刻,写这么详细的公告我也是第一次见。

 

那时的丰台南信号还很热闹,随着2018年新丰台站终于开工,丰台机务段拆除,京沪-丰沙联络线也在本次调图后停用,这里再也没了往日的热闹气息。

2016年10月27日,6452次通过丰台南信号。此照片拍摄于机务段出段线口,并未侵入正线,特别说明。

 

`

2017年:爱上铁路

 

这一年开始算是真正的拍火车了,看腻了上边北京站和黄村站的您可以看点新鲜的了。一年时间走了不少地方,但黄村仍然是永远的大本营。

2017年1月7日,K7773次到达黄村站。K7773总是和6452同时进站,当时是邯郸特殊的重口味SS8,后来也HXD3D了。在本次调图中,K7773次也消失了。


2017年1月7日。6452次停靠黄村站。由京局先锋号机车DF11-0128执行。


2017年1月7日,DF11-0128牵引6452次到达北京站。到北京站后特意到对面站台拍了一张。

 

 

坐了这么几年,在北京站早已掌握乘车要领,开车前15分钟到售票处都可以赶上车。而乘6452到站时一般也是第一时间出站直奔饭馆吃饭。这趟火车对于我来说,只是工具,不是目的。和一般的火车迷运转还是有差别的,而且这趟车大部分时间也见不到火车迷。

2017年3月11日,北京站前街。


2017年4月2日,6451次停靠在北京站准备发车。这两年慢慢发现,“独眼”机车在国铁挺常见的,这辆DF11-0417就长期只有一个大灯亮。

 

2017年4月3日,第一次在黄村一站台拍6452,第二次就是停运之前了。一般进站之后站员都会把人以最快速度轰到二站台,二站台有人接应,然后再放K7773次的乘客。毕竟两趟车时间一样方向完全相反,这样也确实不会出现乘客上错车的情况。那次是我跟站台大叔说了一下,他默许了。前边的油罐车我本以为挡不住列车,没想到当天挂了一大堆25K、25T溜轴,只拍了这么不成功的一张就赶紧跑下地道去对面坐车了。

2017年4月3日,6452次停靠黄村站。

 

夏日临近,天黑的也晚了,可以在黄村拍车。6451在北京境内还差最后一个魏善庄没有乘降过,有一天吃完饭坐车去溜达了一圈。后来我记得没过多长时间这几站就都取消停站了。

2017年4月20日,6451次到达黄村站。


2017年4月20日,魏善庄站。


2017年5月20日,6451次通过北京-北京南区间。在北京永定门外的沙子口居民楼上,有这么一个著名机位。天气好的时候可以俯瞰北京中轴线。

 

每年只有夏天可以在沿线拍摄6451次,学校旁边的清源路铁路桥也是一个拍火车的好地方。

2017年6月18日,6451次通过丰台南信号-黄村区间。


2017年7月13日,6452次通过黄村-黄土坡二场区间。因为6451当时晚上到了天津不调整编组和机车,可以提前一天知道6452次会挂什么样的溜轴。接到消息第二天一早出发,还是在学校旁边拍下了青年文明号机车DF11-0160和双层溜轴的6452次。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在黄村站等6452时都会有这么一列猪头通过。长沙至天津Z205次,在北京站换向换机车(猪换猪)。这列车由于时间较晚,成为目前北京最方便拍到的一组DF11G。

2017年9月17日,Z205次黄村通过往魏善庄方向。


2017年9月17日,6452次停靠黄村站。绝大多数时间6452次都停靠黄村站二站台北侧,我四年就遇上这么一次停靠南侧。不过至今我也记不清这叫多少道。

 

 

想拍这样的照片并不容易,北京站只有个别站台在股道中间没有雨棚柱,还需要对面站台没有列车停靠。北京站候车室到站台有中央、东西两侧三个通道,东西两侧由于候车室较大,用于发长途车。6451永远是中央检票厅(后命名8候车室)检票。下图机车旁边的是西侧天桥。

 

2017年11月10日,北京站,6451次准备发车。

 

黄村站西侧的矿林庄栅栏较低也很好拍,但是接触网立柱太碍眼,也只适合拍6452这样短一点的车。

2017年11月17日,6452次黄村站接近。


2017年11月24日,北京站,6451次准备发车。挂牌机车走6451并不常见,但是2017年末有一段时间听说天天都是青年文明号机车DF11-0160执行。


2017年11月25日,太局湖段SS4牵引煤列往魏善庄方向。黄村的SS4好像也是这两年才有的,之前没见过。黄村的货列主要还是HXD2B、HXD3B这些。


2017年11月25日,6452次到达黄村站。冬日阳光下,只能暴力修图了。

 

`

2018年:告别

 

2018是四年大学生活的最后一年,和6452、和北京这座城市也终将分别。拍了好几年火车,对铁路早已产生深厚感情。成局大机段录用了我,但在签订协议的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放弃。毕竟国铁嘛,你懂得。爱好还是永远拿它当个爱好吧。

