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兴安岭,汽笛依旧

在加格达奇西边80公里左右的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这里还低调地保存着一列可以运行的蒸汽小火车。

东风再发力:橘子赴港记

为了填补深港跨境公路运输的缺口,深港双方做出了各种快速应变,曾经因“三趟快车”闻名的深港货运跨境铁路运输,在停运十几年后,再次也被提上了日程。 2022年2月24日,供港跨境铁路货运列车项目正式启动,

张家界北——广铁SS3最后的记忆

曾经,焦柳线怀化-张家界北区间可谓是韶山的天堂。随着广铁开始大量接收和谐机车,韶山电力机车逐渐没落。部分SS3机车转配或封存至张家界北站。2021年上半年,广铁开始大规模拆解这批SS3,这些诉说着当年焦柳铁路的辉煌的机车也走向历史。

比五万头猪还难抓!南宁局工程车合集

南宁局有着各种各样的工程车大列,有蓝白色涂装的22型宿营车、有配合施工所使用的的工程机械大列,要偶遇正在运行的工程车大列极度困难,南宁本地车迷吐槽,宿营车组简直“比五万头猪还难抓”!

沿海特快,使命已达

2021年4月10日铁路调图,由地方铁路开行的防城港至北海准高速特快城际列车落幕,被动车组所替代。这趟运行了七年的特快列车,让北部湾三座城市的市民联系更加紧密,也是中国铁路小编组机辆模式列车的又一探索。

狮子新任务:源于一场有惊无险的事故

先后两批DF11型内燃机车从上海局集团公司调至广铁集团,用以充实广铁的DF11车队。但是为什么忽然需要这么多DF11机车呢?

老骥伏枥:安太堡的远方来客

20世纪70年末至80年代末,正值中美蜜月期时,三台美国的U33C型内燃机车被进口至山西安太堡煤矿,这些年来它们一直不为人所知。现在仍在矿里发挥着余热。

中原之星·不说再见

2020年7月,封存了13年之久的“中原之星”在四方厂老厂区里开始拆解。不过幸运的是,两节头车和两节拖车将“幸免于难”,它们在进行外观修复后将回送到中国铁道博物馆永久保存。

海南动车:漂洋过海回家记

High Speed Trains in Hainan: Crossing the Sea and Travelling Homewards

海南环岛铁路地处高温高湿的热带地区,对动车车辆的维护需要更加的精细与频密,依据动车组的修程及路局运用情况,每隔一段时间,海南省的动车组需要定期返回广州南动车基地进行检修,或者在动车所之间进行轮换及支援。琼州海峡之隔,导致动车组列车也必须像普通旅客列车一样,乘坐粤海铁轮渡回到大陆。

鹤立鸡群:铁路上的“特殊编组”

缘梦京沪,梦随京沪,京沪线北京段是不平凡的一段,除了图定列车,偶尔还会有一些特殊编组列车经过。很多特殊编组是中国铁路的经典,比如长轨列车、回送动车、溜轴客车等等,而正是有这些“稀奇古怪”的列车,才增加了铁路的魅力。充满未知的相遇,也许就在某一天上演了。

森铁复兴!C2再出发!

A New Birth of Forest Train:Type C2 steam locomotive is coming back!

近期,桦南森铁蒸汽旅游列常态化试运行的消息传出,引发了诸多铁道迷的关注,在10月20日继续运行之前,我们匆忙之中整理出一份笼统的攻略以供各位参考。

再见,韶幺!

Goodbye, SS1!

广铁的SS1开始拆解。肢解工作从上到下,从外到内。车体外墙被分割成一片片大小相近的铁皮。工人对拆下来的大部件进行进一步地分解分类,细致得连螺丝螺帽,电器元件内贵金属的都要拆下来回收。138吨的庞然大物,就这样被细细地分成各种碎片,不留任何痕迹。

痛别ND5

Lamenting the ND5

2014年6月,南京东,几台配属上局合段的ND5型内燃机车正在进行拆解,他们都达到了30年的运行年限,取代他们的将是HXN5型内燃机车。

蓝箭回归

The Return of Blue Arrow

成都局与广深公司签订的蓝箭租赁合同到期,成都局将在2014年1月31日前把3组改造后的重联蓝箭(8列)从贵阳无火回送至深圳平湖南站。

SS1:衡广功臣,晚年堪忧

SS1: Heroes of South Beijing-Guangzhou Railway

2013年夏。韶关机务段依旧繁忙,在机务段的一角,静静地停着一排排墨绿色的电力机车,它们曾经是京广南线的功臣。


6,788 s