2018年4月8日,北京站,6451次即将发车。这次到站台算很早的了,开车前半小时到了站台发现又是最适合拍照的角度马上过地道到对面。


2018年5月13日,6451次丰台站通过。2018年5月,新丰台站已经开工,老站即将拆除,背后的丽泽商务区拔地而起。在丰台站停止客运8年后,终于开工了。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一片工地。

 

随着京雄城际的施工,京沪沿线也出现了很多变化。有一天学校旁边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骑车10分钟就能到的机位。学校食堂嘛,吃饭是很早的,下午五点多吃完晚饭骑自行车去这个拍几个火车再回去是那段时间的固定项目,不同的机车和溜轴车也使得几乎每一次拍摄的内容都不一样。6451也陪伴我度过了大学四年压力最大也是最后的几个月。

2018年5月17日,6451次通过南信号-黄村区间。


2018年5月30日,6452次南信号站通过往丰台站方向。5月末,即将毕业,每一次拍摄都是满满的不舍。


2018年6月8日,6452次丰台站通过。6月初,终于盼来了好天气,一大早拎起相机直奔早已打探好的机位。永定河、京广高铁、京西群山,尽收眼底。


2018年6月8日,6452次柳村线路所接近。在丰台站东侧预留多年的土地也终于开始了施工,以后在这里是一座普速在下高速再上的双层火车站。


2018年6月17日,Z205次黄村站接近。那天Z205晚点了,在车里拍到这张难得的照片。打开窗户看DF11G超越HXD3B还是很爽的。


2018年6月17日,6452次到达北京站后倒推回库。那天也终于拍到了倒推回库最好的角度,列车停在最南侧站台才能拍出这样的气势。

 

本以为四年的6452拍摄即将平淡结束,在我毕业前的最后两周,6451/2突然改为天津机务段执行。我怎么也想不到在毕业前还有这样的惊喜。

“电报命令:自6月21日起,北京开6451次、22日天津开6452次起机车及乘务交路改天津机务段DF4D机车和人员担当。”

2018年6月22日,6451次停靠在黄村站。

 

于是之前拍过的角度都得再拍一遍……

2018年6月23日,6452次南信号站通过往丰台站方向。


2018年7月3日,6451次通过南信号-黄村区间。在离开黄村前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来熟悉的机位。记得那天和舍友最后一次聚餐,我拍完骑车飞奔回饭馆,他们都在等着我。现在这里已经彻底封闭没法拍照了。


2018年7月5日,6452次到达北京站后倒推回库。

 

2018年7月5日是我在北京的最后一天,登上东便门城楼,看它倒推回库。那天晚上就坐着Z9次最后一次路过熟悉的北京站、北京南、丰台、丰台南信号、黄村……第一次在火车上那么伤感,直特列车飞快通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方,一秒也不会停下。四年,谁能舍得告别。

毕业以后一直想说说我和这趟车的故事,但每当打开硬盘看到曾经的生活总是不愿回首。对曾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既怀念又愧疚。直到一个月前看到调图文件,6451终于还是停运了。就像一位久病缠身的老人,你早已知道他即将离去,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还是不舍。2018年末,我回到熟悉的黄村,来看它最后一眼。

2018年12月30日,黄村火车站。


2018年12月30日,6452停靠黄村站。大批车迷早已在检票口等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在黄村上车。


2018年12月31日,黄村站。一切都很熟悉,一切却又很陌生。这样一趟没有什么意义的车,也确实该停运了。


我用了点小策略留在了一站台,但是K7773稍微快了那么一点点,如果能慢几秒就拍的很完美了。人生总有遗憾,哪能事事顺心。当天在二站台拍照的车迷就已经被拦了,后边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8年12月31日,6452次到达北京站后,列车工作人员合影留念。他们将分流到蓟州等多条线路。


2018年12月31日,6451次列车倒推进北京站。天色渐暗,机车倒推车厢进北京站。有时是机车倒推,有时是调机拉进去。

 

 

2018年的最后一天,最后一次坐6451/2。

当天来乘车的火车迷就已经很多了,车内有车迷叫卖“6451小纪念品了解一下”,让人甚至对国铁的铁路文化有了一点希望。当然,希望再大,现实还是现实。

2018年12月31日,一位母亲带领儿子体验6451次。


2019年1月1日,6452次通过北京南二环跨线桥。2019年第一天,拍完最后一张玉蜓桥机位的照片,退掉办的各种卡,我与6451、与这座城市的最后一点关系也彻底结束了。

 

这趟车缺少客流、没有特定服务人群,不论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它都没有带来。随着动集上线,国铁普速车延续数十年的票制以一种神奇的方式被打破。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铁还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冲破火车迷的认知,一切皆有可能。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美好生活,拍好每一张照片,不为将来留遗憾。生活总要继续,感谢这一趟火车把我带入全新的爱好世界,但是它也确实是应该走了。

 

 

(本文经作者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作者介绍


`

郝润之/乐观的大杏仁
西安人、现居杭州
既爱好铁路的恢弘气势,也喜欢记录点滴细节
新浪微博:@乐观的大杏仁

感谢大家为作者赞赏稿费

`

留言(免注册)

captcha *

3,03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